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西樓

今天唐晓翼和亚瑟必须结婚

[唐亚]烟火人间

前言:新年快乐大家🐔!
又过了一年啦。

2016新春:花火春秋



唐晓翼远远地看见亚瑟在等他。
亚瑟背对着他,靠着柱子。头微微低着,猜都能猜得出来是在编辑给他的信息。但唐晓翼偏偏不远远地喊他,而是悄悄走到亚瑟身后,然后向前走几步揽住亚瑟的肩。
低着头的人儿往唐晓翼这一侧靠了靠,头也没抬:“早就发现了。”语调没控制好,倒是有些得意的意味。“早知道你十点半就放班,我还来早了一点。”
亚瑟的公司昨天就已放假。唐晓翼还在哀嚎今天还要熬一天,没想到今天早上刚回去没多久就放人了,刚上班就下班了,唐晓翼心中波澜四起,合着亚瑟还过来等他下班了!想到这唐晓翼心情大好,寻思着一天大好时光不能浪费,可以拉着亚瑟去哪里耍耍。
“要不去花街?”
亚瑟立刻应了句好啊,看来他自己也很想去。

今天是除夕,花街早上很多人的。其实花街本叫花市,来南国久了,自然带上些本地口音。前几年花街上真的是卖花,现在掺杂了很多新奇的玩意进去,有卖工艺品还有吃的,总之是有趣了很多,就像庙会。
即使人多也阻挡不住唐晓翼拉着亚瑟去玩的心。说实话自己也很久没有逛过花街,大概会是他和亚瑟在一起后第一次逛,如果一个人的话就直接待家里了,果然有了亚瑟后生活变得多姿多彩了起来。
远远就能看见花街入口处挂着的大红灯笼,在清晨阳光的照射下格外耀眼。加上南国今年是暖冬,走几步就起了躁意。但这并没能阻挡游客和商贩们的热情。花街上很热闹,放眼望去都是喜庆的红色,商贩的吆喝声,游人的交谈声交杂在一起,吵闹算不上,应该说是给这项民间传统活动增添了不少人文气息。
亚瑟始终没有放开唐晓翼的手。每次和唐晓翼出去都需要这样——唐晓翼总是看见什么好玩的就二话不说拉着亚瑟往那个方向走,玩着玩着就把正事给忘了。对于亚瑟来说,逛花街的正事就是买花,但唐晓翼现在的心思显然没放在买花上啦。又是看吃的又是看工艺品,要是不及时牵住他的手,亚瑟肯定又会很困扰的。他朝正东张西望的唐晓翼喊了声:“唐晓翼!”
那人立马转过头来:“诶!”
“先买花!”
亚瑟的话不能不听,唐晓翼立刻跟着亚瑟挨着卖花摊位的一侧走。
亚瑟在一档摊位前停下了脚步,显然眼前的桃花吸引了他的目光。暖冬影响花卉生长,但这档的桃花开得不错,粉白的花骨朵,绛红的花开得炽烈。唐晓翼不会挑花,看着亚瑟摸着下巴看了半会,转过头来对自己说:“要不给你奶奶也买几支吧?”
唐晓翼下意识说好。又想到今晚要回唐奶奶家吃饭。没想到亚瑟比他记得还清楚。除夕晚上都要回去吃年夜饭的。
亚瑟挑了几支好看的(其实他自己也不会挑),看这摊位上还卖金桔,水仙啥的,干脆也买些回去得了。
唐晓翼甚是欢喜:买完花啦!
接下来基本上就是唐晓翼拉着亚瑟满花街跑看吃的看玩的。因为唐晓翼一直拉着亚瑟的手所以完全不用担心走丢。没过多久唐晓翼手上就多了串冰糖葫芦。
唐晓翼把糖葫芦递到亚瑟嘴边。
亚瑟摆摆手:“你吃你吃。”
“没事没事你吃我高兴。”
这家伙真是心里想到什么都要说出来。亚瑟颇为无奈地想,凑前去咬了一小口。不过这也正是唐晓翼的可爱之处。
后来亚瑟还买了一个风车。那种小小的,做成向日葵的模样。唐晓翼心下疑惑。
“嗯……送给唐欣。”
怪不得家妹会喜欢亚瑟多一点。唐晓翼心中的小人咬着小手绢,人家就是比自己体贴又亲和一点。

离开花街已经是中午了。总的来说把花买了还玩了一上午,时间还是没有浪费的。然后正在亚瑟要在商业街上找地方吃中饭时,唐晓翼发现了一个更好玩的东西——
“亚瑟我们去夹会儿娃娃啊!”
“唐晓翼你几岁了?”
“就十分钟!”
最后亚瑟还是屈服了。他认为他只会在一旁看唐晓翼玩而已,至于自己是不会玩这种游戏的啦。
这种想法持续到唐晓翼给了亚瑟六个游戏币:“亚瑟你也试试啊!”
唐晓翼把两个币投进娃娃机里,娃娃头顶上的爪子就动起来了。
唐晓翼挑了离出口最近的一只,对准方位后按了确认,爪子直直落了下去,谁都知道娃娃机这种东西带着巨大的不确定性,但唐晓翼夹得挺好的,虽然第一次没夹中,但还是把娃娃推得离出口又近了些。
第二次爪子就钩着娃娃稳稳地投进出口。出乎意料唐晓翼在这方面很心灵手巧的。那是一只黄色的软软的企鹅,虽然一只布绒玩偶对唐晓翼来说没多大用处,但夹到了就是高兴!夹娃娃图的就是高兴啊!
“亚瑟你试试!”
亚瑟架不住唐晓翼的盛情邀请,自己试了一次。意料之中没有家中。第二次也没有夹中,那只爪子就在亚瑟的注视下抖了抖,明明夹得好好的娃娃,就这么掉回了原位。
亚瑟倒没有丧气啦,对于他这样第一次玩的失败了是很正常的。但唐晓翼就不是很甘心了。重点是,亚瑟没夹中他失落了怎么办!唐晓翼怎么可能让亚瑟失落!
唐晓翼把他那几只玩偶(在亚瑟夹的期间他自己又夹到了两只,这算是唐晓翼的隐藏技能)往旁边一放,来到亚瑟身后,从后面覆上亚瑟的手背,另一只手往机器里投了几个币。
“你看这样子……”唐晓翼把下巴抵在亚瑟肩头,亚瑟握着操控杆,他握着亚瑟的手慢慢向前推,机器爪子也就灵活地向前了。唐晓翼调整了下方位,“啪”得一下按了确认,爪子向下收拢,抓住了娃娃重心所在部分,把娃娃提了上来,在出口上方放开了。唐晓翼把那只玩偶取出来,是一只相同款型的企鹅,不过是蓝色的。“给你!”
但是亚瑟看起来并没有唐晓翼想象中那么高兴——他耳根都红了诶。“……你突然靠这么近!”
“原来你是在想这个啊我还以为干啥了。”
“啊总之你靠这么近!”亚瑟别过脸去摸了摸鼻子,“就是不行!”太过分了。
“好啦那你自己再试一次!”
“不试!被你气饿了。”亚瑟抱着那只蓝蓝的企鹅就往回走,唐晓翼及时过去牵住了他的手。唐晓翼终于明白亚瑟干啥了,不就是脸皮薄了点嘛自家恋人偶尔有这样的小脾气也不错啦。

之后回到家已经下午三点多,在家待一会就吃年夜饭去了,一天的时间过得很快的,这一年也过得很快,唐晓翼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可能是看见饭桌上方氤氲着的白气,看见身旁亚瑟微微上扬的嘴角时产生的感触吧。在晚上回到家九点多时亚瑟来到阳台打电话给唐奶奶知会一声已到家,聊了一会儿等唐奶奶那边挂断了电话,亚瑟才关闭手机。
在阳台这个视角能看到明净无云的夜空,远处居民楼家家都亮起灯,是人们都回家和亲人团聚。合着想起吃饭时唐欣告诉他说今晚在哪个地方会放烟花,抱着半分期望,亚瑟在阳台站久了点。
他忽地感觉有人从身后环住了自己,身后的温度传上来,“在想什么?”连着唐晓翼微微压低的声音。
“没有。”亚瑟回答道,“等等烟花。”
“哈,”唐晓翼笑出了声,“一起吧。”
唐晓翼把下巴抵在亚瑟肩上,像今天中午教他夹娃娃一样。不过这时没了热闹,剩下平和的宁静和南国冬天中一丝特有的暖意。
“感觉一年就这么过了。”唐晓翼环着亚瑟的手臂收紧了些,“我还记得上年除夕飞机延时了,很晚才见到你。”
“那个时候是有烟花的。”亚瑟还是惦记着烟花。这不怪他,毕竟对于活了一百多年的人来说,一年的过去算不了什么。只不过,有了唐晓翼后,才感觉时间过得慢了些。
“啊原来亚瑟你只记得烟花——”
“没有!”亚瑟很快驳回了,“当然记得你,提着行李箱就这么跑来我这,也不看看上年晚上多冷。”
“是,是。”唐晓翼侧过脸亲了亲亚瑟的眼角,“你说得都对。”
亚瑟没有回答,他往身后靠了靠。
“哎亚瑟。”唐晓翼开口。
“干什么?”
“烟花快出来了。”
“我正看着呢。”
“新年快乐。”
“对我就不必说了吧。”亚瑟笑。
“我爱你。”
“我知道。”
唐晓翼说烟花来了,就真来了。下一秒夜空中绽开万道金光,砰得一声随之而来,照亮了整个苍穹,唤醒了安静的市区。
“亚瑟,烟花!”
亚瑟回头吻住他唇。



纵我千百岁,不能学太上之忘情。
烟火声中除一岁,他们至始至终都属于人间。

评论(2)
热度(22)

© 陸西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