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西樓

唐亚是真的 我亲眼所见

[唐亚]好难得(下)

前言:我来了!有小可爱说到时间线的问题 我在这里说一下 下面接的是上一篇的开头 上一篇除了开头,都是以前的事情∠( ᐛ 」∠)_
中间有一点点车
写不好千错万错都是我错 但我的cp是世界上最天造地设滴一对( ˘꒳˘ )

-





你是他什么人,也敢走得如此近?

唐晓翼朝那张陌生的脸甩下一句“不好意思”,拉着亚瑟往回走。亚瑟莫名其妙,走到半路想起要反抗,无奈唐晓翼用劲过大,亚瑟怎么也甩不开他的手,只好被动地被唐晓翼拉到一个光线昏暗的角落里。

唐晓翼一靠近,亚瑟便闻到他衣料上那熟悉的味道了。这本应是令人安心的,但唐晓翼脸色阴沉,一语不发,亚瑟腹背受敌,形体内心都十分不自在,偏偏他就是有莫名的自信,还敢摆出笑脸,打破僵局:“Dr.唐,好久不见。”

唐晓翼没心情和他说客套话,况且他听得出来亚瑟的嘲讽,“你要去哪里?”

他出于习惯地凑近,亚瑟下意识想躲,却还是被唐晓翼闻到了隐隐约约的酒味和薄荷香混在一起的味道。

唐晓翼皱起眉:“你喝酒了?”

亚瑟满不在乎地答应了一声,两年来他似乎没怎么变,只是好像……瘦了一点。

“你胃不好。”

“那又怎么样?”他收起笑意,“我喝的是水还是酒,和什么人一起,晚上在哪过夜,你管得着……”

“亚瑟!”

“你!”

亚瑟大概是没想过唐晓翼真的会对他发火,因为这是不曾有过的事情。黑着脸的唐晓翼亚瑟就见得少,想到这里他既气恼,又觉得有些委屈,小小的委屈滚雪球一般变成天大的委屈,脱口而出的质问都带上颤音。“你明明……你明明看见我,为什么不敢来找我?你现在才有空来管我的死活吗?”

唐晓翼心里那团火霎时间就被一盆冷水浇灭了。他知道亚瑟指的是什么,直视对方的眼睛,他突然哑口无言。站了半天,才伸出双臂,试探着拥住他的爱人。突如其来的身体接触让亚瑟像是触了电一般绷紧全身,下意识抓住唐晓翼的手臂。

万幸的是,亚瑟没有推开。

“对不起,是我不好。”

亚瑟没有回答,最终他叹了口气,身子一松,下巴抵在唐晓翼肩上,轻声说,回家吧。

“什么?”

“我说,回我家。”



亚瑟锁上家门转过身,便被唐晓翼抵在墙上,交换了一个绵长而热烈的吻。太久了。太久没见了,久到连松开对方的唇,都有些恋恋不舍。唐晓翼似乎长高了,亚瑟想,手臂上也覆上了一层薄薄的肌肉,可以轻轻松松地把他抱起来,从家门口走到卧室。

以前行房事时唐晓翼总是耐心的,这次却格外心急,一边和亚瑟接吻,一手翻着床头柜的抽屉,亚瑟知道他在找什么,掐了一把他的腰:“别找了,没有。”

唐晓翼还想说我下去买,被亚瑟一把搂住,抓住他的衣领往下拉:“Dr.唐就这点胆子?”

[链接见评论]



从在购物中心瞥到唐晓翼时起,亚瑟就一直在生气。
他气的不是两年前唐晓翼没有任何征兆的出国,他知道,只要他表示出来一点点的不愿意,唐晓翼可以立刻放弃这个机会,没有任何犹豫。爱一个人,自然是想要那个人更好。唐晓翼不再是那个需要他帮忙读文献的学弟了,他能做的只有在唐晓翼想往上爬时,别把他往下拉。包括对唐晓翼按月计的实地考察,他不曾说过一句半句,他只是不想让唐晓翼为难……罢了。不过他赠人玫瑰,却忘记了拔掉花下的隐刺。

亚瑟气的是在购物中心那时,唐晓翼没有立刻去找上他。当然,唐晓翼若真的想逃,他可以选择解释说没看见,但亚瑟向来喜欢赌。就像他顺应家人的意愿选择了管理学院,却一直在课余拼命学习编导,就像他认定唐晓翼当初想要加入社团是为了认识他,说出那句暧昧不明的台词,就像他看见墨多多,就认定唐晓翼也在,所以他又回包厢,开了瓶酒倒了一口,才随朋友离开,他就赌唐晓翼会追上来,会心疼,唐晓翼一直都喜欢他。

万幸的是,他每次都赌对了。




亚瑟早已醒了,却还窝在床上,抱着被子不肯起来,昨夜里给唐晓翼折腾到半夜,他一睁眼就觉得腰酸背痛,脖子上乱七八糟的吻痕更是让他这几天没法出去见人。唐晓翼倒好,不声不响地下了床,还要把窗帘拉开,这么亮的光,哪能再睡着。

两年不见,下手倒是重了不少。他这么想,心底却总归是开心的。只是这开心,哪能轻易就显露。看那罪魁祸首端了杯水正要过来,亚瑟正打算闭眼装死,不料唐晓翼先他一步,躺回床上,手撑着脑袋。“都中午了。”

亚瑟装睡不成,瞥了一眼墙上的钟,又把目光移回唐晓翼身上,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两人的距离不过八九厘米,唐晓翼倒也坦荡,面不改色,亚瑟觉得没趣,“你……”“你”了半天也没说出什么,唐晓翼似笑非笑地看了亚瑟一眼,从被子下找到他的手,拉出来轻轻摩挲着手背。玩够了才慢悠悠道:“我接下来会回大学教书。”

亚瑟一愣,随即垂下眼,“怎么突然说这个。”对方凑上来,亲吻他的眉尖。手心抵着手心,心跳贴着心跳,“你知道的,我很爱你。”

想想还觉得不足够,唐晓翼又补了一句。“一直都是,以后也是。”

亚瑟闭上眼,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评论(10)
热度(51)

© 陸西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