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西樓

今天唐晓翼和亚瑟必须结婚

[唐亚]君子

前言:水一波,姑且把这个称为三个片段组成的「吵架合集」,之间无关联。其实不算吵架,就是打情骂俏加互宠,水到不行()窃以为日常最难写的就是吵架,练好文笔再来写一波真吵的!
and想要我qq的姑娘我会在三月下旬统一回复,还请谅解🙏
希望唐亚快点结婚 然后让我成为他们的孩子(?)




1
南国的冬天毕竟最不像冬天。前几天突袭G市的冷空气,在城市上空盘旋几日,迟迟不肯离开。
唐晓翼出了地铁站,他宁愿受着地铁的闷热,也不愿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地走去机场。他到达机场时是十点。据亚瑟的短信,他的飞机会在十点十五分到达。
唐晓翼在候机口找了个位子坐下,开始往手里哈气,真够冷的,风不停往机场大门里钻。他漫无目的地往四周看了几眼,拿出无意间放在背包里的书开始阅读。亚瑟那班飞机还没这么快到,如果算上延误起飞和拿行李的时间的话。
是他来得太早了——这怪不得亚瑟。毕竟亚瑟这次出差了整整三个星期,唐晓翼每天在公司和家中来回跑,回到家等待他的是一屋子冷风,这也太凄凉了一些。
想要快一点见到他。所以唐晓翼就这么来了,带了一个空荡荡的背包,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往里面塞的书本。他换了个舒服一点儿的姿势挨在椅子上,旁边是垫在纸巾上的咖啡。
他翻了一会儿书,抬起手看看表,过去了是十五分钟,如无意外在又一个十五分钟后亚瑟会出现在他眼前——这可真是个令人期待的预想。当初他告诉大洋对岸的亚瑟自己会来接机时,对方说:“我会尽量快一点的。”唐晓翼甚至能听见对面发出的轻笑。
他继续阅读。断断续续有人提着行李从出口出来,但不知道是不是那部飞机。和他一齐坐在这种长椅上的也断断续续有人站起来,欣喜地跑了过去。机场外的车辆总是这么多。

唐晓翼还没有见到亚瑟。在人群里亚瑟总是很好辨认,但唐晓翼没有看到那抹惹眼的金色。他还有足够的耐心,但显然半个小时后他无法再全神贯注地阅读了——十点钟的天色已足够暗,现在黑了不少,外面的路灯也暗了。出来的人明显减少了很多,也没有人再坐在这个方位的长椅上了。
他百无聊赖地扫着书页,看了看表,现在是十一点半。亚瑟没有来,他可能是出了什么意外——他的手机关机了,但误机亚瑟会提前和唐晓翼说的。他最终还是选择了撑着腮等待。即使相信亚瑟这么大个人不会丢,他的内心还是泛起一点小着急,而且他快要昏昏欲睡了,咖啡已经见底。亚瑟再不来他就要在机场过夜了。

唐晓翼感觉自己是耷拉着脑袋睡了一小会儿,在迷迷糊糊中他被一阵急促地脚步声惊醒,下意识揉了揉头发,抬起头时亚瑟出现在他眼前,感谢上帝——
亚瑟气喘吁吁的,有一点狼狈,看起来像是跑了一场长跑。他拖着行李箱快步走到唐晓翼面前。唐晓翼看了看表,似乎是十二点——他还没有从那场小睡中清醒过来,眯着眼,这显得他的脸色很不好,但其实他只是困了很久而已。
但显然他的爱人不这么想,唐晓翼一下子就看出来了,那双满是歉意的眼,唐晓翼能想象到亚瑟是如何拉着行李箱风似地飞到他面前的,——亚瑟以为他等了很久,恼火了,生气了。亚瑟气还没喘上来,他有点不知所措:“我……”
“想我吗?”唐晓翼咧了咧嘴,然后感受到亚瑟惊讶而紧张地把他抱住。
“我来晚了。”亚瑟轻声说,唐晓翼的手覆上他的背。
终于结束了,长达三个星期的不见。

2
亚瑟最看不惯的就是唐晓翼乱放东西这个习惯。
房间里乱得跟什么似的,也不知道唐晓翼什么时候养成的这个习惯,东西喜欢乱放,明明已经给他摆好了,一旦拿起来用放回去的时候又不知道放到了哪里,这可是睡觉的卧室诶——这样实在是太过分了。整个给人的感觉就是乱糟糟的,看得亚瑟糟心。
“给我去收拾东西——”不知道已经多少次,亚瑟把唐晓翼推进房间,然后从外面锁上门。等一个多小时后再把门给开了,里面就是整齐的,虽然这种整齐维持不了多久,但起码目前还是顺眼的。
亚瑟能感觉到唐晓翼那么一丝儿的不耐烦,但是谁弄乱了就是谁收,这个原则还是很分明的,亚瑟可不管唐晓翼耐烦不耐烦。
但是导火线既然在总有一天就被引爆了,那一天是一个窗外寒风萧瑟的晚上,在唐晓翼第不知道多少次被亚瑟催去收拾东西的时候。
“唐晓翼这屋子是不是你住?”
真够奇怪的,唐晓翼就这么恼火了:“我还真可以不住,我要是回来我就叫你祖宗。”
然后在这个窗外寒风萧瑟的只有八度的晚上,唐晓翼就这么套了件外套,打开家门又关上家门,走了。
走了?可能吧,不过唐晓翼今天火气真够大的。亚瑟把里门关上,走进里屋倒了杯水,打开电视,在放一个综艺节目。主持人在欢快的音乐里一起倒数三二一,三,二,一——
唐晓翼敲门了,那绝对是唐晓翼。亚瑟放下水,走过去把里门打开,站在门口抱着手臂似笑非笑地把唐晓翼全身打量了个遍,没有忍住笑:“叫我什么?”
“祖宗。唐晓翼扒拉着防盗门的上的横杆,看起来可怜兮兮地,”祖宗算我求求你,放我进去。”
这个时候走廊上经过了一阵阴冷的风,把亚瑟的头发往后吹。唐晓翼打了个激灵,一下子挺直了背,像竹竿那么直。
亚瑟不为所动:“你知道错了?”
“嘶——”被风吹的。“必须知道。”唐晓翼拼命点头。
“那你说说。”亚瑟换了个姿势挨着墙,他们中间隔着一道门,还有一个冬天和一个春天。
“我错了我不应该拖延我立马就去收拾屋子!”唐晓翼以极快地语速说完这句话,他已经要被冷得不行了,和亚瑟玩出走这一招果然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感谢上帝,在唐晓翼检讨完自己的下一秒亚瑟利索地把门给开了,唐晓翼利索地闪进门里,亚瑟侧了侧身子避免唐晓翼以那风一般的速度撞到自己。唐晓翼跑到客厅,抖了抖外套:“超冷!亚瑟你知道吗超冷!”
“冷也要去收拾屋子,你忘了你刚刚怎么说的。”亚瑟可没有半点动摇,即使唐晓翼发着抖地抱住他企图从他身上获得温暖。
“一会儿就一会儿,真的我发誓。”
“就算你给了我拥抱你也得今晚弄完。”亚瑟被唐晓翼圈着,他竟然还能像正常走路一样走到茶桌前倒水喝,唐晓翼只好松开他:“行行行,你说得都对,看好!”
唐晓翼快速凑到亚瑟面前亲了他一口,随后像一只飞奔的兔子一般冲进他的兔子窝里关上门,里面即将要进行一场翻天覆地的与灰尘和书籍斗争的革命。
到底他是怎么做到前一秒在认错后一秒就不正经起来的啊!亚瑟叹了口气,这个人总是这样,还好自己不容易动摇,差点就要制不住他了。不过,关于唐晓翼闹脾气出走总是会回来的这个结果,亚瑟比谁都清楚肯定会发生。

3
亚瑟十分疲惫与烦躁。
到了年底公司的事情就变得多了起来,每一件都是这么麻烦与复杂。回到家里已经是那种什么也不想思考的状态了。关上家门他随手把钥匙一扔,想到自己还得解决一顿晚饭,他颇为无奈地揉了揉太阳穴,走进厨房里煲水准备煮面。
唐晓翼已吃过晚饭。对于亚瑟抱着手臂挨在厨房玻璃门上的那副没精打采的模样,他十分惊讶:“亚瑟你还没吃饭?”
“没。”亚瑟无力地应了一声,唐晓翼以为亚瑟吃了饭的,不然他一定会在亚瑟回来前做个饭什么的,然而他现在也的确这么做了:“那你坐着吧我来煮。”
“不用了。”亚瑟还是死气沉沉地,真的是累坏了。他听见锅里的水开了,便剪开包装袋把速食面扔了进去,拿筷子拨了拨,把锅盖盖上。
唐晓翼没眼看了。“别吧你看你……”
“你能不能安静一点?”
亚瑟不悦地说,声调微微提高了点。
那个时候连空气都变得安静,几秒之后——唐晓翼还没开始感到惊讶不可思议难过失望——他就听见亚瑟在说对不起了,那样的着急慌张,好像做了一件天大的恶事一般,他抿着唇,眉头皱在一块:“……我不应该那样说的,我……”
亚瑟的眼亮晶晶的,里面好像有星星。唐晓翼立刻也慌了,这个事情的发生和转折都是这么让人措手不及。和亚瑟明明没有做错什么,可能是从小到大待人有礼的习惯使他对这一冲动的言语产生负罪感吧。唐晓翼抬起手,然后就不知道往哪放了,他唯一能想到的就是给亚瑟一个拥抱:“我……别道歉啊你只是太累了……”
“要的。我不能莫名其妙地对你发脾气。”亚瑟接受了唐晓翼那个笨拙而不怎么温暖的拥抱,他抹了把眼睛,这可能是他最卸下防备的时候了。
“你完全可以啊我又不是你妈,我可是你的……嗯……”
唐晓翼准备想说一堆话,说了不到一句他就说不下去了,怪自己嘴拙,只好在亚瑟脸上乱亲,对方眯了眯眼,没有反抗:“那你去煮面。”
唐晓翼拼命点头。他不知道的是怀里的亚瑟正在想:还好这个家伙在。而他更不知道的是,亚瑟已经产生了很多次这样的想法了。

4
亚瑟也不是和唐晓翼从来没有吵过架,但是说心里话,发生了小矛盾第一时间想到的总是自己让步(如果不触到原则的话),但真吵了这么多次架,在情绪愤怒到极点的时候想起当初公开恋情时这么多人祝福,曾经和那人做过这么多有意义的事情对方为了自己干过的事,例如等待例如安抚,对方其实是一个优点多过缺点的人,以及如果离开了对方的生活会是怎么样,最终理智战胜了感性,一时的怒火就灭了一半。
算了,还是原谅他吧。

评论(9)
热度(31)

© 陸西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