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西樓

今天唐晓翼和亚瑟必须结婚

[唐亚]报告老板!(4)

4

 

 

大家好,我叫墨多多,男,21岁,万万没想到我竟然也是跟着室友飞的人了。
事情是这样的,上次和老板吃了顿饭回来室友说了些特别莫名其妙的话并不能听懂是什么意思,我也没理,这么折腾折腾就到了国庆黄金周。
七天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唐晓翼在对面咬着包子一脸嫌弃:“你看看你,跟要放暑假似得。莫非你怀念小学的日子了?”
你才怀念小学你全家都怀念小学!
我白了他一眼,突然意识到了一个特别严重的问题。
国庆我也没地方去啊。爹娘把我放生这几天自己跑国外玩儿去了,留下我一个人咬着小手绢嘤嘤嘤在家和室友吃泡面。
“对了,国庆我要回我奶奶家,你一个人自个儿耍吧啊。”唐晓翼把装包子的油纸袋揉成一团扔垃圾桶里。
我的心灵受到的伤害,约是9999999点。
我墨多多这二十一年一直都正直友好礼貌待人!为什么连室友都抛弃我!我不服我不服我不服!
哼唐晓翼你不要和我说话我不理你这样抛弃伙伴的人我不听我不……啥,你问我要不要一起去?
好!
跟着室友i can fly!

于是这事儿就定下来了,据说唐晓翼的奶奶住在一个遥远而美丽的地方……不管了,去哪都行。
眼看离国庆还有三天,我手速爆发一天文件上百终于在放假前天下午气焰嚣张大摇大摆走出公司大门。
那天的阳光是多么明媚,风儿吹得多么柔和。
回到家还没得意多久唐晓翼就回来了,他砰地关上家门,坐在我旁边,深情款款地拉着我的手,问:“你……”
“爱过!水表交了!写完了!不约!行了行了我喜欢的是尧翻译!”
唐晓翼嘴角抽了抽,一定是被我的机智震撼了!嗯!
没想到这人抬起手给了我个爆栗:“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我要说的是亚瑟和我奶奶认识。”
我靠!你干嘛呢!能开口就不要动手啊你!你也不去你自个儿房间看看乱七八糟这四个字怎么写!等等!你刚刚说啥?
我努力回想了下,又思考了一下这句话对我的利害性。
“…哦,所以呢?”
我又从唐晓翼脸上看到那医生看病人的表情了。他深呼吸了一下,努力装作一副友善耐心的模样,笑道:“墨多多小朋友国庆是不是要和我回去呀!”
我点点头。
“那亚瑟是不是和我奶奶认识呀!”
我点点头。
“那亚瑟知道我又知道我奶奶他会不会和我们呀一块去拜访呀!”
我点点头,又摇摇头。
……对喔。
原来老板也放假,我一直以为老板没有假放的!这不就意味着这五天我不能和唐晓翼掐架吗!就算掐也要找个小树林啥的!亚瑟再温柔也毕竟是我老板好吗哪有在老板眼皮子底下斗嘴掐架的啊而且亚瑟会护短吗到时就没人帮我了喂!
悲伤,超级悲伤。
不过尽管是这样,碍于我对五天守空房的拒绝,我还是和唐晓翼去了。
在车上东拉西扯扯到了下车,我这才发现唐晓翼连个包都没带出来。
这么随意真的好吗!真的什么都不用带吗!
我目瞪口呆地跟着唐晓翼走,穿过一条巷子拐了几个弯,不远处是一栋老屋。
老屋前有一道雕刻着花纹的门,推开门进去,屋子旁种着棵古树,高大树木的掩映下,老屋沉睡在寂静当中。重重花木下是一条弯弯的小路,来到屋前,更觉幽静。 

我被这里的幽静给吓到了,一旁的唐晓翼满不在乎地按下了门铃。

等等!我还没做好准备你按什么按啊!我又没有礼物!我要怎么面对你奶奶?!在屋门打开的那一刻我慌了,拼命给唐晓翼递眼神,可他似乎并没有注意到我。

门被吱呀一声打开了,为什么我放眼望去门内并没有人?

“唐哥哥——!”只见一个小姑娘艰难地推开门,然后往唐晓翼怀里扑了过去,唐晓翼稳稳地接住了她,把她放在地上,顺带揉了一把小姑娘的头:“阿欣,奶奶不在家?”

“待会就回来啦。”唐欣晃了晃她的辫子,又很开心地去拿唐晓翼带给她的威化巧克力。

我这才看清小姑娘的长相,大约十一二岁的样子,她的头发分成两股编成麻花辫,穿着略带中国风的白纱连衣裙,双眼里溢满欣喜,可爱得一塌糊涂。原来我室友还有个这么可爱的妹妹。

唐晓翼你上辈子造的什么孽,为什么这等好事没有发生在我身上,正当我抑郁不平的时候,小姑娘眨巴眨巴着大眼睛望向我:“哥哥,这位?”

唐晓翼头也没转:“这位哥哥是来帮你哥抬行李的。”

唐欣恍然大悟地点点头,冲我咧开一个友善的微笑:“哥哥好!”

我:“啊你好??!”

唐晓翼你今晚吃完晚饭别走,我要和你决一死战。

如果目光可以杀死人,唐晓翼现在已经被我千刀万剐。我祝你今后易拉罐没有拉环,方便面没有调料包,你这个……!

我硬生生地把内心一腔怒火压下去,跟着唐欣姑娘进了屋子里。

 

唐晓翼奶奶家这布置一看唐晓翼就是来自书香世家,绕过帘子来到客厅,桌椅都是红木的,书本叠放的整整齐齐放在客厅的桌上,电视旁的柜子里陈列着小巧的艺术品。

唐晓翼拿来两个专门喝功夫茶的杯子,给满上茶,又顺便给一只印有粉红猫的杯子倒上柠檬水,唐欣走过来拿起她自己的杯子就跑回房间里了。

客厅里陷入了一片寂静。我回顾四周,电视机用厚厚的帘子挡住了屏幕,我不好意思去掀,又不好意思问唐晓翼这里有没有WiFi。

“唐晓翼,你现在什么心情!”哎呀这气氛太沉重了让我墨大侠出来说些什么。

唐晓翼扫了我一眼:“你是不是无聊了?”

我拼命点头,室友你懂我。我怀念我们那间温馨的公寓了。

唐晓翼呵呵一笑:“坚持住壮士,五天啊还有五天。”他随手拿起一本书来翻,像我这种没有文化的只好看着他翻,再顺便问些什么:“你不是说亚瑟和我们一起来吗?”

“可能吧,来又怎样,不来又怎样?”我瞥见了唐晓翼书中的内容,他看的是诗三百。

“来不就很尴尬吗!到时候我怎么办!亚瑟一来你就理他不理我!”我很委屈的好不好。

“好好好理理理!”唐晓翼听罢倒是急了。我有点懵,我不就说说,你急啥?

这时候在房间里的唐欣拨开珠帘子走向大院,唐晓翼一看,道:“奶奶回来了。”我寻思着这唐欣姑娘也不容易,想必是平时给人开门开习惯了,明明我和唐晓翼都没听到敲门声。

“奶奶好!”果不其然,唐晓翼的奶奶回来了。我站起来准备出去向唐晓翼问个好。

“啊啊亚瑟哥哥好久不见!”

唐晓翼听罢挑挑眉。他站起来大大咧咧地走出去。

我吞了口茶,可以,这真的很准时。

tbc-

评论(8)
热度(35)

© 陸西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