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西樓

唐亚是真的 我亲眼所见

[唐亚]关于美好的冬天

前言:圣诞快乐咯🎉
想要写冬日的片段,所以就写啦👀会是今年最后一篇,还不撒糖啊
明年见✨


我只爱我的幸福与你



1 来自身后的温度
唐晓翼从寒风呼啸的走廊里逃进来,冻得抖抖嗖嗖,一看见家里那位主儿只套了件套衫,正在书架前翻啊翻,唐晓翼想都没想,扑过去张开手臂把亚瑟往怀里一揽,体温的热度还没传上来,怀里人儿反应比他快:唐晓翼!
唐晓翼偏了偏头,正好能看见亚瑟的侧脸:干啥?
亚瑟动了动唇,没说什么,最后破罐破摔似得往后一靠:等会把门给关了。然后感觉身后的人环着自己的手又收紧了些。
这种事情早就应该习惯了。唐晓翼又不是第一次这么就抱上来,当然他第一次悄无声息地从后面抱住亚瑟的时候亚瑟的确反应不小,如果说手抖了抖能算是反应不小的话。当时唐晓翼没看亚瑟的表情,只听见他问了句:干什么?
“抱抱你还不行啊!”
“可以啦只是……!”
“你看你明明不讨厌嘛面不改色心……等等等等别走啊好好好我不说话了哎哟你别掰我手……”
直到亚瑟握着茶杯坐到沙发上唐晓翼还是抱着他,亚瑟感觉自己就像是背着一只自带温度的超大玩具熊。在冬天里有个人愿意抱着自己的确是一件很暖和的事情,但对于不习惯直接用言语表达出情感的人,要说出“我很喜欢你这样啊”真的是太难了。
“你看你就是不讨厌嘛。”
唐晓翼觉得这样抱着亚瑟简直超好——往前看能看见亚瑟正在看什么书侧过脸还能亲他一口,而且亚瑟超暖和。
从这之后亚瑟时不时就会感受到来自身后的温度,有时是被动感受到的,当他在干一些唐晓翼认为不紧要的事情时总会听到“亚瑟你在干啥!”然后唐晓翼就这么抱过来。当他在干一些他自己都觉得很重要的事情的时候,身后那人也不讲话,安安静静地环住他,就是看着他做事。
“还不松手?”
“松手你就冷了啊!”
也行吧——毕竟感受到了喜欢的人的温度,谁会讨厌啊。

2一起看星星
可能是因为空气干燥的缘故,到了冬天天上的星星就多了起来。至少唐晓翼看到了不少。他在阳台晾衣服的时候不经意间抬头一瞥,有七八颗星挂在天上,其中一颗尤其亮。唐晓翼一开始以为是飞机,然后他站着看了一会儿,才确认出了那是颗星星。
唐晓翼的内心是激动的——自从他离开了祖母在郊区的家,在城市里就没见过星星,这次能看见七八颗,唐晓翼当然觉得惊艳,但不能只有他一个人惊艳,所以在下一秒——
“亚瑟!你看天上好多星星!”
唐晓翼朝屋内喊。
亚瑟从客厅出来,看见唐晓翼把双手搭在铁制栏杆上拼命往外看,便凑过去:“哪里哪里?”
唐晓翼伸出手指了指,亚瑟一眼就看见了夜空中那颗最亮的星。周围有几颗星围绕着它,但不比它亮。视力好一点的话,还能看到星星间隐藏着许多忽明忽暗的星星组成的星带,不过不仔细看是看不真切的,只要薄薄的云一遮,又看不见了。
是很漂亮,但是唐晓翼未免激动得过头了,因为亚瑟半天不见唐晓翼说话,唐晓翼一般激动的时候会说超多话,特别激动的时候就不说话了。亚瑟觉得有点好笑,因为唐晓翼看星星的模样真的像是第一次见着星星那样。
“哎……唐晓翼你只有三岁吗?”这也专注得过头了。
“哪有,我已经不是两三岁的小孩子了,我已经五岁了!”
“……”
“没有啦我觉得那颗星星真的很亮啊!”
“是以前没见过这么亮的吗?”
“是第一次和你看到这么亮的星星啊!”
“啊,”亚瑟笑道,又用很轻的语气说,“以后也能经常看得到的。”
亚瑟的话总是那么令人信服。在这之后唐晓翼真的能在晚上都看到北半球上空那几颗很亮的星星,绽开万道金光。
不过如果只有一个人看的话,大概也没有那种很兴奋很兴奋的感觉了吧。

3 隔离一天
亚瑟感冒了。
家里的纸巾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耗着,唐晓翼看亚瑟差点想披着被子在家里到处跑,特别心疼,虽然说亚瑟吃了药,不过又不是吃了就能马上好,所以亚瑟这种打喷嚏打得鼻子红红泪眼汪汪的状态还得持续一阵子。
但这不是最要命的,最要命的是亚瑟戴上了蓝蓝的医用口罩。
这意味着什么呢?每天晚上唐晓翼睡觉前都习惯使劲地抱一抱亚瑟,然而今晚亚瑟不动声色地躲开了。
“怎么了!”唐晓翼不解。
“我感冒了怕传染。”带着浓厚鼻音的声音透过亚瑟的口罩传出来。
“那……亲你呢?”
“不要。”亚瑟摇摇头。
“亲脸呢!”
“不行就是不行啦……你想感冒吗?”
唐晓翼拾起亚瑟的手握在手里搓啊搓,亚瑟连手心都是冻的。“牵手呢?”
“喔……这个可以。”
但唐晓翼怎么能满足于牵手!虽然亚瑟是出于好心,但这也太太太太难熬了吧。毕竟冬天来了亚瑟怕冷的时候谁暖!唐晓翼怎么能把这种重大的责任,让给这床被子!
唐晓翼情愿感冒的是自己,不过自己感冒了大概也会阻止亚瑟过于亲近他的。所以只能期待亚瑟快快好起来。
所以那几天唐晓翼闲起来的时候就喜欢握着亚瑟的手捂啊捂,好像这样子亚瑟就能快点好起来一样,但亚瑟还是带着蓝口罩。
唐晓翼忍不下去了,在亚瑟感冒的第三天(所以唐晓翼只忍了一天)唐晓翼抱住了亚瑟的胳膊:“就一下!”
“才一天啊你就……!”
“我冷啊抱一下就一下!”
蓝口罩掩盖住了亚瑟脸部的大部分表情,但唐晓翼能感觉到亚瑟愣了愣,显然自己可怜兮兮的样子打动了他。他说:“那不要靠的太近。”
算是应允了。唐晓翼又露出像松鼠得到栗子的那种表情了。他把亚瑟脸上的口罩取下来,捏了捏他的脸:“冷不冷?”
“有一点……你不要揉我头啦,像对待小孩子一样。”亚瑟吸了吸鼻子。
“只有小孩子才会这么轻易地感冒吧——”
亚瑟不说话了。大概是没想出什么话来反驳,他拍开唐晓翼搭在自己脖颈上的手,虽然脖子上暖暖的是很舒服,但亚瑟认为有必要让眼前的男人知道这么得寸进尺的话——
“要有个大人的样子啊。”
虽然带着鼻音并没有什么威慑力,但唐晓翼明显是顿了顿,不过下一秒又嘿嘿笑道,“在你面前没必要有吧。”
因为唐晓翼知道恋人会包容自己的一切,所以还不抓紧肆无忌惮啊。

4牵手
唐晓翼下班时很惊喜地发现亚瑟在写字楼下等他。这个时候已经九点过半,路旁的灯光晕染开空气中弥漫的冷雾,高楼的落地窗反射出天上星光点点,唐晓翼看见那个拥有一头漂亮金发的背影就像看到了一个世界。
“亚瑟!”唐晓翼快步走上去,亚瑟闻声及时关掉了手机屏幕,回过头来。
“今天怎么会过来?”唐晓翼握上亚瑟的手,即使亚瑟只穿了两件衣服,他的手还是暖和的,这也是唐晓翼喜欢牵住亚瑟的原因。被他牵着的那位倒也不缩回手,大大方方地给他牵,一边回答了唐晓翼的问题。
“想着一起去吃饭,我还没吃呢。”
“噢——所以吃了就不来接我了?”
“那当然。”
回答干脆,不过唐晓翼一点也不会介意,这本就是亚瑟的风格。他向亚瑟提议了一直很想去尝试的那家餐厅,得到同意后又把他的手握紧了些,换来对方一声轻笑:“你这个样子,好像生怕我把你弄丢似得。”
“可能吧,因为你暖嘛。”
“暖也被你捂冷了。”
“哪有,热量是会平衡的。”唐晓翼这么说着,为了证明自己的一番结论,甚至把亚瑟的手握起来搓了搓。亚瑟看了唐晓翼一眼,最终认命似得叹了口气:“算了,说不过你。”
离餐厅还有几步路就到,亚瑟感觉唐晓翼牵着他加快了步伐。不动声色地跟上唐晓翼的脚步,忽的听见前面的人儿问:“话说亚瑟你怎么穿这么少手也是暖的呀?”
“为了让你牵啊。”
亚瑟清清楚楚地看见了唐晓翼上扬的嘴角,就像一只得到了栗子的松鼠一样毫不掩饰自己的满腔欢喜,最终化成一句话顺着寒流飘飘悠悠地来到他耳边。
“是啊……下次也一起走吧。”

5圣诞的惊喜
唐晓翼和亚瑟的圣诞节将在遥远的欧洲度过。他们计划在英格兰的一个小镇上度假,但在飞机起飞的前一晚亚瑟被某些烦人而重大的公务给缠得抽不开身,唐晓翼只好一人先前往,在他接到亚瑟的电话时是在平安夜,电话那头温润的声音都染上几分迫切。
“唐晓翼,”亚瑟说,唐晓翼能听到周围用外语交流的声音。“我在中心广场……只是,我似乎有点摸不清方向。”之后唐晓翼又听到了亚瑟用流利地英语询问了路人,他始终没有挂掉通话。
“你等着,我从酒店过去。”
唐晓翼说完便披上外套出了房门。他走得有点急,因为他迫不及待地想在圣诞节前一晚见到亚瑟——谁让亚瑟工作上那点破事打扰了他们的旅行呢。
在这一段路中他经过了墨绿的邮局,彩色的酒吧和糖果色的礼品店,远处教堂传来唱诗班孩子们悠长的歌声,和吉普车旁年轻人大声的说笑声混杂在一起。他中途被一个挎着木篮子的金发姑娘拦住了,对方小心翼翼地询问要不要买一点手艺品送给恋人。
他想了想,认为一枚用藤木编制成的戒指也蛮不错,于是在他与女孩儿告别后他继续往前走,穿过街区,穿过草坪,穿过糕点店前派发传单的圣诞老人,终于他在中心广场上见着了他的爱人,对方穿着风衣,衣服连带的帽子浅浅地搭在头上,那时候广场上的烟火表演刚刚开始,在第一朵烟花在夜空中绽开时亚瑟发现了他,亚瑟朝他走来。
唐晓翼知道亚瑟的步伐通常很快。所以唐晓翼很合时宜地在亚瑟到达他面前时向前一步揽住亚瑟的腰,同时对方的手攀上他的背,然后他们在人流涌动的相反方向热烈地拥吻,因为这是平安夜所以可以在火树银花下毫无忌惮。虽然在唐晓翼的幻想里叹息桥是最理想的地方,但现在的感觉也同样妙不可言。在拥抱与亲吻间唐晓翼悄悄把他从金发女孩那买的戒指放到了亚瑟的口袋里,想着亚瑟什么时候会发现。但下一秒亚瑟松开了他,并执起他的手轻轻揉搓。在夜空的烟火忽明忽暗间唐晓翼看见一个亮闪闪的东西套在了自己的无名指上,连同金属冰冷得炙热的触感。
“Merry Christmas.”眼前拥有一副西方面孔的男人笑道,自然得像送给小孩子拐杖糖。
“啊——等等。”唐晓翼有点不知道怎么应对了,特别是在亚瑟从自己的口袋里摸出那枚小小的木制戒指时。当然唐晓翼最不怕的就是尴尬,他尽量使自己底气足一点,“喜欢吗!”
“喜欢啊——”亚瑟用同样的语气回应,他又执起唐晓翼的手,时而揉捏,然后和他十指相扣。
“不过,我更喜欢你。”
烟火表演没有结束,唐晓翼有想过开怀大笑,但是他忍住了。他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与眼前这个人在缀满烟花的平安夜里再一次亲吻与拥抱,然后度过一个美好的圣诞旅行。

评论(1)
热度(32)

© 陸西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