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西樓

唐亚是真的 我亲眼所见

[唐亚]春去冬来(上)

前言:题目瞎取,语文老师x英语老师,Era姑娘的梗,再次感谢~(鞠躬

ooc鬼才从未被超越

 

 

 

1

 

唐晓翼是被一阵敲门声给弄醒的。他把手搭在床头柜上摸索了好一会儿手机,屏幕被调到最暗的显示光还是刺了刺他的眼。一片模糊中他勉强看到时间提示显示为五点半整,况且那敲门声有规律地响个不停,似乎料到这屋的主人会不予理会,非得敲到门开了才肯罢休。

他撑起半个身子,使劲眨了眨眼睛,不情不愿地下床去把门给开了,殊不知开门时他还顶着一头乱蓬蓬的发,披着一件墨绿的军大衣,脚上还踩着一双掉了线的棉拖鞋。

来者是个新面孔。这大冬天的他只套了件单薄的毛衣,袖子还挽了起来,露出一截白净的手臂,能看见毛衣里面的衬衫露出的衣角。一头金发着实狠狠地晃了晃唐晓翼的眼,他清醒了一半。那金发小哥的鼻头冻得通红,丝毫没有为唐晓翼这一身打扮贡献一点点惊讶的目光,反而腰板挺得特直,双目对上唐晓翼半眯着的眼,正儿八经地问道:“唐老师,据说你看不起我?”

 

唐晓翼一个激灵,彻底醒了。他在脑海里努力回想着与眼前的小哥有没有那么一丝儿交集,勉强从中提取出来一个印象:亚瑟,教毕业班的英语科组组长,十二月月考的英语试题似乎就是他出的。

有了十二月月考这个关键词,许多记忆接着涌出,唐晓翼抱着手臂挨着门想了半会儿,突然想起前几天的语文早自习,他闲来无事随手拿起自己教的班的讲台上多余的月考英语试卷翻了翻,然后随口说了句“你们这次的英语题出得挺简单的啊”。许是被班里学生听着了,传到别人耳中,最后传到亚瑟耳边的版本直接被曲解为“语文课组组长唐晓翼说他看不起你出的题”。

唐晓翼挨了好一会儿墙想啊想,站姿懒散没个正经,那亚瑟却至始至终站得笔直,走廊上嗖一声吹来的冷风都没能让他有那么一丝动摇,唐晓翼寻思着今儿个不解释清楚他就别想出宿舍门了,他又不忍心让英语课组组长站在自家宿舍门口吹风,多屈尊啊。

想到这他赔笑道,“亚瑟老师,我这……六月飞雪啊!你看你这么大清早地过来,早饭也没吃,不如我们去食堂再慢慢谈。”

不想那金发碧眼的英语课组组长眉一挑,手臂一抱,竟是听懂了唐晓翼这话里的典故,“你哪里冤?”说罢进了唐晓翼宿舍,站在门后等唐晓翼洗漱穿衣十几分钟,当唐晓翼终于穿着整齐地站在他面前时,脸上还是那副特认真的神色。

 

唐晓翼的步伐慢了些,走在亚瑟后面。他心下寻思着人家亚瑟大冷天的五点半过来敲他宿舍门,又冷又饿,多不容易,于是主动帮亚瑟付了早饭钱。亚瑟挑了个位子坐下,把一碗馄饨放在桌上,冲唐晓翼道了声谢,抄起摆在一旁的辣酱就往碗里倒,看得唐晓翼目瞪口呆,夹起碟中的包子迟迟没有送到口中。

亚瑟低下头对付他那碗馄饨。唐晓翼坐在对面咬着包子打量着他,唐晓翼不得不承认亚瑟长得还挺好看的,金发蓝瞳,眉眼清秀,从双脸到手臂都是白花花的。因为课表不同,加上不在同一个办公室,唐晓翼很少见到亚瑟。如果不是这次有些误会,在唐晓翼今后的教职生涯中可能永远都不会和这位英语老师有过多的交谈——误会,对,唐晓翼这会才拼命组织着语言,尽量听起来令人易于理解并接受。他撑着脸咬着包子,随口问道:“你不冷吗?”

现在是六点。开始有学生在操场上晨跑,食堂里的人渐渐多了起来。从唐晓翼眼前走过的,不是穿着羽绒就是围着围巾,就亚瑟穿得最少,还挽袖子,这会听见唐晓翼问,亚瑟抬起头来:“我不冷啊。”

“你把袖子放下吧……我看着冷。”

亚瑟就把袖子放下了,他自从坐下来开始就没说过一句话,此时碗内的馄饨被吃得七七八八。他抽了张纸抹了抹嘴,又换上那副认真的神色,冲唐晓翼问道:“唐老师,你是不是看不起我?”

“不不不,亚瑟,我这……”唐晓翼看亚瑟和他差不多大,又同是科组组长,就干脆省略了敬称。前前后后解释了一大通,亚瑟交叉着十指听得特认真,最后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原来是这样,真是对不起我这大早上的来找你。”

唐晓翼见事情终于解决了,放下心来继续对付那剩下来的一个包子。亚瑟低头看了看表,起身道:“我先回办公室。”

唐晓翼点点头,目送着亚瑟离开,但亚瑟刚没走几步好像想到了什么,他的袖子又被挽起来了——“唐晓翼,你说我出的题简单?”

 

2

 

唐晓翼觉得这事儿还没完。

他的语文课是在第三节。成绩刚刚发到他的电脑上,快要期末考了,这次的题他特地出得难了些,果然每题的得分率普遍都不高,接下来的语文课还要详细地分析卷子。他在内心计算好如何利用一节课的时间后,走进了他所教的那个班。

唐晓翼让学生们把卷子翻到第一面,“第一题选A。”他刚想在黑板上标注其他选项错误的地方,语文课代表就在小声地喊:“唐老师,唐老师?”

“怎么了?”唐晓翼回过头,那个扎着马尾辫的女孩儿有些犹豫,“第一面全班都会了。”

“那你们得分率还这么低?”

“……我们英语课二十分钟就把该学的学完了,然后英语老师没事做看了看我们语文卷,把第一面给讲了。”语文课代表顿了顿,“我们英语老师还说,您出的题挺简单的。”

唐晓翼懂了。下课的时候他下楼回去办公室,亚瑟刚好抱着教案上楼,擦肩而过时亚瑟冲他得意地笑了笑。

 

这事儿还没到结梁子的地步,反倒让唐晓翼觉得亚瑟这人还挺有趣的。明明看上去是一个外国人,却会说标准的汉语,这么年轻就当上了英语课组组长,还较真得紧,大冬天的来敲他宿舍门,吃馄饨竟然放辣……后来唐晓翼从学生口中了解到,亚瑟有他独特的教学风格,他的课上气氛总是很活跃,是个很受欢迎的老师,更重要的是——亚瑟教的班段考平均分总是在年级名列前茅。

亚瑟是个挺厉害的人啊。唐晓翼这么想,但为什么自从他俩认识以来,唐晓翼就没见过亚瑟厉害的一面呢?比如今天早上的语文课,唐晓翼要在电脑上放幻灯片,当他想把自己的u盘插进电脑里时,发现插口已经插了一个u盘。

唐晓翼把那个不属于自己的u盘拔了出来,握在手里晃了晃,问台下的学生:“这个u盘是哪个老师忘记拿回去的?”

“上节课是英语课。”一个坐在前排的姑娘说。“可能是英语老师忘记拿了。”

唐晓翼刚把u盘放下,亚瑟就过来了。班上的孩子们都抬起头来——他们从来没见过语文老师和英语老师同时出现在班里。

亚瑟没踏进班里,毕竟不是他的课。他站在门口,冲唐晓翼小声地问:“唐晓翼,你有没有看见我u盘?”亚瑟直呼了自己全名,这着实让唐晓翼有些惊讶。

班里有几个姑娘小声地笑了起来。唐晓翼耸耸肩,从讲台上拿起u盘单手抛给了亚瑟。

亚瑟稳稳地接住,然后急匆匆地走了。

唐晓翼重新回到自己的课堂,却发现前排的几个孩子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他。

“唐老师,刚刚你给亚瑟老师那个u盘好像是你自己的。”

 

3

亚瑟把周考的卷子出完后已经快到八点,他按了保存键收拾收拾东西打算回一趟宿舍,抬起头来就看到了挨在门边上的墙上的唐晓翼,他似乎从来不会站直身子。

“唐晓翼,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我过来打印个东西。”唐晓翼环顾了一下偌大的办公室,今天是周五,住宿的学生们都已经离开学校,老师们也把工作处理完毕早早地走了,只剩下他和亚瑟。

亚瑟把嘴抿成一条线,“你吃了饭没?”

“你要和我去吃饭吗?我知道一间很不错的饭店。”

出校吗?亚瑟眉一挑,他记得唐晓翼好像周末也会在学校里待着(虽然亚瑟他自己也是),既然最终还是要留校的,能在食堂吃为什么要出校吃饭?

唐晓翼仿佛看出了自己的心思,“没关系的,现在这个点食堂里的菜特别凄凉,我可不想你饿死在食堂里。”

 

亚瑟最终还是和唐晓翼出了校门,唐晓翼说的那家饭店就在学校附近,走路可以过去。

学校旁边好像是一条年代久远的石砖路,政府在这条路上修了座供路人歇脚的亭子,还种了一排像列兵般排列的树,营造出一种古色古香的气氛。美中不足的是这条路上没有路灯,只有路头路尾的路灯散发出微弱的光。唐晓翼和亚瑟走在路上,黑暗中唐晓翼看不清亚瑟的脸,一时想不出有什么话题所以两人都保持沉默,但唐晓翼不甘寂静,“你的汉语是自己学的吗?”

亚瑟偏过头来,“我从小在中国长大。”

唐晓翼这才发现亚瑟的瞳孔蓝得纯粹,似清晨牙白色的天空中最初晕染开来的一抹蓝,又似那山青云翠中一股潺潺流水,那天清早唐晓翼第一次和亚瑟有正面交谈,心思全扑措辞上了,根本仔细端详这位英语老师这么好看的眼睛,友善与清冷都藏在那抹湛蓝里。

“哦……只听声音的话,根本猜不到这声音的主儿还是个金发碧眼的美人。”

“哈,这什么话,说得再好也不过唐老师你吧。”

“不会啊我觉得挺好的,你会说绕口令吗?”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搭起话来,只是逐渐偏离了两个不同学科的教师谈话内容本应该发展的方向。

“我没试过。”

“那你说说灰化肥发黑会挥发。”唐晓翼面不改色地说,有些上扬的嘴角分明暴露了他在憋笑。

“灰化肥花黑……”亚瑟没说还好,这一说劲儿就上来了,尝试几次都以失败告终,唐晓翼内心的小人早已笑得前仰后合,脸上勉强保持那副开教研大会时正经严肃的神色,亚瑟瞅了他一眼,也抿起嘴笑了:“唐晓翼,你笑什么笑,不许笑,给我憋着。”

这么一说唐晓翼就没憋住,笑了起来,他带着亚瑟进了饭店,来到一间包厢时嘴角还是弯着的。亚瑟早就没去管一旁唐晓翼的笑声什么时候能停止,那个家伙去的是包厢,亚瑟心下疑惑。

唐晓翼拉着亚瑟的手推开包厢的门,冲里面喊了一嗓子:“快看看我把谁带来了!”

亚瑟在一片欢呼声中被拉着进去了,他有些惊讶,因为不只是他和唐晓翼,其他科组的一些老师也在里面,比如坐在圆桌子的一端正翻着菜单的数学老师墨小侠,听到唐晓翼的声音抬起头来,毫不客气地侃道:“唐晓翼你可以啊,什么时候勾搭上的我们英语课组组长?”

“只有你这种刻板的理科生才会用‘勾搭’这么低级的词汇吧。”唐晓翼同样毫不客气地回嘴道,他走到一把空位子前坐下,亚瑟自然而然坐到了他旁边。

唐晓翼拿过菜单自己没看,反倒放到亚瑟面前,“想吃什么随便点,完全不用和问题多多客气。”

亚瑟当然没有照做,他向在座的老师们say hey,数学科组的墨小侠,同是英语科组的尧婷婷,物理科组的扶幽,还有历史老师殷灵和体育老师胡沙,虽然人多,但彼此都互相认识,倒也不觉得尴尬。

一旁的唐晓翼在专心看菜单,他似乎和所有人都很熟,而亚瑟总会和所有人保持不冷不热但又不失友好的关系,这么看来亚瑟和唐晓翼也算是熟人。

“亚瑟你看你要吃啥,你吃不吃虾饺,咦我看这个豆腐不错……”唐晓翼把菜单看得不亦乐乎,对墨小侠投来的杀人般的目光满不在乎。

“看你吧,你点什么我就吃什么好了。”亚瑟拿过茶壶往他和唐晓翼的杯子里倒茶。

“唐晓翼你看看人家亚瑟多好,多善解人意,要不是他在我早就一茶杯飞你脸上。”墨小侠痛心疾首,感叹交友不慎。

“敢问我点完后多多你还会有多余的钱赔那个茶杯吗?”

大伙嘻嘻哈哈地闹,脱去教师的身份,他们也不过是年龄相仿的年轻人,通过某种机缘巧合认识到一起,在工作之后享受片刻的轻松。没过多久菜就来了,这时聊天的内容稍微正经了些,不同学科的老师们凑在一起讨论这次区考各科会出什么样的题,场面怎么看怎么欢乐。

唐晓翼点菜还真没和墨小侠客气,没一会儿菜就摆满了桌子,有些是唐晓翼后加上去的,亚瑟用手肘碰了碰唐晓翼:“你吃得完吗?”

“不是还有你吗?我跟你说,饿死不如撑死。”

亚瑟听罢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看得唐晓翼心情大好,不停给亚瑟夹菜,就连蒸鱼里最完整的那块鱼背肉都一并夹给了他。

其余的人意味不明地相视一笑,这唐晓翼以前吃饭就没给人夹过菜,看来亚瑟日后和他相处,搞起来的事情还多着。

 

从饭店里出来时已快过十点,街道上的空气混杂着雨后清新的味道,地面上的积水倒映出路灯的光亮,是一场雨刚结束不久。唐晓翼和大伙们say bye,按照来时的路返回,选择周末留宿学校的老师不多,大部分原因是更好地处理工作,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学校既然有宿舍为什么还要住外面,亚瑟认为唐晓翼明显是后一种。这家伙双手插在口袋里走在亚瑟前面,回头见着亚瑟还要招呼一句:“好巧,你也留校啊。”

亚瑟在外面不是没有房子,住在学校也只是为了图个方便,况且下周就是期末区统考,他还要思考怎么在短短的两天里将一些应付试题的方法教给学生,留校自然节省下来不少时间。

“你这个人……真是,我刚刚一直跟着你走啊。”

唐晓翼笑了笑。他稍微放慢了步伐等亚瑟跟上来,两人并肩走在石砖路上,一路无声。

 

4

 

期末统考在星期四的下午结束了。晚上九点改卷系统将会开启,下星期一晚改卷系统关闭,星期三是教职工大会,讨论区考题以及第二学期的教学准备工作。之后再处理一些琐碎的工作,第一学期就完毕了,学生的寒假生活开始。

统考最后一科是英语。亚瑟把答题卡放回档案袋交到指定地方,从初三的教学楼里下来。他打算回一趟宿舍,然后再回到办公室里分析试题。他穿过风雨操场,穿过足球场,在路过篮球场时顿住了脚步,几秒后又若无其事地打算走开。

“亚瑟!”

亚瑟挺无奈,他本不想扰了唐晓翼打篮球的雅兴。

“唐老师,这么闲啊?”他挪揄道。

唐晓翼气儿还没喘上来,额间挂着细密的汗珠,几个在篮球场里的初三学生朝唐晓翼招呼声,就结伴走去接水喝。

“这晚上就要改卷了,我这是在上战场前振作士气。”唐晓翼的玩笑话刚说完,一支水就抛了过来,他抬手稳稳接住,定睛一看还是自己放在大树底下的,眼前的人儿冲他笑了笑,背过身去挥了挥手,继续往教师宿舍的方向走。

“那你别到时死在战场上了。”

 

四天的时间很快就过,这四天里各科老师都坐在自己办公桌上改卷,亚瑟很少见到唐晓翼,再一次见到他时是在星期三的教职工大会开始前,亚瑟算是来得比较早的教师,他在会议室里随便挑了个位子坐下,然后唐晓翼就来了,他踏进会议室,径直走到亚瑟旁边的位子前坐了,几缕栗色的头发扬起,他半眯着眼,眼睛下挂着两个黑眼圈,仿佛随时都会睡过去。

“唐晓翼你通宵了?”亚瑟问,明明昨天不是全世界都在家休息吗。

“我那个语文科组工作报告弄到凌晨两点,这个会开完我可以直接趴会议桌上睡一下午。”唐晓翼越说头垂得越低,额头快要碰到会议桌时亚瑟把他拍醒了,亚瑟很难想像级长看到唐晓翼在会议上睡着时的表情,会议还有十五分钟开始,唐晓翼或许可以在这短暂的十五分钟里补一补眠。

唐晓翼被拍得一个激灵,猛地抬起头来,看向亚瑟:“怎么了?级长是不是来了?”

亚瑟有些哭笑不得,“你趴着睡被级长看见了多不好,她来了我就叫你。”亚瑟觉得此时的情景有些熟悉,这不是提醒自习课偷偷睡觉的同桌班主任来了的一贯说辞吗,学生时代的他从来不干这种勾当,反倒当了老师才来做这种事情,真的是苍天饶过谁。

唐晓翼点了点头,挨着椅背睡了过去。他睡得极不安稳,折叠椅的椅背太低,他几乎要把脸朝向天花板才能保持静止,把头往前垂又很容易碰着桌沿。亚瑟实在看不过去,把唐晓翼的肩膀往自己的方向移了移,让他的头靠在自己的肩膀上。

唐晓翼这才睡得安稳了些。亚瑟的手搭在大腿上,说实话,这个场面其实挺诡异的——但亚瑟不敢动,他怕把唐晓翼给弄醒。

 

唐晓翼感觉有什么在拍他的肩,有些急切,但又不敢太用力,他本来不想睁开眼睛的,他正挨在一个挺舒适的东西上面,这时他的上方传来一个有些急促的声音:“唐晓翼,级长来了。”

唐晓翼又是一个激灵猛地抬头,级长还在他的身后关上会议室的门,刚刚那一下着实让他受到不少惊吓。他的印象里自己是挨着椅背睡的,可是为什么抬头的方向有些不对……

唐晓翼突然间想通了什么,他拿起工作报告的手都是抖的。

 

5

年级里所有工作都处理完毕是在一周后,那时唐晓翼正在自己宿舍收拾行李,然而几个小时过去了——唐晓翼一直想改掉这个坏习惯,但他总不自觉地把宿舍里的东西乱扔,于是他的宿舍就会变得很乱,收拾起来就会很麻烦。

当唐晓翼终于拖着行李箱来到宿舍楼的走道上,把宿舍的门锁上时已经是中午,和同一层宿舍的教师们say bye后他提着行李箱准备穿过走道下楼梯,走到中途却被人喊住了。

“唐晓翼!”

唐晓翼环顾了下四周,没有发现一个人影。

“你向下看。”

唐晓翼探出头来向下看,隔着两层楼他看见亚瑟站在楼底下,身旁立着个行李箱,正朝他挥手。

“怎么了?”唐晓翼朝下喊。

“没事儿我就叫叫你,你还不乐意了?”亚瑟朝上喊,他已经可以做到毫不在意这个诡异的情景了——他和唐晓翼认识以来,经历这种诡异的情景的时候多着呢。

“不错啊我听说这次年级英语平均分最高又是你带的班……”

“先不说这个,杂务处关门了吗?”亚瑟顿了顿,面不改色道,“我饭卡在我收拾东西时,被我,弄断了。”

亚瑟说罢闭上眼——他已经能想象出接下来这个奇怪的画面了,唐晓翼先是愣了愣,然后搭在栏杆上毫不留情地向下面送上一连串笑声。“亚瑟你可以的,既然你有办法把它掰断一定有办法把它拼起来哈哈哈……等等你别走啊杂务处好像还没关门……”

唐晓翼收起了笑声,提着箱子走下一楼,跟上亚瑟的步伐,“我说亚瑟,你不要总是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你要知道憋笑是很辛苦的。”

亚瑟没回嘴,他握着手机,唐晓翼瞅到屏幕上是国际航班的预定。

唐晓翼意识到他其实不是很了解亚瑟。他能见到亚瑟的地方只有学校,他甚至连亚瑟住在哪里,哪个大学出来的都不知道,这位和善的英语老师总喜欢和所有人保持一定的距离,隐匿除工作外有关自己的一切。留给愿意了解他的人自己挖掘。

 

“二月底见!”校门口前,亚瑟冲唐晓翼笑了笑。

“新春快乐?……提前说的,你不开国际漫游我都找不到你。”

亚瑟听出了唐晓翼话里的深意,他回给唐晓翼一个带有歉意的笑,朝着与唐晓翼相反的方向走去,走到校门口旁的宣传栏时他停下了脚步,回头望着唐晓翼的背影汇在冬日暖阳的照耀里。

春天快要来了。

 

tbc.

 

评论(5)
热度(34)

© 陸西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