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西樓

今天唐晓翼和亚瑟必须结婚

[唐亚]无题

前言:老板x助理 ,非常狗血,七夕快乐~

无后续



唐晓翼踏着乐声穿梭在人群中,不动声色地寻找,瞥见不远处的金发青年的身影,他快步走上前去:“不好意思,我来迟了。”

亚瑟朝他微微颔首,又转过头去和面前的中年男人笑着说些什么——唐晓翼认得他,那个男人长相儒雅,西装革履,脸上的笑是常年在官场磨炼出的——圆滑。对。唐晓翼想不出第二个词来形容,那是温先生,这场晚宴的举办者之一,亚瑟的公司里正合和他合作一个项目。

亚瑟大概是在和他谈合作的事情,亚瑟不像温先生那样说几句便扬起嘴角,他只抿着唇,时不时点点头。这时亚瑟喝光了他玻璃杯里的水,温先生见状,要给他倒酒,亚瑟的眼眸沉了沉,笑着说:“我开车回去,就以水代酒罢了,还请温先生见谅。”

“哈,多大的事,你不是还有个助理吗?”温先生一笑,脸颊的肉便又堆在一起。他瞅了瞅唐晓翼,在高脚玻璃杯里倒了三分之一的红酒,并举起他的酒杯:“干了!”

亚瑟拿起他的酒杯,一饮而尽。可是唐晓翼分明看到了他蹙起的眉,下一秒亚瑟就侧过脸,压低声音道:“唐晓翼,去车里把我的胃药拿过来。”

即使在音乐与人声交替的环境里,唐晓翼还是听清楚了亚瑟在说什么。不妙,他想。正合那盒药就被他放在口袋里,唐晓翼立刻拿出来递给了亚瑟。这时温先生正和他的秘书说着些什么,而亚瑟咬碎了他口中的两粒药,白开水都没喝一口,唐晓翼的眉蹙得越来越深,亚瑟和温先生又在交谈了,而他一句也没听进去,他只盯着亚瑟的酒杯——生怕温先生还会让亚瑟喝酒,他觉得亚瑟此时不以事而辞实在是太疯狂了——而他仅仅是一个助理,只能按boss的指示行事。

“就这么说定了。”不知过了多久,温先生交叉着十指笑道,“你会是我们集团很好的合作伙伴,亚瑟。”

“我也这么想。”亚瑟象征性地握住温先生的手握了握,“时候不早,我还有事要办,就先告辞。”

唐晓翼松了口气,向温先生点头致意,他转身跟上亚瑟的脚步。

 

“留步。”身后的温先生这么说道。

唐晓翼深吸了一口气,又慢慢呼出来,亚瑟走过他,来到温先生的桌子的对面:“还有什么事?”

“当然是请你喝完这杯酒。”温先生眯着眼睛,“我这个人,最看重的就是情意,再来和我喝一杯罢。”他往酒杯里倒了大半杯的酒,猩红的液体在杯壁荡漾。“你不会不赏我这个脸吧?”

亚瑟不动声色。他低笑一声,“当然会。”随即欲要端起酒杯。

“等等。”

温先生愣了愣,望向亚瑟身后那个栗发青年,狐疑道:“你有什么事?”

亚瑟侧过脸去,眼底的清冷是在让唐晓翼不要多管闲事。

“有,当然有。”但唐晓翼还是在亚瑟的目光下按下他的手,扬起嘴角笑道: “这杯酒,我替我们boss喝了。”
“哦?你凭什么?”温先生眉一挑。
“凭我是他手下的人。”唐晓翼拿起酒杯,喝尽了杯中的酒。继而把酒杯往桌子上一顿,抬起眼来笑道:“蒙哥马利手下的人,就是这样。”
“温老板,告辞了。”

亚瑟走得很快。唐晓翼几乎要跑才能跟上他的步伐,他走下酒店的停车场,在自己的车的不远处停住了脚步,唐晓翼一个没顿住,差点撞亚瑟身上。

唐晓翼刚想开口说话,亚瑟比他抢先一步,亚瑟回过头来,凑近唐晓翼,几乎快要贴上他的鼻尖,话语却是像咬着牙说出来的。

“唐晓翼,谁让你这么干的?”亚瑟厉声问道,偌大的停车场里几乎要荡出回声。

“你应该知道胃痛喝酒的后果。”

唐晓翼突然有点害怕,亚瑟很久都没有这样发火过,唐晓翼在他漂亮的眼睛里看到了与以往有些不同的情感,而这更让他恼火,明明是亚瑟幼稚在先,多大个人了还要逞能——

“唐晓翼,我还用不着你替我出头。”

“作为一个助理,你要做的就是什么都不做。”

亚瑟沉声道,他说罢,回过身子走开,不远处发出一声短促的车鸣。


“那如果是作为一个爱你的人呢?”

亚瑟站住了脚步,回过头来。

评论(3)
热度(26)

© 陸西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