陸西樓

今天唐晓翼和亚瑟必须结婚

[唐亚]报告老板!(1-2)


1

大家好我叫墨多多,男,21岁,万万没想到我真的招到了一个室友。

事情是这样的,我在一座看起来很高大上但那都是外表的公寓里租了一间七十平米不到的房子,没想到一入社会深似海从此节操是路人啊啊啊房租怎么涨这么快好贵呃啊啊啊啊啊。

于是我只好贴张启示美其名曰招室友,其实就是拐个正直的好人帮我分担分担房租而已嘿嘿嘿。

没想到竟然真的有人打了我电话哈哈哈哈哈哈想想那人今天就搬过来了还有些小激动呢。

这么说着门铃响了,难道是室友要来了吗我小跑过去开了门!

门外站着个和我年纪相仿的小哥,耳朵上别着三颗银色耳钉,提着个行李箱靠着门,手里拿着的一张纸正是我的招室友启示。

他看着启示读:“请问这里是……”

“墨三三?”

墨三三你妹啊是墨多多!墨多多好吗!别看我字迹狂野多字两个点没点到位就随便乱喊啊!

但毕竟人家是新来的,得给他留下个好印象不是!所以我正了正身子,清了清嗓子说:“啊啊我叫墨多多,是室友对吧你好你好!”

眼前的小哥皱皱眉,把白纸递给我看。上面写着地址和电话,还有三个格外耀眼的大字。

墨33。

嘤嘤嘤你们看我的字超级可爱就欺负我!

“anyway!新来的室友对吧快快快进来!”别再揪着我名字不放了啊!

小哥歪歪头,拉着行李箱走进屋子里,竟然打量都不打量一下这房子——好吧其实我也觉得没啥好打量的,他把行李箱一放,一屁股坐床上就从外套里抽出把刀来擦拭。一边擦一边自我介绍道:“唐晓翼。”

我操!怎么回事啊这!说好的室友和蔼友善呢!听这名儿能联想到的也是个放飞梦想的有志青年啊!怎么就是个带刀的呢!

我稳了稳心神,“以后就是室友了多多指教!那啥我是一家跨国公司里打打文件接接电话的,唐晓翼你是干什么的?这样好讨论讨论作息时间。”

唐晓翼抬起眼皮看了我一眼,“和你差不多,我代看古玩店的,也就顺顺古董接接电话。”

等等!顺顺古董是怎么回事啊!你老板知道吗!知道吗!

“不过今儿个老板回来看店了,也就用不着我了。所以我算是还没有工作。”唐晓翼说道,好像想到了什么,意味不明地朝我笑了笑:“还不用我出手,他送了我这个。”他晃了晃手上的刀,刀柄是银色的,刻着看不懂的古老花纹。

送你什么已经不重要了好吗!重要的是你别半夜来我床上往我脖子上一抹我的大好人生都交代在你手里了!

唐晓翼没在意我脸上的丰富表情,他自顾自地铺好床铺,懒洋洋地问:“你在跨国公司工作?”

“对。”

他转过头来,眼里满是狡黠笑意。

“缺人不?”


我愣了愣,仔细想了想:“好像老板的助理辞职了。”

“甚好甚好。”唐晓翼摸着下巴若有所思。

“你说我去……”

我已经不忍心听下去了。

我们老板才不需要你这种带着刀还打耳钉的人呢……。

说实话我也没见过我们老板几面,只知道他叫亚瑟•蒙哥马利,不是中国人但是汉语说得特别好。在有一次我去给尧翻译送资料的时候刚好碰着了他,当时我心里五味杂陈只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我就觉得我飞到了天上。

亚瑟金发碧眼的,生得白净,看着很年轻。抿着唇在查阅资料,以前的助理和他说着什么的时候还会礼貌地笑,眉眼弯弯的。

我的天啊!啊!老板你长得好好看啊我是你的小粉条!

这么回忆着,我再看看眼前那个躺床上,长得还不错但总感觉哪里不对劲的室友,心想你怎么可能呢拉倒吧。

“你什么眼神,我知道这是你当不上你们老板助理的悲愤心情,给你倒杯热茶你冷静冷静。”

妈妈我要换室友,我不想和这人说话了。

我翻了个白眼,“哼你想当你就去试试咯!”老板不会选你的不会不会不会。

唐晓翼眯起眼角,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2

大家好我叫墨多多,男,21岁,万万没想到我室友还真当上了我老板的助理。

事情是这样的,周一我去上班的时候我室友真的跟着我去了,他不知道从哪弄来一套西装穿上,看起来人模人样的。

我目送他进了人力资源部然后回到自己的办公桌上打打文件接接电话。

几个小时后我看见唐晓翼大摇大摆地从人力资源部出来……。

出来……。

来……。

离不开岗位,我掏出手机给他打了个电话:“怎么样怎么样!”

“你说呢?”他尾音上翘。

我怎么知道怎么样!我怎么知道我们老板有没有看错你啊!

没等我说完那家伙竟然挂了电话,唐晓翼你你你你等着今晚我不给你带饭。

下了班回到家后我把我炒饭一放无视他一脸我饭呢的表情,叉着腰问:“你说不说!”

唐晓翼正在看今日报纸,听我这么一问他回过头来,“中了啊。”

“你满脸都写着风水轮流转,谢谢祝贺谢谢祝贺。”

你你你滚出老子的房子!

不过出于好奇心和良心我还是重新下楼给他买了份米粉,把饭盒在他面前的桌子上一垛,有些期待地听他讲他是怎么让老板选(看)中(上)他的。

从唐晓翼口里听来的版本,是这样的:

来应聘总裁助理的人还挺多,女孩子占多数。唐晓翼和他们经历了重重考核,最终特别幸运地存活了下来。

最后一关是到亚瑟那儿面试,一个一个来。

唐晓翼一本正经地站在亚瑟面前,背挺得特别直。

亚瑟带着副黑框眼镜,有一下没一下地转着笔。他抬起头对唐晓翼笑了笑。

唐晓翼不动声色地点点头。

“你叫唐晓翼?”亚瑟的声音温温软软的。

“是。”

“你为什么来应聘这个职位?”

唐晓翼感觉嗓子一阵噎,他能说是因为我刚刚失业吗不能不能不能。

几秒后唐晓翼眨眨眼,“……因为我想?”

听够了之前来面试的姑娘们的长篇大论,亚瑟听罢这四个字,轻声笑了起来。

“这可不是你想,你就能的。”

“不试试看,怎么知道?”

“那你觉得,”亚瑟停住了转笔的动作,“你为什么能胜任?”

“或者说,你认为做助理需要有什么样的品质?”

“做好本分。”

唐晓翼一字一句道,自信又自信。

“那你认为我是一个怎么样的人?”亚瑟对唐晓翼这种回答方式似乎很感兴趣。

“古人云日久见人心,您是个什么样的人,自然不是短短几分钟就能判断的。”

没有过多的赞美之词,几乎是脱口而出,这个回答着实有趣。亚瑟合上文件,笑眯眯道:“那便试试看。”

——“恭喜。”


我在一旁听得目瞪口呆心中千万只羊驼奔腾而过。

老板你今天是不是没睡醒啊呜呜呜怎么会这样就被这人忽悠过去了?!

唐晓翼得意洋洋的,看起来特别讨打。我收拾了饭盒丢到外面的大垃圾桶心里暗暗说我倒要看看你怎么当助理的。


第二天到公司早了些,听到隔壁女同事的谈话后心想这什么速度,是不是全公司都知道有个新助理要来。

姑娘们说话的声音不算小,认真听就能听得清清楚楚。我喝着豆浆听她们怎么看待老板和这个新助理的,一开始是这样的:

“听说有个新助理今天要来啊!据小陆说长得还不错呢而且是汉子啊汉子有生之年终于见着有个老板助理是汉子了!”

“好像面试的时候就很有个性啊立刻就被录用了呢。”

“好想看看助理长什么样啊是不是和老板一样好看嘿嘿嘿。”

到了后来话题就转移到助理的面试过程,这公司的关系网真是千丝万缕,一传十十传百传到姑娘们这来就和唐晓翼的真实版本大相径庭了。

更有甚者听得我一口豆浆没咽进去没吐出来。

这会到了上班时间,谈话声小了些,大家都去各做各的事情。

我们的办公室的另一个门就是通往电梯,工作室坐标刚好是一楼,所以挺多在上面楼层工作的人都要经过我们这去乘电梯。

良久不知道哪个角落发出一声惊叫,我抬头望去发现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

来的人是亚瑟。

这种壮观景象百年一见,姑娘们头顶冒出了大量的粉红泡泡,如同十几头饿狼般盯着亚瑟……。

噫。

不过这一次好像有些不一样。亚瑟穿着风衣,一只手插进口袋里,一只手握着手机,眼神专注边走边按屏幕。他的后面跟着……跟着唐晓翼。

唐晓翼穿着西装看起来一表人才,不能说比亚瑟好看但忽悠忽悠小姑娘还是可以的。他的发色偏向栗色,衬得他耳朵上三颗耳钉格外耀眼。他拿着一个文件夹,步伐平稳跟在亚瑟后面,他眼神一晃就看见了我,那人还朝我眨眨眼睛。

——特别讨打。

亚瑟和唐晓翼走到电梯口那儿了,周围的粉红泡泡依旧没有散,反而有越长越多的趋势,这种花季少女青春又懵懂的情怀终于在午饭时爆发了。

“啊啊啊我飞了我死而无憾我旋转跳跃狂喜乱舞!你们看见那助理了吗呜呜呜好看死了。”

“最新情报他叫唐晓翼!”

    “很好我站向了唐亚请组织放心!”

“不要逆我亚唐!”

等等……怎么好像关注点不太对,虽然有些听不懂她们在说什么,不过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评论(9)
热度(60)

© 陸西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