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西樓

今天唐晓翼和亚瑟必须结婚

[唐亚]金色千阳

前言:写的是原著向婚礼,在这个日子里送给自己💕
唐亚一直是我很喜欢很喜欢的cp 也是我很欣赏很敬佩的两个人,他们一直一直都这么好💖希望这个场景会出现在画里!我爱他俩!happy!

BGM:Butterflies - Alex G
无关本文剧情,只是作者觉得歌词很像在写唐亚😋





1
结婚这个建议是唐晓翼提起的,自然由唐晓翼去计划。亚瑟曾经说过想要把婚礼办得简单些,事实上唐晓翼也这么做了。时间是盛夏,地点是纽克市西部的一个教堂。他们没有请很多人,甚至连花童和蛋糕都省了,许多不必要的形式都删减掉了,好像他们真的只是去说个我愿意而已。
连邀请函都省了,唐晓翼曾经靠在座椅上仰着头想了很久要请谁,半响后给好友打了个电话。“嗨你来不来婚礼啊?好的我知道了你不要激动……要不你去帮我问问其他人来不来,对这个重任交给你。”
一旁的亚瑟听了直笑:“你太草率了。”他说,“不够诚意。”
“只是想和你去旅游而已,你不是说我是一时兴起吗?”亚瑟听罢不可置否地耸耸肩。是够一时兴起的,停电的时候求婚真的只有唐晓翼才能想得出来。但之后他说他一直想回纽克市,就是他那间小小的古董店所处的那个和中国隔着一个汪洋大海的城市。
“所以我们出去的时候顺便……”
“依你。”
但只有亚瑟才会知道,如果他说我不想去,唐晓翼不知道是怎样的失望呢。

2
他们计划现在周边玩上几天再去教堂。盛夏时在哪看风景都是好看的。特别是周边被群山环绕的乡村,夏天的时候山头会开满黄花,早晨太阳会在层出不穷的山脉间升起,似乎只有那时太阳才能被称得上是光芒万丈。
果园里总会有人在收获,也时常有画家麦田里取景。他们还去坐了缆车,去游乐园坐了过山车,还像当地的市民一样去时代广场购物。当然在前往教堂的前一天,唐晓翼带亚瑟回了他那间古董店,唐人街46号,隐藏在一片茂盛的枝叶中的。唐晓翼亲切而夸张地把它称为“这是我年轻的时候待过的地方啊!”其实他也没长大几岁。亚瑟还听见唐晓翼说什么“能把这种东西放在这里的我真的是天才来的”云云,心里只觉好笑,回应道,“能想到是真的,后四个字就难说了。”
“对!你说的都对。”这是他们的日常。不过这间古董店也算是经历了不少风雨,在唐晓翼还带病在身时,便是在这里开始了他新的征程,然后之后重新见到了亚瑟,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当然诸如此类的感叹还是留给古董店里的长明灯们去酝酿吧。

3
婚礼那天天气很好,天空是亚瑟眼瞳的颜色,没有云,没有风。而唐晓翼是被亚瑟拍醒的,他睁开眼便被惊艳了一下:亚瑟穿了一身白,只有领带是黑的。阳光把他的金发点缀得很耀眼,他晃了晃唐晓翼的肩,见唐晓翼盯着他没有说话,差点把唐晓翼身子下的床单给扯出来:“快点去换衣服——你还是太草率。”
“可是现在才八点半——”
“你以为你是飞过去的吗?”从住的地方到教堂还需要一段距离,亚瑟早早地起来,留了时间给意外发生。“别盯着我看了——!”又用手去捏唐晓翼的脸。
“哎亚瑟我发现你能反光……等等不要扯床单我要滑下去了!”
唐晓翼嘴上贫着,手脚却麻利。飞一样地去打理自己,速度堪比赶飞机前三个小时收拾行李那段时间。当他穿着黑色的西服从洗手间出来时亚瑟的眉毛挑了挑,不得不说唐晓翼真是一表人才,只是领子没有翻好。唐晓翼被亚瑟看得不自在,“很奇怪吗?”亚瑟朝他走来时,心底更加疑惑。只见亚瑟的目光越过他,手伸过他的肩,帮他翻了翻领子。
“不奇怪。”亚瑟嘴角微透笑影,他们过会就要出发。

4
车是唐晓翼开的,亚瑟计算时间的技能堪称满级,当车停下时离进场还有十分钟。这座教堂临海,在这里能感受到刮来的微咸的海风。两人还在周围逛了一圈,真的好不草率。过会唐晓翼意识到为什么没有一个人来,亚瑟只推他说别管了先进去。有些着急的样子真的像是要赶飞机。
没有想到的是进入教堂时会有花瓣,还会有掌声——唐晓翼和亚瑟一起把教堂的门给推开了,刹那间几片花瓣从身后飘过来,踏上红毯,又是几片,擦过耳边,悠悠地落在地上。坐在两边的宾客都在鼓掌,认识的人基本全部都来了,冒险队的成员,以前的一些好友呀,其实不是没有人来。
亚瑟也很惊异,他一边走,一边笑着压低声音对唐晓翼说:“这肯定不是你干的。”
唐晓翼也笑道:“这还真不是。”就当它是大自然的赠礼。唐晓翼又握了握紧亚瑟的手,他们穿过红毯,伴着几片飞花,来到牧师身边。牧师是个和蔼的老人,白花花的眉毛差一点就能和白花花的胡子连在一起。他微笑着对亚瑟说了什么,亚瑟礼貌地用英文回应了。
“唐晓翼,开始了。”

5
他们的身后是镶有彩色玻璃的长窗,有几只麻雀停在窗台上跳跃。霎时间四周都很安静。唐晓翼点点头,他看向亚瑟,发现亚瑟其实是紧张——在牧师用英文缓慢宣读主持词时,亚瑟的眼睛是闭着的,光线使他的睫毛在脸颊上方投下一片阴影,正微微颤动,可能是因为亚瑟听得懂牧师在说什么吧,唐晓翼只听懂了几个短句。
牧师念完长长的一段,他微微扭头,语气没有起波澜,但亚瑟慢慢睁开了眼。他才发现唐晓翼在看他,目光也不甘示弱地迎上去。

6
“亚瑟·冯·蒙哥马利先生,你是否愿意这个男子成为你的伴侣与他缔结婚约?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他,照顾他,尊重他,接纳他,永远对他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亚瑟看着唐晓翼的眼睛say yes。他的眼里装着一个蔚蓝深海,水面粼粼闪着光亮,其中似乎还有更深层次的东西,但唐晓翼只看见了那抹无尽的蓝。亚瑟在很多时候都会这样看着唐晓翼,比如说面对面坐有轨电车的时候,睡前有一两分钟相顾无言的时候,那是一种,特别而从容的目光,平静而温柔,有如高塔上悠扬的笛声。
他相信这种时候他会想起更多有意义的事情,像第一次见面时亚瑟送了他一屉中式甜点,像他还被病症缠身时亚瑟问他怕不怕死,像亚瑟答应他配合出演,像他从密密尔泉治愈归来时,亚瑟给了他一个拥抱……但他没想起来,或者说是,没想到。
“眼前的人值得我去冒险。”只有这一个想法获得了“被想起来”的权利。

7
“唐晓翼先生,你是否愿意这个男人成为你的伴侣与他缔结婚约?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他,照顾他,尊重他,接纳他,永远对他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唐晓翼顿了几秒,然后说,我愿意。眼都不带眨的,这么正经的唐晓翼,反而让亚瑟觉得好笑了——他听出来唐晓翼话里的小小紧张,并握住了他的手,说了一段英文,声音很好听,拍打着墙壁,那个是宣誓词。在几天前唐晓翼特地去背了背,并强行把一段长长的东西浓缩为几个简单的句子,在亚瑟说完后极富有感情地握着亚瑟的手把他的宣誓词说了出来——这肯定回去又要被亚瑟打趣“只有一个时候最真诚”,但千言万语岂是全部都要说的?全都包含在“我愿意”里了。

8
唐晓翼挑的戒指款式很简单,但很精致,他缓缓替亚瑟戴上时亚瑟明显地感觉到上面刻了字。冰凉把他的皮肤灼得滚烫。如果定义没有摆出正经严肃的表情就是笑场的话,亚瑟已经cut了很多回了。他嘴唇微抿,向上勾起一个很小的弧度。为什么要笑呢?可能是唐晓翼严肃的样子真是太稀有了,更多是有一种小小的庆幸。会和唐晓翼在一起就是一件很值得庆幸的事了吧,当然船王这点小小心思,是肯定不会让唐晓翼知道的。

9
“现在,你们可以亲吻对方了。”
一时间两人四目相对,没有动静。直到唐晓翼失笑,这么快吗?明明在这个仪式中他感觉一分一秒都很漫长——啊,他想到了——和亚瑟从认识到有感情到在一起再到现在,天老爷自己和这么好的人在一起了——他感受到亚瑟笑着捧起他的脸,他的手心很暖。随即一抹温热停留在他的唇上,停了很久。亲吻间他们一只手十指相扣,戒指挨着戒指。在台下一片掌声中他们快步走下台,教堂的门一直开着,当他们正对着门中央时,有几缕风吹进来,带进几片小小的叶子。
“亚瑟!”
“唐晓翼!”
教堂外面很亮,阳光像银河般倾泻在草木,泥土上,他们迎着风,迎着站起来表示祝贺的亲友,朝着那片光影走去。在每年的盛夏有阳光,唯独这光景,这情深,胜过一切情语,一切承诺。

END
感谢你看到最后!

评论(15)
热度(39)

© 陸西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