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西樓

唐亚是真的 我亲眼所见

[阿尔迪尼兄弟]拥你入怀

前言:正宗傻白甜,不甜不要钱!
阿尔迪尼大旗浪起来!




伊萨米很喜欢从背后抱住哥哥。倒不如说这已经成了一种习惯。无论是在塔克米看书的时候,睡觉的时候还是在空闲时间干什么别的事的时候。就是那样,在塔克米毫无察觉之时从后面轻轻环住他,把下巴抵在他的肩上,微微侧过脸去亲吻他的耳垂和金色的发梢。接下来固有的一个情节就是塔克米惊了惊,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说了句“干嘛啦”,殊不知伊萨米已经发现了他泛红的耳根。
伊萨米第一次从后面抱住塔克米是在一个冬天的晚上。那个时候他被挤进窗内的寒风给冻醒,转头惊觉塔克米不在他自己的床上,果不其然拐角处的厨房还透着光亮。伊萨米下床走近厨房,塔克米站在灶台边,只留给伊萨米一个背影。他穿得不多,却不为走廊经过的寒流所动。
伊萨米抱着胳膊扫啊扫,他本想叫哥哥早点睡觉,关心和劝告的话语到了嘴边却转成了像寒暄般的陈述:“哥哥,好冷啊外面。”
塔克米怔了怔:“我没有感受到……你进来吧。”
伊萨米走过去。他比塔克米高那么一点点,低下头就能看到塔克米手上料理用书的内容,以及塔克米好看的侧脸,暖黄色的灯光勾勒出精致的轮廓。
“哥哥不去睡觉吗?”伊萨米站在塔克米身后问。
“很快啦。”塔克米随口应道,不料下一秒自己被揽入一个怀抱之中,说冷都是骗人的——明明伊萨米的怀抱超暖和,靠上去就能感受到源源不断传递过来的温度。塔克米本想逃离,奈何恰到好处的温暖让他打消了这个念头。伊萨米靠得很近,呼吸洒出的热气氤氲化成白雾继而散去。塔克米似乎只要侧过脸就能亲到伊萨米的脸颊,这近如咫尺的距离无疑让塔克米心生慌乱,更有甚者,身后的伊萨米还调笑道:“哥哥身上好暖——”
“暖也不能一直这样啦!”
“可是我真的超冷的。”
“那,那好吧——只能抱一会儿。”
得到许可后伊萨米收了收紧抱着塔克米的手,凑近去蹭了蹭塔克米鬓边的发,换来怀里人不自觉地颤抖。“喂——不要得寸进尺啊!”
“那我松手了哦——”
“你……真是拿你没办法。”
最终伊萨米还是没有松开手。即使塔克米让他松手他也不会这么干啦。塔克米可是他除了做饭以外最喜欢的了。
所以这个习惯一直保留了下来。每当塔克米感觉有人环住自己,他总会说“伊萨米你是不是又得闲了”,不用看都知道,温度与触感都已了然于心,不反抗不坦白,像已经是一种维持了很久的约定。塔克米不得不承认,他是很喜欢伊萨米的怀抱,温暖而深情。他很庆幸自己能有一个弟弟,似乎发生什么事都可以共同面对,包括一个小小的拥抱也会像永恒那样好。如果伊萨米再留意一点,甚至可以在他拥塔克米入怀时透过塔克米鬓边的发看见他偷偷上扬的嘴角。
不过这种事情,塔克米怎么可能会让伊萨米知道的啦。

评论(3)
热度(76)

© 陸西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