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西樓

今天唐晓翼和亚瑟必须结婚

[唐亚]报告老板!(5)

前言:突然有点想看唐多亚版的狐狸精,多多冲小唐说你是不是又出去和那个亚瑟乱搞

这一更没有前言。

 

 

大家好我叫墨多多,男,21岁,万万没想到我赢了老板一盘飞行棋。

 

唐欣姑娘从未发现自己的住处这么热闹过。奶奶,唐哥哥,还有帮忙抬行李的哥哥,还有亚瑟哥哥,第一次见到这么多人聚在院子里诶!

我也从未发现自己的经历会这么尴尬过。唐晓翼的奶奶,唐晓翼,还有一个可爱的小姑娘,还有我老板,第一次见到这么多人一起经历这个尴尬的场面诶!

这会我发现我室友真的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他先是冲亚瑟和他的奶奶笑笑,然后走上前去帮忙提东西,留下我一个人和唐欣面对这纷乱的世界。

你看你看,亚瑟来了你就真的不理我,唐晓翼你这个人。我痛心疾首地也跑上前去照葫芦画瓢,“奶奶好我是唐晓翼的室友哈来来来这袋子我帮你拿……”

然后我和唐晓翼两个人提着大包小包逃出了大院,第一次提这么重的东西还这么高兴。

等我俩再回到客厅时,唐欣早就回了自己房间,只有亚瑟和唐晓翼的奶奶——唐晓翼说她叫唐雪,坐在客厅的椅子上。

我拉着唐晓翼躲厨房帘子后:“我说三二一我们冲?”

他伸手又是给我一个爆栗,“哎哎我说你这人怎么回事,直接出去不就得了。怕啥我就问你怕啥。”

“我——你……?!”很好唐晓翼你永远失去了一个可爱的室友。

没办法,我跟着唐晓翼的脚步出去了,唐晓翼搬了把椅子坐在亚瑟身旁,我呢?你问我?我怎么知道我要坐哪里?我就站着吧。或许我可以去帮唐欣辅导辅导功课。我胡思乱想着,突然感觉衣服被人狠狠地扯了一下,我跌坐在唐晓翼身旁的木椅上。

“晓翼,这是你的新朋友吗?”唐雪是位慈眉善目的老夫人,很具亲和力。虽然只见了一面不过给我的感觉倒是挺舒服的。

“对对,奶奶好我叫墨多多!我是他在城里的室友!”我连忙应道。“对对,他不肯自己待公寓里就和我一起来了,您别介意。”唐晓翼喝了口茶。我又狠狠地瞪他。

唐奶奶点点头,把头转向亚瑟,“他们都和我一起工作。”亚瑟笑。

然后唐奶奶就和亚瑟说了很多我听不怎么懂的东西,我看唐晓翼也不怎么知道要说什么,就向唐奶奶打了个招呼,拉着唐晓翼去了后院。

“唐晓翼,装逼穷三代,强行装逼毁一生啊。”我冷笑。

他又挑了挑眉,“就和你一样?”

我真的真的真的好想和他打起来。

“原来亚瑟和奶奶很早就认识了,我也是刚知道。”唐晓翼在后院里挑了块看起来比较光滑的大石头坐下,我更是疑惑,亚瑟和唐雪这俩光看年龄就已经很有代沟了吧。“亚瑟是来一天还是和我们一样住啊?”

话音刚落,天色就阴暗了起来,我甚至能感受到越来越低的气压。

很好,这天气很强势。

我和唐晓翼只好又回到屋子里,窗外已经下起雨来,雨越下越大,亚瑟就被唐雪留下来吃晚饭了。这会唐雪在厨房里,我没什么事可做,唐晓翼,亚瑟和我就被唐欣拉去玩简单又刺激的飞行棋去了。

 

“老板好兴致啊,竟然有时间来和奶奶叙旧?我记得你的日程表是排满了的吧?”唐晓翼抛了一把骰子,六。自己的棋子吃掉了亚瑟的棋子,唐晓翼挺得意。一旁的唐欣羡慕地看着唐晓翼越来越少的橙棋。

“晓翼这么说倒是有些赶客的意味了。”亚瑟冲唐晓翼一笑,他的骰数是五,而唐晓翼又很喜欢把自己的棋子先全放出来,再让它们都聚集在其中一格——这样可以几个棋子一起走。但无疑这是一场豪赌,因为此时亚瑟的蓝棋走了五步,恰好吃掉了唐晓翼叠在一起的三只橙棋。“叫亚瑟就行,工作之外不必如此拘谨,晓翼。”

对,中国好解说就是我,我就是墨多多。

我看着唐晓翼脸色有些不好,心里暗爽:装逼穷三代,强行装逼毁一生啊唐晓翼。

但唐晓翼脸色是真的有点不好——他开的嘴炮似乎还没有被驳回过,然而就在这个傍晚,这个妹妹和室友都看着的傍晚,他的三只棋子就这么被老板又逼得返回起点了。

哎你们不就玩个飞行棋吗要不要就这么对上了……等等唐晓翼你别激动以后你还得靠亚瑟混呢,哎哎老板你不用屈尊和员工计较的!我抛着骰子观察着身旁的两人,被唐欣一声欢呼提醒才看向自己的红棋。“是三诶!抬行李的哥哥你赢了!”走三步我的所有棋子就都到了终点。

我松了口气,关键时刻还是要看我墨大侠解围,等等唐欣姑娘你刚刚叫我什么?!如果以后唐欣姑娘被带坏了,这全赖唐晓翼。

 

吃了晚饭后雨还没停,这场雨似乎要下一晚上,亚瑟本来想吃了晚饭直接走的,结果被心善的唐奶奶留了下来。

我半陷在沙发上,把我的手机屏幕开了又关关了又开,现在的情况是,我和我老板一起来到了我室友的奶奶的家里吃了顿饭,然后接下来我还要和我老板还有我室友一起在我室友的奶奶家里留宿,我墨多多在认识我室友之前从未受过如此殊荣啊我一抹辛酸泪……等等这是一件好事吗!

我就这么陷在沙发上陷了两个多小时,对面的唐晓翼在和亚瑟说着什么,好像是一些很严肃的事情,我一开屏幕看过了十点,立马收拾收拾东西回我的房间睡觉,我不要看见那个有了老板忘了室友的唐晓翼了嘤嘤嘤。 

然后我倒在了床上,闭上眼。

半个小时后,我倒在床上,睁开眼。

一个半小时后,我倒在床上,被一阵敲门声给弄醒了。

我猛地起了身,打开手机,十一点半了有谁叫我,是不是唐晓翼早就看我不顺眼了打算在这个夜深人静的时候把我解决掉,我觉得这个假设很有可能发生,但我还是两手空空地去开了门:“唐晓翼你又干嘛——等等等等老板你怎么来了我我我先给你倒杯茶?”

门前站着唐晓翼和亚瑟,亚瑟的嘴角总保留一抹若有若无的笑,他说道:“多多,你要不要出来走走?” 

 

tbc.

评论(4)
热度(35)

© 陸西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