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西樓

今天唐晓翼和亚瑟必须结婚

[唐亚]on call

前言:这次要写的是旧爱复合。因为听了爱豆的很好听的新歌,又很喜欢唐亚,然后又看了一点点韩剧……所以就有了这篇又少女又ooc的东西()这次的这篇驾驭得不太好,个人也感觉有点那什么(没有把性格很好地凸显出来,但我真的觉得这样的剧情很美好的…说的有点多,有没有把想表达的东西表达出来呢……?

BGM:时差(on call)- 鹿晗



亚瑟走得悄无声息,航班选在深夜。
唐晓翼明知亚瑟是不想让他知道,但他很想找到他,虽然他们在不久之前已经分手,他以前就听亚瑟说过,亚瑟一直想回伯明翰,他的亲人在那里。唐晓翼想可能是是因为他在,亚瑟才一直留在中国。
分手的理由莫名其妙,唐晓翼已记不清细节,亚瑟说了很多,但其实只有一句话,“我可能需要离开一段时间。”
唐晓翼撑着腮,片刻后他说,“行吧。”
本来要说的是“那我等你”,他转念一想,这会给亚瑟增加负担。即使他知道亚瑟会给出他更完美的回答拒绝,他也不想给亚瑟出难题。
之后他们一直都没有联系。
唐晓翼再一次打电话给亚瑟是在半年后,那时他正在休假,百无聊赖,心血来潮外加毫无期望的试探让他按下了通话。
但下一秒他就后悔了,他忘了有时差这回事儿,亚瑟这个时候应该在睡觉——但是电话通了,出乎意料地,电话那头的声音清晰而平静,没有夹杂一点睡意和不耐。
“你好。”亚瑟听见手机铃声直接拎起来接了,没看来电信息,唐晓翼能想象到,凭着对方礼貌的回应。
“嗨,喔,我打错了……”但唐晓翼可没预想到接通后该说什么,或者说,他根本没想过能打通。他摸了摸鼻子,指尖无规律地敲打着桌面,随口编了个理由,即使他知道这个借口没有任何技术含量。
“没事,那你要挂吗?”亚瑟把正在编辑的文件按了保存,他的目光从电脑屏幕移到眼前的墙上。
“可能吧,你没睡觉?”忘了那个借口吧,我就是想打给你而已。
“还没有。”
“那你早点睡。”
“我尽量。”
“我挂了……?”
“好——等等——没事。”
亚瑟断了通话,把手机屏幕朝下按在办公桌上,像是突然松懈下来似得,他坐直的身子全然挨在靠背上。

那次之后他们又开始联络。开始只是隔两周,然后变成隔一周,隔三两天,有时会是亚瑟打过去的,第一句话是“嗨”,第二句话是“在干什么?”。打电话不需要理由,唐晓翼每次都接,有时候亚瑟的电话打不通,但他会再打回去。
这种莫名其妙的关系维持了不短的时间,没人提出纠正。唐晓翼有想过去找亚瑟,但如果人家真的心态好到把他当friend呢?他不怕尴尬,他只是——
只是有些小心翼翼罢了。

几个星期后的一个晚上亚瑟对唐晓翼说,伯明翰下雪了。
“我记得你说过你遇到的雪都是刮过来的,你应该会想看一看这边的雪。”
“好。”
他觉得亚瑟是话里有话。仅仅是“觉得”,不需要确认,他能凭着这个感觉就奔向远在千里之外的异域,不需要顾虑,没有什么好顾虑的。

亚瑟再一次接到唐晓翼的电话是在一个星期后,对方说:“你有空吗?”
“干什么?”
“你知道有这么个电话亭吗,就在……”

唐晓翼过去了亚瑟所在的城市,带了一个背包。亚瑟说:“我知道,你等一下。”他抓起钥匙,只套了一件毛衣,扯过挂在衣架上的围巾出了门,走得很快,带起一阵风。外面正飘着小雪,街道上人不多,路旁的灯光分散开,投射到雪花上绽出细小的金光。
有一点点的雪花落在亚瑟的金发上,从远处看上去好像是能反光。他隔着很远就看见了那个拥有一头显眼栗发的青年,伫立在有点掉漆的红色电话亭旁,像一棵松。
“唐晓翼!”他喊道,对方回过头来。
亚瑟捋了捋头发上的雪花,走上前去,他的脸有点红,是被冷的。“你来干什么?”
面前的青年似乎有点蒙,他想了一会,说,“可能是有点想你。”亚瑟能感觉到唐晓翼在说这话时背挺得多直,“也可能是我想看雪吧。”
“你太莽撞了。”亚瑟抿了抿唇,他的眼睛是好看的湛蓝色,唐晓翼没有要用眼神传达什么信息的意思,他只是真诚地看着亚瑟的眼,说:“……来都来了。”
“你啊——”下一秒他看见亚瑟走前几步,双手捧住他的脸,那副精致的熟悉的西方面孔放大了一点,不妙,他紧张得快要停止呼吸了。亚瑟盯着他的眼,没有说什么,他开始感到无所适从,凑的这么近,要干什么好,给亚瑟一个吻吗?——
“晓翼。”亚瑟的手很暖,“说实话,我很乐意你能来。”
然后他感觉到亚瑟快速在他脸上吻了一下,一闪而过,却很真实。他瞪大了眼睛,他知道自己现在的表情一定很奇怪,因为亚瑟弯起嘴角笑了笑,“我很想你。”
雪还在下,路灯很亮,唐晓翼笑着抱住他。

END

放不下对你的牵挂 像隔着太平洋的时差
我会奔向你 当你需要我

评论(12)
热度(29)

© 陸西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