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西樓

今天唐晓翼和亚瑟必须结婚

[唐亚]本色

前言:还是车来的,已经开学一周的作者祝大家开学快乐😃被吞了两次不是很敢在lof发,先放前面一段。开学了没有电脑条件比较简陋,如果看完前段还不想下车的姑娘私信要我qq我给你发
不过大概看完都会想下车💤避雷慎入,作者比较好419和妖精亚这一口
发车了

BGM:shape of you
关键词:419,背入,偷👀情,强强


那个男人。
唐晓翼从服务员端过来的盘子里拿过高脚杯,倚在吧台边抿了口酒。他被好友邀请来参加这个宴会,目的却只是来解决一顿晚饭。他穿得也够正规,俨然一位风度翩翩的绅士。天花板的灯光打在每一个参加宴会的人身上,唐晓翼也不知道好友是怎么混进来的,参加者看上去多是社会名流,正自发凑在一起饮酒谈笑,脸上是千篇一律的微笑,观察久了,也失了上去攀谈的欲望。
唯独那个男人——他路过唐晓翼时,抬起手撩了撩自己垂在眼前的金发。唐晓翼不免多看了他几眼。那人穿着白衬衫,没有打领带。袖子被挽起,露出一截白净的手臂。灯光的映衬下那副姣好的西方面孔更显白皙。
他感觉到唐晓翼在看他。他回过头来,唐晓翼看清了他的眼睛,是漂亮的湛蓝色,在亮灯下流光溢彩。明明他是被另一个男人搂着腰,却朝唐晓翼眨眨眼,勾了勾唇又转过头去和身旁的男人亲切地交谈。
着实有趣。唐晓翼眼神暗了暗,装作移开视线,毕竟他感到无聊透顶,又无人同他寻欢作乐。
百无聊赖地站了一会儿,唐晓翼用余光瞄见那金发男人又折了回来,来到吧台前接过酒保递过来的鸡尾酒,同唐晓翼一样倚在吧台边上。
唐晓翼挑了挑眉,他分明感觉到一旁的男人不动声色地抬起手掐了掐他的指腹,待自己想要说话时,又侧过身子,刚刚搂着他的男人正要离开大厅,他笑着和那男人摆了摆手当做saybye。
唐晓翼蹙了蹙眉,这算什么——自己是被调戏了还是怎么,他没有多想,强烈的自尊使他快速抓起金发男人的手腕,对上对方因惊讶而瞪大的眼睛。
“你想怎么样?”唐晓翼沉声道。
对方倒没有被唐晓翼的举动吓到,他不慌不乱地把唐晓翼的手从自己手腕上褪下来,“亚瑟。”他笑着说,“别急,你来这不也是找乐子么?”
“那个男的是谁?”语气没控制好,唐晓翼说完便后悔了,自己倒像了被背叛的那一方。
“我男友。”亚瑟理所当然。
“那你……啧。”不出所料,亚瑟也不是什么善茬儿,他听罢抿唇笑了笑,嘴角弧度刚刚好,好看的人总能知道自己什么样子最讨人欢喜。“离结束还早。”他又拾起唐晓翼的手,捏起食指轻轻摩挲。“你会需要一个一起作乐的人。”
唐晓翼瞥了他一眼,抽开了手。“凭什么?”
“哈——”亚瑟似乎听到了意料之外的回答,他又笑了,像是发现猎物的欣喜。他往前走了一步,唐晓翼比他高一点点,他微微仰头就能触到唐晓翼的唇。
听不到音乐与交谈声交织在一起的嘈杂,仿佛是在一个只有两人的私密空间里似的,亚瑟把唐晓翼的手搭上自己的腰,“不用多说废话。”他凑到唐晓翼耳边,发出一声轻笑。“贴近我吧。”

如果在唐晓翼的眼前是个搔首弄姿的女人,他会毫不犹豫地厌恶地走开。但是这个男人眉目含笑,眼底含情,又是天生得一副好皮囊,样貌自是极好,风情也悉在言行。
像是在一场赌局中输了一般,他口上说着,“狐狸精。”却认命似的揽起亚瑟的腰。
典型的心口不一。对方轻笑一声,顺了他的势向后退,两人互相攥着对方的衣服,拐进大厅通向四方的其中一条廊道,像是早先约了架一样。区别开来的是亚瑟勾了唐晓翼的脖颈,一手往后推开最近的一扇门,一带着唐晓翼进了去。
门上开了一面视察窗。唐晓翼本还没来得及适应突如其来的黑暗,那边亚瑟又先发制人,这么一来,自然落了下风。

[更多资讯请咨询作者]

评论(16)
热度(23)

© 陸西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