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西樓

今天唐晓翼和亚瑟必须结婚

[唐亚]一决高下!(40-53)

前言:一直很感兴趣老公的耳洞怎么来的,官方没给解释,就按自己的想法来写啦。

真的好喜欢小唐的六个耳洞啊呜呜呜撩死我了等我长大了我也要打(?)



40

然后唐晓翼就和亚瑟睡了一宿,第二天六点四十五的时候亚瑟还在睡,还在睡。

然而,他们规定起床时间是六点二十。

亚瑟后来一直认为,唐晓翼挡着铃声的传播了。

当亚瑟的斜上铺温莎抄起书包出宿舍时发现他室友竟然没醒,他决定尽一尽室友之谊把亚瑟叫起来。

温莎走到亚瑟窗前。

温莎拍了拍亚瑟的枕头。

温莎看见一个棕色头发的脑袋露了出来。

温莎吓得坐到了地上。

41

温莎觉得室友的世界好难懂。

与此同时,墨多多也觉得室友的世界好难懂。

在唐晓翼抱着一床空调被从亚瑟宿舍回归故里的时候,仍然天天搞事,夜夜搞事。

有一次亚瑟来唐晓翼宿舍还东西,这个时候宿舍里只有墨多多,其他七个都不在。

据说有条汉子隔着一条林荫小道向对面女生宿舍楼一妹子告白,然后唐晓翼就被哥们儿扯去阳台看热闹去了。

42

亚瑟问,唐晓翼呢?

墨多多:背着你偷看妹子去了。

亚瑟:……

43

这个时候唐晓翼从阳台探出了个头来朝宿舍里喊:亚瑟这边有人搞事情你来看吗!

然后亚瑟竟然真去了,就在墨多多的注视下去阳台瞅了一眼。

然后再也没从里面出来。

墨多多一直以为亚瑟是一个耿直的人。

年级第一第二的心思,真的好难懂。

44

再来说一说唐晓翼的耳洞。

本来唐晓翼只有两个耳洞,在很久很久以前打的,据说是家族习俗,满十二虚岁的孩子都要打还是啥的,唐晓翼也不知道。

但唐奶奶比较随和,问了问唐晓翼意见。

初一时候的唐晓翼还是个根正苗红的孩子,有一天被奶奶慈祥地问,晓翼你想不想打耳洞啊?

根正苗红的唐晓翼:好啊!

然后唐晓翼从医院耳科出来后,这疼那疼,自己当初脑子里塞了土吧。

45

但自己打的耳洞,死也不能白打。

唐晓翼去找了两个小小的银色的钉子别在耳朵上,为的是不让肉又长回来。这一别就别到了高二。

然后最近发生了这么一件事。

46

学校说要严查仪表,不准染发烫发佩戴手饰耳饰。

即使唐晓翼到了高二他也还是个根正苗红的孩子,在这规定明确重复了两三遍后把自己耳朵上那俩钉子摘了下来。

但在晚自修的时候事情就来了,那时唐晓翼和亚瑟想走上教学楼回教室,被一个戴着学生会牌子的哥们儿给拦住了。

哥们儿:同学,你仪表不合格啊。

47

唐晓翼定眼一瞧,纪检部实习生,好一股黑恶势力。

唐晓翼从来不搞学生会这档子玩意儿,他专门拉着亚瑟搞学科和拓展竞赛,垄断排名的那种。

但学长的风度要拿出来吧?随和的性格要拿出来吧?

亚瑟在唐晓翼之前问道:哪里不合格?

亚瑟觉得唐晓翼除了脑子哪里都很合格啊。

48

纪检部哥们儿:同学,你这头发染过吧。

唐晓翼:我这天生的。你看看我旁边这位,你怎么不说他头发是染过的?

纪检部哥们儿看了看亚瑟,对唐晓翼说:人这天生的。

唐晓翼:我也是天生的你怎么不信呢?

纪检部哥们儿:哪有天生的这么棕啊。

49

唐晓翼被人扣了一分。唐晓翼快要被气死了。

唐晓翼对亚瑟说:我还特地整理了一下仪表,他竟然扣我分?

亚瑟:那你打算怎么办?

唐晓翼:气死他。

亚瑟感觉身后一阵凉。

50

果不其然到了周五下午事情就来了,那会亚瑟刚想提着行李箱出学校,唐晓翼一蹦一跳地从隔壁宿舍过来。

唐晓翼:亚瑟,陪我去打耳洞!

亚瑟:走。

亚瑟的表情就跟唐晓翼叫他去饭堂那样。

51

这是真的,亚瑟真的陪唐晓翼打耳洞去了。

唐晓翼拨开帘子往专门打耳洞的店里吼了一嗓子:师傅,我要打耳洞!打六个!

师傅拿着专门穿耳洞的机器:在两个的基础上打六个?

唐晓翼:不不不不不,四个四个。

八个耳洞唐晓翼会死的。

唐晓翼在临打之前手里多了块亚瑟递过来的毛巾。难道刚刚亚瑟一直扯着这块毛巾陪唐晓翼过来?

唐晓翼:亚瑟你干啥?

亚瑟:怕你死了,让你咬着。

唐晓翼:……

唐晓翼不咬,就是这么无所畏惧。

52

唐晓翼出来后,这疼那疼,自己当初脑子里塞了土吧。

亚瑟凑过去看了看,窝巢,厉害了,真的有六个。

亚瑟:唐晓翼,我敬你是条汉子。

唐晓翼:承让承让。

唐晓翼耳朵上银闪闪的东西从两个变成了六个。

后来唐晓翼了解到那个纪检部的哥们儿实习期没过,因为误扣别人分好多次好多次。

53

其实想想,那哥们儿也挺可怜的,天天看着一棕发学长和一金发学长在他面前晃过去,耳朵上那东西还反光,亮眼得不行。

他还能说什么,他也很绝望啊。


tbc.

评论(3)
热度(73)

© 陸西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