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西樓

唐亚是真的 我亲眼所见

[唐亚]together

前言:出成绩前的最后一发,据说读者老爷们喜欢毒舌的小唐,但(发抖

 

 

 

 

当亚瑟一睁眼见着一个栗发小孩子睡在他旁边,一只胳膊还搭在他脖子上时,他骨头都快要吓散了。
不,这不是真的。亚瑟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闭上眼睛再一次睁开。
倒霉,这真的是真的。与此同时,亚瑟发现自己手上被塞了一张纸条,他颤抖着把纸条展开,上面写着:


返老还童魔法,恭喜您的男友成为被施展者!魔法效力一个月,被施展者保留原有记忆,保留十岁时期的体型和心智(被施展者不会意识到这一点)。感谢阅读!祝您度过一个美好的七月。


看罢,亚瑟感觉睡在身旁的男孩动了动,男孩揉了揉眼睛,随即睡眼惺忪地起了身。亚瑟已经准备好听见那句预料之内的话了,而他将要和一个小孩过一个月,他绝望得闭上眼,听着身边人一声稚气的惊呼——
“亚瑟——!我怎么变小了!”

-

1

一起去逛街
唐晓翼几乎想住在衣柜里,他找不出一件适合自己穿的衣服。自己在正常时期的衣服套在身上,就好像连衣裙一般宽大。天啊——他没办法见人了。他把求助的目光投给亚瑟。

 

亚瑟一拍脑袋,事到如今那个该死的魔法施展者早已逃之夭夭,剩下的事情还要自己解决,而且必须给这个男孩买一点衣服,可是他怎么出家门都还是个问题。

但最终唐晓翼还是和亚瑟出了门——亚瑟把唐晓翼的衣服剪成了适合他穿的大小,剪了一件衬衫和一条裤子(唐晓翼尝试过大哭大闹地求亚瑟住手),但亚瑟总不可能把唐晓翼所有衣服都这样处理吧——他苦恼地站在商店街的童装区入口,他从来没来过这种地方。而且他还要死死地牵着唐晓翼的手,这个没到一米五的男孩儿却还想着他被施展魔法之前和亚瑟经常去的那一间甜品店。“亚瑟!你看看出了新品啊我们先去尝尝!”

“不要这么任性啊晓翼你这样我会很困扰的!”

亚瑟始终死死地牵着唐晓翼的手,防止他乱跑。任凭唐晓翼怎么扯他的衣角,亚瑟都面不改色,无动于衷,视而不见,差点没把唐晓翼强行抱去童装区。“快点先买到你的衣服,又回到童年这种随便挑衣服父母付钱的日子了你难道不开心吗唐晓翼!”

“你拿的是我的卡好吗亚瑟!”

亚瑟呵呵一笑,不再回答。他带着唐晓翼去童装区逛了一圈出来,手上就多了几个装衣服的袋子。 这样一来走在商店街中央的他们更引人注目了,一个金发帅哥一手拎着几个印着知名童装logo的纸袋,一手牵着一个清秀白净的小男孩,许多逛街的姑娘们都窃笑起来。

“啊快看那个金发小哥长得好好看好想嫁!”

“别做梦了你看人家都有孩子了……”

姑娘们头上的粉红泡泡立即一个个碎了。

啊啊啊你们笑什么啊不许笑!不许盯着亚瑟看啊!如果亚瑟在此时松开了手,唐晓翼一定张牙舞爪冲上去和她们理论,但亚瑟还是牵着他的手,于是唐晓翼只好怀着一腔抑郁不平之气跟上亚瑟的步伐,跟上亚瑟的步伐……亚瑟去的是甜品店?

唐晓翼开心疯了,因为此时亚瑟正半蹲着身子看着他,有些犹豫又很认真地问:“吃甜筒吗?”

然后亚瑟给唐晓翼买了个曲奇奶油味儿的,唐晓翼试了一口觉得还挺好吃的,于是把甜筒递到亚瑟面前,眨眨眼睛问:“吃甜筒吗?”他知道自己的样子一定十分可爱,因为亚瑟凑上去咬了一小口。

“亚瑟你可以放开我的手然后拿着吃嘛。”

“我怕你走丢啊真是的。”

“原来亚瑟这么关心我啊!”

“对啊我就是这么关心你啊——等等你不要就这么亲过来啊!”

即使变小了,今天的唐晓翼依然心情愉快。

 

2 一起去游乐场

过了几天唐晓翼逐渐适应了这个设定,他向公司请了一个月的假,虽然接通电话的那位女士一直追问唐晓翼的声音怎么变奇怪了,但都被亚瑟机智地敷衍过去了。于是唐晓翼有了一个月的假期,他是不会放过这一个美好的七月的。

就在一个双休日唐晓翼把亚瑟拉去了欢乐世界,这地方以前两人也来玩过,不过亚瑟和小孩子设定的唐晓翼再来一次,或许会有新的体验。

比如唐晓翼在旋转木马上撑着脸百无聊赖地转了好几圈后,提议去玩过山车,却在坐到过山车的座位上,过山车快要往下冲的那一个缓冲期之间怂了。

“亚瑟你看这个高度!好可怕!”

亚瑟看了一眼坐在自己旁边有些胆怯的男孩,激励道(他那云淡风轻的语气是不会起任何激励作用的):“你以前来玩的时候也不怕啊!好了就要往下冲了,你紧张的话就把身子往前屈喔。”

但之后亚瑟就后悔这个建议了,唐晓翼屈着身子过完了全程后说这种方法感受不到过山车真正的乐趣,然后拉着亚瑟又去坐了一遍。亚瑟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连续坐了两次过山车,以至于他脸色苍白地坐在长椅上,心想唐晓翼等你恢复正常之后我让你坐五次。

唐晓翼当然没意识到亚瑟内心所想,他看着亚瑟不大好的脸色有些慌了,又是摇肩又是拍背,环顾四周寻找有什么比较温柔的游乐设施,最终目光定格在摩天轮上。

亚瑟看着座舱的门缓缓关上,他一直认为摩天轮和旋转木马差不多,不都是坐着转吗。

“亚瑟就是因为你这样才只能找到一个又包容又体贴的男友……等等等等别打我别打脸你这样晃要是掉下去了怎么办!”

亚瑟颇为无奈地坐回自己的位置上,望向窗外。

欢乐世界的设计师别出心裁,摩天轮的座舱都被上了不同的颜色。巨大的机械转动,透过玻璃窗可以感觉到视角不断扩大,而地面的物体不断缩小。望上看就可看见颜色变化莫测的天空。牙白与碧蓝交织,在散乱无章的云层里碰撞融合。云层似乎离座舱越来越近,是座舱快要到达摩天轮的最高处。

唐晓翼暗暗后悔,他以前怎么没带亚瑟来玩过这个,这么浪漫的地方放在现在这个特殊时期来玩真的是太浪费了。座舱内的亚瑟没怎么说话,他很专注地看着窗外的景色,暖金色的阳光勾勒出他的轮廓温柔,而唐晓翼觉得自己一定要在摩天轮升到最高的时候做点什么啊!虽然他也不是很懂其中的寓意但总觉得这是历史性的一刻,他第一次和亚瑟坐在这么高的地方!

“亚瑟我们来接吻吧!”

“啊我怎么可能和你这样的小孩子……”亚瑟实在没办法说出唐晓翼的那个要求。

“可是这是历史性的一刻啊你不觉得不做点什么很可惜吗!”

亚瑟想了想,他能想象到十岁时期的唐晓翼被拒绝后可怜的样子,“好吧好吧那就——”然后捧起唐晓翼的脸,亲了亲他的嘴角。

他们的座舱缓缓降了下去。

“唐晓翼你不要一副开心疯了的样子啊!”

“我不管我就是开心……等等等等不要打脸你这样晃……!”

太过分了。亚瑟交叉着手臂再次坐回自己的位置上。

接下来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呢,亚瑟颇为苦恼地想。

 

3 一起去鬼屋

“准备好了吗晓翼!”亚瑟牵着唐晓翼的手,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说出振奋人心的激励语。

“准备好了!”栗发男孩同样士气高涨地说道。

“那我们进去了?”

“啊啊啊不要再说了快冲啊亚瑟!”

 

唐晓翼又要乱跑了。亚瑟及时拉住他的手,他可不想在鬼屋里和唐晓翼走丢——他们现在在一个被称为这座城市最恐怖的鬼屋里。出去的方法是找到通向出口的线索。
也就是说,他们要在经受惊吓的同时,还要找到出口。里面乌漆墨黑的,总不可能在什么也看不到的情况下找线索吧。
“亚瑟!”不知什么时候那男孩松开了牵着自己的手,反倒拉着亚瑟的衣角把他拉到一个角落。那里挂着一个破旧的木牌:

 

开启照明的灯——寻找到时间与空间的尽头,摁下字母键输入你的回答。 

 

看来答案正确就有光了。可看上去唐晓翼似乎并不是猜谜语方面的行家,他站着想了一会儿,又蹲下想了一会儿,连周围的雷电特效音都撼动不了他。

“时间与空间的尽头?”亚瑟伸手扯下了将要朝他荡过来的泡沫骷髅头,又挡住了从一片黑幕里伸出来的血淋淋的手,突然想到了什么,摁下字母E的按键。啪嗒一声,第二层的灯开了。

阴暗的灯光下,亚瑟发现他们正处在一个偌大的房间里,到处挂满了骷髅头和断肢黑幕,墙上,地上用红墨水毫无章法地泼了,充当被溅飞的血液。房间的一个角落里放置着一个浴缸,浴缸里放了一具医科教学专用的假人。

唐晓翼比亚瑟想象的要镇定——都是静物,不去看它就好。然而这四周连个门的影子也没有,门一定藏在墙的后面,那么一定有一个摧毁墙的开关。

唐晓翼怀着满腔热血找开关去了,几乎把整个房间给掀了,才找到一个可能藏匿开关的地方——一个木制书柜,比唐晓翼高出很多。唐晓翼决定先在低一点的书架上找,他随意抽出了一本书。

下一秒书架上的所有书都散落在地上,刹那间书柜最底层有一只手伸了出来,然后是一条胳膊……

“亚瑟——!”

亚瑟这会在查看那个浴缸,听见唐晓翼的呼叫立马抓住浴缸里那个假人跑过来,把假人横着往书柜最底层使劲怼,栗发男孩好像吓傻了,这样一来亚瑟对最底层的那只手更加恼火,直接把假人塞到了书柜最底层,然后听见咔擦一声,伸出来的那只手断了。

唐晓翼不是被吓傻的,是看傻的。亚瑟真的好生厉害,把鬼屋里的鬼手给弄断了……那如果亚瑟知道他每天早上都会偷吃糖霜的事情会不会也……栗发男孩想到这里,不禁打了个寒战。

只见被亚瑟弄断的那只手五指颤巍巍地摊开,它的手心里有一行字。

 

开启光明通道的咒语——什么东西没头没尾没中间?大声说出你的回答。

 

“简单,甜甜圈!”
周围一片死寂。

唐晓翼和亚瑟对视半秒,试探着又喊:“……甜甜圈?”

这个时候机械间摩擦的声音响起,可四壁没有任何动静。

如果门不在四周,那就会在上下。天花板是没什么可能的了,那只有一个地方——浴缸底下藏着往下走的梯子。

但在下梯子的过程中遇到了些麻烦,亚瑟的腿似乎被什么给缠住了,但亚瑟用自家钥匙戳断了它。唐晓翼保持那个目瞪口呆的表情已经很久了,他几乎想拍手称好:超级厉害啊我的亚瑟!当然这副表情放在一个小孩子脸上实在很违和。

刚刚那个房间都是静物,而第一层会动的东西就太多了,大都是鬼屋的工作人员,他们大概是看唐晓翼一个十岁小男孩,把人吓哭了可不好,于是吓唬的目标就放在了男孩身旁的那个金发帅哥身上。

然而他们诚然是选错了人,这个金发帅哥太强势了,强势到可以徒手拆设备,抄起骷髅当防卫。最终鬼屋的工作人员们一把辛酸泪目送那金发帅哥出去:客人您慢走,客人您不要再来了。

唐晓翼也一把辛酸泪,“亚瑟,还我那个和善又温柔的亚瑟。” 

“我怕他们吓着你了。”亚瑟耸耸肩。

“那如果我恢复正常了再和你来鬼屋呢?”

“那我就站在你身后看你打啊。”

 

亚瑟也是个很厉害的人啊。但他只会在唐晓翼处于弱势时挺身而出,为唐晓翼抵挡千军万马。

 

4一起在家

终于有一个双休日小孩版的唐晓翼不是那么闹腾了。亚瑟陷在沙发上,这是唐晓翼变小后亚瑟第一个不用带他出去的双休日。

但唐晓翼是决不会让亚瑟安宁地度过一天的。他把陷入沙发看书的亚瑟拉起,摆了一副跳棋在他眼前。

唐晓翼十连败。

唐晓翼把面对棋盘快要睡着的亚瑟拉起,摆了一副UNO牌在他眼前。

唐晓翼十连败。

唐晓翼脸色阴沉,他望着快要睡在卡牌堆里的亚瑟拉起,“终于,要我出那一款游戏了吗!”

亚瑟有点懵,他和唐晓翼玩了一早上的益智游戏。当唐晓翼把一副飞行棋摆出来时,亚瑟差点没一头栽墙上——老天,快点让这个月过去吧。

亚瑟真的很想让唐晓翼赢一局,他已经在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放水了,但唐晓翼今天的运气的确有点背,他扔骰子就没出过一个六。

唐晓翼很伤心,非常伤心,伤心得原本扬起的头发都有些垂下来。为此亚瑟想尽一切办法让这个栗发小男孩振作起来,包括给他买奶油曲奇。但唐晓翼这种伤心仍然维持到了晚上。他在亚瑟洗完碗后又陷到沙发上看书时朝他张开了双臂:“船王大人我要抱抱要亲亲要举高高!”

亚瑟心善,他没法拒绝一个小男孩的要求,于是他说:“好好好,给你抱抱给你亲亲给你举高高。”

对于今天输的那四十几局,唐晓翼简直不能再感谢。


5 一起去上课
亚瑟觉得让唐晓翼在家无所事事一个月不行,虽然凭唐晓翼这个样子除了在家也没什么事可以干,但亚瑟总能找到点儿事让他做。比如这天亚瑟笑眯眯地来到唐晓翼跟前,扬了扬手上的少年宫课程宣传单。

“亚瑟我什么都可以干求你不要让我去上课外班!”唐晓翼抱着亚瑟的一条胳膊,见亚瑟和善的笑容不改,差点想以死相逼。

“没关系吧晓翼的话,试听一节课也没什么坏处啊。”亚瑟翻着宣传单,“你要去绘画还是书法?去了我就给你买威化巧克力。”

唐晓翼在两个课程的有趣度及威化巧克力对他的诱惑程度间斟酌半晌,最终破罐破摔地选了绘画,为了他的威化巧克力!

在一个双休日唐晓翼终于见识到这个他认为比较有趣的绘画课程,他撑着脸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前面都是和他年龄相仿的小姑娘——唐晓翼左看右看,一个男孩子的影儿都没找着,而在一旁陪听(唐晓翼得知家长可以陪同后强行把亚瑟拉了进来)的亚瑟同样撑着脸,他的眼睛半眯着,撑着脸的手臂有些不稳,漂亮柔软的金发搭在他白皙的脸颊上,几分钟后亚瑟趴在课桌上睡着了,睡着了……他的一边脸挨着桌面,朝着唐晓翼这个方向。灯光透过他微微颤动的长睫毛,在眼睑下投下一片阴影。

唐晓翼侧过脸去,要是在他的正常时期,他早就让亚瑟靠着他的肩膀了,但是现在,唐晓翼只能小声地提醒前排给他递井字棋画纸的姑娘小声一点——虽然是在课堂上,但唐晓翼很快和前排的姑娘们打成了一片,凭着十一局井字棋。 

“哇哦小唐你旁边的大哥哥长得好好看啊,是你的哥哥吗?”一个坐在唐晓翼斜前方的短发姑娘小小声地问道。

“是我喜欢的人啦!”栗发男孩超级骄傲地扬起眉。

“那他喜欢你吗!”

“肯定喜欢啊!”

孩子们说到激动人心的地方声调总会高了些,把处在浅眠状态的亚瑟给弄醒了,亚瑟揉了揉太阳穴,撑起自己的上半身,问一旁的唐晓翼:“还没结束吗?”

“还有一个多小时啊亚瑟,要来一局简单又刺激的井字棋吗!”唐晓翼扬了扬手上的画纸,上面画满了井字。他就这样成功地把亚瑟拉进了井字棋的游戏里,毕竟这个课真的是无聊至极。下课时绘画教师回收课堂作品,唐晓翼得意洋洋地把自己的作品交了上去。

教师展开画纸一看,上面布满了井字,右下角有一行小字:“作品名——我与我喜欢的人的课堂生活”。

 

-

 

亚瑟是被摇醒的,他睁开眼睛就看到了唐晓翼,在他面前的栗发青年眉眼间都染上笑意。

亚瑟一个起身把唐晓翼推到一边,既然魔法失效了那就过回正常的日子吧。

亚瑟随手拿起一件短袖衣穿上,听见还躺在床上的那人的喊声,他应声回头。唐晓翼朝他张开双臂,“船王大人我要亲亲要抱抱要举高高!”

“好好好。”亚瑟走到唐晓翼跟前才反应回来:等等!自己完全按照之前的设定来进行反应了啊!

但他已经被环住了腰,被拉进对方的怀里,和对方交换了一个热烈而绵长的吻,然后一起倒回床上。柔软的棉被被拨开到一边,唐晓翼凑到亚瑟耳边说了些什么,然后再度吻上那金发美人的唇。

遇见你真的是太好了,亚瑟听见唐晓翼这么说。

 

评论(9)
热度(48)

© 陸西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