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西樓

今天唐晓翼和亚瑟必须结婚

[唐亚唐]一夜惊喜

前言:性转来的,一波很稳的总裁娇妻,第三人称大混乱(?

设定和together那篇一个套路,不舍得让亚亚受罪so((





唐晓翼现在的心情就像塞了一整盒黑巧克力到肚子里,苦得不行。他怀疑他上辈子是杀死了上帝,天啊,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

他变成姑娘了。这是在他今早醒过来时发现的(其实现在离他醒来只过去了二十分钟),他自然醒后下意识抓了抓头发,感觉头发比平时长了不少,甚至连肩膀上都有发丝搭着。他心生疑惑,抓起一把头发到眼前晃了晃。

下一秒唐晓翼瞪大了眼睛,猛的坐起身子:他的头发真的变长了!原本是乱乱的短发,现在变成了乱乱的长发。他下了床跑到浴室的镜子前,差点被吓昏了过去,当然他在昏过去前大喊了一声:“亚瑟——!”

亚瑟吓得从床上弹了起来,抄起放在床头柜上的瑞士刀冲进浴室:“怎么了!”

然后他看见了一个女孩子(亚瑟确信那就是唐晓翼)双手撑着洗手台,不可思议地望着镜子里的自己。她颤抖地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又揉了揉自己的胸(并没有变大多少),最后绝望地转过头来,把求助的目光投向他。

这个时候亚瑟突然想起唐晓翼变成了小孩子的那一次——他下意识地摸了摸两边的衣袋,果然从里面摸出了一张纸条。上面写道:


精灵的一个小小玩笑,魔法一周后失效。


还好这次是一周,一个月的那就太难熬了。对比了上次的经历,亚瑟心里还有那么些许欣慰。唐晓翼看亚瑟竟然没有很惊讶很惊讶很心疼,她快要哭了出来:“亚瑟你看看我我怎么办!”嗓音也变成了清脆明朗的女声。

亚瑟把纸条揉成一团扔进垃圾桶里,接受了唐晓翼那个颤抖着的拥抱。


唐晓翼变成了一个女孩子。栗色的齐肩长发,刘海往两边撇,中间散出了一撮。男款的短袖衫套在她身上,长到能盖住臀部。脸小了一点,长得还挺好看的,如果她能改一改脸上绝望的表情的话。

唐晓翼抓着头发在家里来回走,亚瑟坐在沙发上撑着脸,女孩子可比小孩子难对付多了,和一个女孩子一起生活一个星期,以及一个女孩子生活的必需品是什么,亚瑟简直一点头绪都没有。

在亚瑟思考之际唐晓翼捋了无数次头发:“好热!”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苦恼道:“为什么我胸这么小?”

唐晓翼话音刚落,亚瑟一拍桌子,他知道要买什么了。他抬起头对眼前的栗发女孩柔声道:“晓翼跟我去趟商场。”

唐晓翼眉一挑,亚瑟肯定是因为自己变成了女孩子声音才温柔起来的,要是平常亚瑟肯定会说:“唐晓翼,陪我去商场!”

亚瑟似乎看出了唐晓翼的心思,他走到唐晓翼面前,低头吻了吻女孩儿的额头。“你变成什么样对我来说都一样的。”

唐晓翼满心欢喜地去换衣服。亚瑟在客厅等她。唐晓翼出来时的装扮着实把亚瑟惊艳了一下:她扎起了马尾,发绳用的是捆菜的皮筋。里衫是黑色的贴身长袖衣,外衫把一件男款格子长袖当连衣裙穿(以前不小心买大了),腰部系了一根细长的女式皮带(这个就不知道哪找的了),脚上踩了双黑色人字拖。唐晓翼这个时候有点庆幸她家妹以前会天天念叨时尚杂志,被她记住了格子连衣裙的简易穿法,真的知识就是力量。

亚瑟打量了唐晓翼半晌,虽然这样穿没什么不对,但总觉得怪怪的,他摸着下巴想了想:“晓翼,把背挺直,把腿合拢。”

唐晓翼照做了。亚瑟笑着点点头,走过去自然地挽过她的手:“走吧。”


首先要买的是发绳,免得唐晓翼长发搭肩上天天喊热。亚瑟牵着唐晓翼来到商场女性用品区。说实话两人以前从来没有来过这种地方,看什么都是蒙的。好不容易找到了发绳,竟然还分为很多种,粗的细的还带各种装饰。唐晓翼看得眼花缭乱,捆菜的皮筋他都没介意,随便拿了个黑的就走了。

其次要买的是贴身的衣裤,唐晓翼特地穿了两件衣服出来就是为了掩饰自己没有穿底衣的事实,加上她胸小(唐晓翼对此深表痛心),所以不太看得出来。但是身为一个人类,特别是身为一个女儿身的男孩子——都应该知道——女孩子出门是一定要穿底衣的!

亚瑟停下了脚步,他朝唐晓翼示意了一下内衣区,意思是让唐晓翼自己去。
“为什么!”唐晓翼抓紧了亚瑟的胳膊,她耳根都泛红了。

“我去的话会很奇怪。”亚瑟无奈道,“我就在这里等你,乖。”

唐晓翼屈服了,她对亚瑟说“乖”这个字完全没有抵抗力诶。她深呼吸了口气,在亚瑟的目送下踏入了那片区域。

老天爷,这个要怎么挑啊——女孩儿苦恼地抓着头发毫无目的地走,这些都是什么东西,原来婷婷和殷灵她们天天都要穿这种东西,看着就觉得不舒服。而且好像还分大小,挑个小码的就好了吧自己胸这么小,想到这里唐晓翼再次悲叹,抿着唇闭着眼伸出手,随便拿了几件扔进购物车里,底裤也是随便抓了一把,像逃命似得逃回亚瑟面前。

然后衣服也要买一点。终于不用自己去拿了,唐晓翼松了口气。她本想挽着亚瑟的手,没想到亚瑟直接揽过她的肩往手扶电梯走了过去。女装在楼上。
其实唐晓翼变成女孩子了也不是一点好处都没有,比如可以和亚瑟在公共场合牵牵手啊抱抱啊啥的,一点问题都没有。但是以前都是她搭着亚瑟的肩或者主动牵手的!这样子突然被亚瑟搂着,这种感觉简直,简直——

“在想什么?”亚瑟侧过头来。

“觉得你变了。”唐晓翼犹豫了一下,她最怕亚瑟喜欢她女儿身比喜欢她正常的样子多一点。

亚瑟愣了愣,随即笑着解释道:“可能是你视角变了吧,毕竟矮了一些。”
说的也有道理,仔细回想一下亚瑟以前也会勾着她的脖子和她接吻的嘛!况且亚瑟作为一个君子(可能吧),对待女孩子是要绅士一点的。这么想着唐晓翼心里平衡了,看离踏出电梯还有一段距离,索性踮起脚亲了亲亚瑟。

没想到亚瑟以一个吻回应了,没有很久,浅浅擦过唐晓翼的唇瓣就离开了。这着实让唐晓翼吃了一惊,她把嘴巴张成O形,“啊啊啊亚瑟你就不能表现出一点点被偷亲后的害羞吗!”

电梯移动到了终点,亚瑟似乎在忍笑,拉着唐晓翼踏出电梯后才笑出了声,眉眼弯弯的,又要俘获几颗少女心。“为什么我要对一个女孩子害羞啊——”

“这样我会很没有成就感的!”这句没控制好声调,引得行人微微侧目。

“好,好。”亚瑟揉了揉唐晓翼的脑袋,走进一间女性服饰店里,“你看有哪件喜欢的就试一试吧。”

“这我哪会挑,随便拿件能看的就行了。”唐晓翼摆摆手。

“那总要是合身的吧。”亚瑟握着唐晓翼的手,捏了捏她的手心。

这一切都被漂亮的店员小姐看在眼里,天老爷啊这简直跟电视里演得一模一样,有温柔帅气的男生带着他闹脾气的女朋友来逛街然后一起挑衣服,这个销售的良机怎么可能错过!姑娘挽了挽衣袖,来到唐晓翼面前。“小姐您看您是要买连衣裙还是裤子这是我们这季的新款,您喜欢可以试一试的您是要M还是L码……”

唐晓翼听得有点晕,这都什么跟什么,她忍了好久才把到嘴边的“老子是男的”给咽了下去,抬头望向亚瑟,对方正很认真地看着衣服,还说:“挺好看的,你觉得呢?”

“唉听你的听你的。”唐晓翼叹了口气,拿着衣服进了试衣间。

最终还是买了两套衣服,唐晓翼永远忘不了店员姑娘看她的眼神,快点让这一个星期过去吧——直到去餐厅时唐晓翼念叨的还是这一句话,吃饭她都没心情了。她拿叉子有一下没一下地卷着盘子里的沙拉,抬起头时被亚瑟捏了捏脸:“坐好一点,知道你很郁闷……但不能张开腿坐,你还穿着裙子。”

唐晓翼把腿合拢了,女孩子真辛苦,连坐都有规矩。她不禁心疼起自己认识的所有姑娘。

这顿饭唐晓翼没吃饱,服务员过来结账时她还是一副死气沉沉的样子,服务员握着账单,看了看趴在桌上的唐晓翼又看了看亚瑟,笑着扬了扬她手上的宣传单,对亚瑟说:“先生,我们这边在搞一个活动……”

唐晓翼懒洋洋地抬起了眼,“……情侣一起拍一张照就可以免费获得两份甜品噢!”

拍照还送吃的,来啊亚瑟快去!唐晓翼这一听兴致就上来了,况且她也没饱。“亚瑟我们为什么不去!”

坐在对面的亚瑟明显又在忍笑:“以后我会经常拿这张照片笑你的。”

笑就笑吧女生都当过一回了还有什么好怕的,唐晓翼拉着亚瑟来到了那个指定的拍照地点,服务员小姐举起拍立得,“两位摆个姿势吧!“

“亚瑟!“

唐晓翼很豪气地拍了拍亚瑟的肩,亚瑟转过头来,下一秒唐晓翼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对着亚瑟的侧脸亲了一口,待亚瑟反应过来时栗发女孩已经特欢快地去取照片了。

 

“哈哈哈哈亚瑟你也有今天!来啊看看是你笑我还是我笑你!“唐晓翼勺了一口红豆沙放嘴里,一手举着那张照片一手拍着桌子,开始毫不客气地发出一连串的笑声。亚瑟撑着脸看着收获了满满一篮子成就感的唐晓翼,他揉了揉太阳穴,太大意了,即使是姑娘模样,唐晓翼这个样子还是十分欠揍,不过比刚刚一蹶不振的样子好多了。

 

但是这个家伙在即将踏入自家门口前还在笑是怎么回事!亚瑟无奈道:“有这么好笑吗?“

“那当然哈哈哈你那个惊讶的表情我记一辈子!“

“真的吗——“

唐晓翼感觉到肩上有一股力量把她往屋子里带,然后亚瑟的唇就这么印上来,给了她一个绵长的吻。“还笑吗?“

刚刚被亚瑟松开的唐晓翼明显是愣住了,过了会才开始作悲痛欲绝状:“亚瑟你真的变了,你听听成就感飞走的声音。“

对方笑意盈盈,把钥匙放回鞋柜上:“谁让你一直笑,亲你还不乐意了。”

唐晓翼当然乐意啊!但是拖着副女儿身,倒是失去了以前和亚瑟胜负五五开的乐趣。她在沙发上躺了一会,说要去洗澡,亚瑟任由她去了。

说是洗澡,唐晓翼那简直是闭着眼洗的,除了脸和胸哪儿都不敢碰,感觉都不是自己的。直到她把衣服穿上把短裤套上才睁开眼睛,然后她回头一瞥,朝浴室地板上一望——

“亚瑟!“

坐在客厅的亚瑟一把抄起桌子上的水果刀冲进浴室:“怎么了!”

然后他看见地上淌了一点红色的液体。唐晓翼撑着洗手台大有撞墙自尽的架势:“我的血!我是不是快要死了!“

这个场景连亚瑟见了也头大,但是亚瑟不冷静还有谁能冷静,他快速把水果刀扔了,掏出手机,一把关上了浴室门:“你先把裤子脱了!“

“为什么!”唐晓翼啪啪啪地拍着门。

这个时候亚瑟在手机上搜索到了百科,他把门打开一条缝,把手机递了进去:“你自己看!”

唐晓翼看完后的内心就是崩溃的,她扒拉着浴室门:“怎么办!这玩意要流一周啊!”

亚瑟过了一会才有回应,他打开浴室门,递给唐晓翼手机和一包纸巾(唐晓翼过了一会才意识到这玩意儿的专业名词):“你自己来!”

亚瑟能怎么办,亚瑟也很绝望啊,虽然他阅历是比唐晓翼丰富了点但是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见,他也有些措手不及。唐晓翼在浴室里待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才出来,出来时整个脸都是黑的。亚瑟过去揉了揉女孩儿的头:“怎么样?”

唐晓翼哭丧着脸:“肚子痛。”

“应该过会儿就不痛了。”亚瑟接过手机看了看,“你要不要热水袋?”

“区区肚子痛,我堂堂男儿为什么要用热水袋!”唐晓翼拍了拍胸,把自己陷进沙发里,打开了电视机。

 

一个小时后堂堂男儿唐晓翼灰溜溜地在厨房里煲了一壶水,把水全部倒在热水袋里,捂在自己的肚子上:“亚瑟我感觉我肚子要裂开了……”

“很痛吗?”亚瑟握着唐晓翼的手担忧道。

女孩儿闭着眼使劲点了点头。她感觉到亚瑟握着她的手,就把头搭在亚瑟肩上:“我感觉我要生了……”

“噗。”亚瑟抿了抿唇,还是先看看热水袋效果怎么样,才考虑要不要用别的方法,他吻了吻唐晓翼的耳朵以示安抚,遇到这种事情也是没有办法。

 

又过了一个小时,亚瑟见怀里的女孩儿没有动静,他晃了晃唐晓翼:“怎么样?”

唐晓翼半睁开眼,“我好像睡着了。”

“那就好,我还以为你被痛昏过去了。”亚瑟松了口气,他真的有那么一瞬间是这么觉得的。

“我堂堂男儿怎么可能被这种痛打倒……啊你别捏我脸!”唐晓翼揉了揉被亚瑟捏过的半边脸,换了个舒服一点的姿势挨着亚瑟:“我好饿。”

“你要吃什么?”

“楼下甜品店新出了个甜筒……”

“不能吃冰的。”

“隔壁新开了家麻辣烫……”

“不能吃辣的。”

“船王大人你爱我吗。”

“爱啊。”

“……那还是帮我倒杯热水吧。”堂堂男儿唐晓翼彻底虚了,当女孩子真不容易。

 

过了大半个下午唐晓翼肚子的痛感才全然消失。晚上唐晓翼吃了个面就倒床上了,因为实在没啥事可以干的。亚瑟似乎很晚才睡,事实上亚瑟躺床上时唐晓翼还没有睡着,她把眼睛眯成一条缝,看见亚瑟正背对着她关台灯,她重新闭了眼,伸出手从后面抱住了亚瑟,对方感觉到了,但也只把这当成唐晓翼睡着后无意识的举动。黑暗中唐晓翼感觉到亚瑟翻了个身子,随后一个柔软的吻落在自己眉间。

“晚安。”她被揽入一个怀抱里。

 

唐晓翼醒得很早,那个时候亚瑟还没醒。唐晓翼发现亚瑟正拥着他,而且在这个视觉里他似乎和亚瑟一样高了。这时他感觉到手里握着什么东西,摊开手一看是一张纸条:

 

精灵的又一个小小玩笑,恭喜您恢复了正常!

 

唐晓翼的内心是波澜起伏的,他先是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又短又乱,接着揉了揉自己的胸,平了很多。现在他想做的只有三件事情——

一是把身上的衣服换了,他跑到浴室洗漱顺便换回了自己原来的衣服。

二是给所有他以前得罪过的女孩子打电话道歉,特别是殷姑娘,人家活得真不容易。

三是等亚瑟醒过来。唐晓翼这么一折腾亚瑟想不醒都难,过了半小时亚瑟就从浴室里洗漱完出来了,他在卧室没找到唐晓翼,直到他走进客厅。

“亚瑟!”恢复了汉子模样的唐晓翼从身后抱住了他,还恶作剧般咬了咬他耳朵。

“干什么?”亚瑟眉一挑,这家伙恢复正常了嚣张了不少。

唐晓翼扬了扬嘴角,拉着亚瑟回到卧室。

“找回成就感。“他笑着说。



评论(15)
热度(61)

© 陸西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