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西樓

今天唐晓翼和亚瑟必须结婚

[唐亚]同居三十题(12-20)

前言:十一丢了

如果我出本会有人理我吗,没有的话我过几天再来问问。

 

 

12、 讨论关于宠物的话题

      每天午后在唐晓翼和亚瑟家的窗台上,总会趴着一只猫。

     灰白色的猫咪从屋顶窜下来,慵懒地趴在窗台上。它的眼是罕见的幽绿色,宛若宝石般发出深邃的光。

     亚瑟一开始不予理会,只当它是哪只调皮的家猫。在后来的一个雨天,亚瑟去阳台收衣服时,看见灰白色的猫咪趴在自家窗台上,毛绒绒的身子被雨水打湿,缩成一团瑟瑟发抖。

     于是亚瑟把猫抱进家里,用吹风机把它重新弄得毛绒绒地,给了猫咪一些面包碎吃,等雨停了重新把它放回窗台上。

      自那以来每天下午猫咪都会准时出现在亚瑟家的窗台门口,等着这个善良温柔的人儿给它东西吃,把它抱进怀里顺毛。

      这天亚瑟依然在窗台上逗猫,唐晓翼撑着脸在一旁看着。没想到猫咪突然纵身一跃,跃到亚瑟怀里,毛绒绒的身子趴在他的肩头,喵了一声还顺带蹭了蹭亚瑟的脸。

      然后猫咪转过头,动了动猫耳朵,幽绿的眸子望着一旁脸色不太好的唐晓翼。

     “晓翼要不我们把猫……”

      “有猫没有我。”

      唐晓翼吃醋了,百年一见。

 

13、 一方卧病在床

      唐晓翼意外地发现今儿个亚瑟比他醒得还晚。

      枕边的人睡得挺不安稳,他的眉毛皱起来,在唐晓翼侧身之际,微微睁开眼睛,随即无力地闭上。

      唐晓翼看亚瑟这副模样不太对劲,用手背碰了碰他的额头。

      好烫。

      唐晓翼蹙眉,轻轻摇晃亚瑟的肩膀:“亚瑟,醒一下。”

      亚瑟没有起床气,被唐晓翼这么一晃,他睁开眼睛,“唔。”声音还是沙哑的。

      唐晓翼从床头柜摸出体温计,给亚瑟量了量,三十八度五,亚瑟发烧了啊。

      亚瑟勉强起身坐在床上,他微微一转头就感觉头痛欲裂,全身乏力,把手抬起,把水杯端过来这一简单的动作现在都显得很困难。

      唐晓翼见亚瑟想喝水,先是碰了碰玻璃杯壁,透明的液体早已冰凉。他去换了杯热水给亚瑟拿着。“亚瑟你发烧了,待会我带你去医院。”

      亚瑟一口饮尽杯中的水,脸上病态的潮红还未散,他换了身衣服和唐晓翼去了医院。

 

      从医院回来后亚瑟倒在床上再次沉沉睡去,再次醒来的时候见唐晓翼手里端着碗中药。

      亚瑟瞥了一眼盛了满满一碗的药,他其实挺怕苦。

      唐晓翼见亚瑟似乎不想喝,他又心疼又着急,只好用毛巾擦了擦亚瑟额上的汗,“乖。”

      随后唐晓翼舀了一勺药递到亚瑟嘴边,亚瑟抿了一小口。他意识到让唐晓翼这样一勺一勺地喂着喝药是一件可以让苦味增加的事情,他接过碗,咬咬牙,闭眼灌了下去。有些烫的液体划过口腔,一阵甘苦久久都散不去。

      亚瑟下意识地想喝水,刚想别过脸时又被扳回来,双唇相触,对方把水渡到自己口中,等反应过来时自己已经被松开,那人抄起碗勺转身就往卧室门口走。

      亚瑟愣了好几秒,“过分。”他听见自己这么说,嘴角不自觉地上扬。

 

14、 午睡

     亚瑟有个习惯,在午饭过后捧本书坐在檀木椅上看,有时候看着看着会睡着。他闭着眼睛,睫毛长长的,午后的阳光勾勒出他的轮廓柔和。这时唐晓翼会给他披上一条毯子,偷偷在他脸上亲一口心里想我爱人怎么这么可爱。

 

15、 帮对方吹头发

   唐晓翼在浴室里草草洗过头发便出来了,刚从外地回家的疲劳和浴室里热气的氤氲交织让他有些昏昏欲睡,几步走上床前就把自己埋在枕头里,还没来得及闭上眼睛就被亚瑟拉了起来:“起来把头发吹了。”他想了想,又补了句,“不然会头痛。”

   唐晓翼只好不情不愿地起来。这几天真的是把他累坏了——启程时七点半的飞机,几天后下飞机时是晚上十点,在路边等了几十分钟不见一辆出租车。唯一一件值得让他庆幸的事就是亚瑟还没有睡觉,这着实让身心俱疲的他有了几丝安慰。

   “你坐着别动。”亚瑟把唐晓翼摁在床的靠背上,拿来干毛巾把唐晓翼发丝上挂着的水珠认认真真给擦去了,亚瑟的动作很轻,轻到唐晓翼几乎又要睡过去,是吹风筒工作的响声又把他吵醒。

     唐晓翼的头发不算短,加上发质柔软,被风一吹就会有几缕头发听话地飘起来,还能闻到洗发水残留的清香。亚瑟把指尖插到唐晓翼发间,有一下没一下地捋,让温热的风能干燥到每一处——直到亚瑟认为唐晓翼的头发已经完全干了,他才把吹风筒关掉。

   当亚瑟再一次回到床前唐晓翼已经以一个奇怪的方式倒在床上睡着了,睡得极其安稳,额前发丝的阴影投在他的脸上,像小孩子一样,没有一丝防备。

   亚瑟拨开唐晓翼额前的碎发,在他眉间落下一个吻。并没有注意到唐晓翼偷偷上扬起来的嘴角。

16、 出浴后的怦然心跳

   唐晓翼有时会想,亚瑟这个人,着实会撩人啊。

   但事实上亚瑟不是明撩,而是暗撩。就是那种连本人都没有察觉的撩。这天唐晓翼在房间里打游戏,五人副本,和队友在与boss激烈拼杀。这个时候亚瑟刚从浴室里出来,用毛巾一边擦着头发一边从唐晓翼眼前走了过去,金发随意地披散在肩上,睡衣松松垮垮地挂在他的双肩,露出微微泛红的肩头。室内暖黄的灯光在他分明的锁骨上打下片片阴影。亚瑟往唐晓翼这个方向扫了一眼,唐晓翼并没有留意,一个操作把小怪打退下去。

    下一秒唐晓翼手腕一震,分分钟给现身的终极boss一个暴击,大家事先商量好的战术就这么破碎了。如何是好,强行打啊,最后关头不能放弃。于是五个人一哄而上,凭着一腔热血硬是把boss弄得只剩一丝血,最后还是唐晓翼一个暴击,通关了。

小唐今儿个情绪有点激动啊。队友面面相觑。

垃圾游戏,垃圾副本,老子赶着找男朋友玩儿呢,盒盒。唐boss一声冷笑。

17、 庆祝某个纪念日

     唐晓翼在情人节当天才知道这天是情人节。

     关于“情人节要不要小小地庆祝一下”这个问题唐晓翼表示很不解,亚瑟又不是小姑娘,俩男人有什么好庆祝的,过了这一天地球又不会自东向西转,日子照样过,恋爱照样谈。 

     不过在当天晚上亚瑟关灯后刚要躺下,被唐晓翼喊住了。

     唐晓翼小心翼翼地在亚瑟唇上落下一个吻,轻轻拥住他说,情人节快乐。

      在黑暗中看不清对方的表情,没有过多的情话,却足以令人安心。

      亚瑟笑着垂下眼,在唐晓翼耳边说着什么。那一句话在唐晓翼后来都记得清清楚楚。

      “我一直都这么喜欢你。”

 

18、 接对方回家

     亚瑟从大型百货商场出来时天空正好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他蹙蹙眉,这雨虽小,却不是短时间就能停的啊。

     这么想着亚瑟掏出手机给唐晓翼打了个电话:“晓翼,我没带伞。”

对方会意,不再多说什么,匆匆挂了电话。

十分多钟后亚瑟便看见唐晓翼撑着伞一路小跑过来,亚瑟走上前去,低了低身子来到伞下。

“怎么出门也不带伞。”唐晓翼把伞面往亚瑟的方向倾斜了一些,拉着他走进雨中。

唐晓翼让亚瑟往自己身边靠了靠,尽量不让雨点打湿亚瑟的衣服。

唐晓翼边走边问今晚吃什么,亚瑟说吃风。

玩笑很冷。唐晓翼耸耸肩笑道,你忍心吗船王大大。

亚瑟自然是不忍心的,不过他表面平平静静地,任凭唐晓翼握着他的手向前走去,街道旁的路灯洒下暖黄的灯光,光晕变幻阐释着平淡美好。

 

19、 离家出走&相隔两地的电话

     唐晓翼和亚瑟吵架了。

     其实也并不是什么特别令人火大的事情,不过当一些小事越积越多,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雪球终究会撞到坚硬的岩石上碎成一颗颗雪粒。

     拌嘴功夫亚瑟自然是斗不过唐晓翼,但心里火气正旺,被唐晓翼这么一说更是火上浇油,不和他多废话直接摔门,走了。

     偌大的屋子顿时安静了下来。唐晓翼把自己摔沙发上,揉揉太阳穴想过没多久亚瑟就自己回来了。

     可是晚上十点都来了亚瑟依旧没有回来,唐晓翼有些坐不住了。在刚刚几个小时里他冷静了一下,发现这件事自己也不是完全对的啊。

     唐晓翼掏出手机给亚瑟打电话,不算悦耳的电话铃还没来得及响就被对方挂掉了。

     唐晓翼颇有些急躁地把手机握在手里,抄起外套就下楼。

     他来到了楼下小区的花园里,给亚瑟打了第二次电话。

     这次过没多会就通了,亚瑟的语气平静又疏离:“什么事?”

    “别这么傻在外面吹风,回家。”

    “要是我不回呢?”

    “那把你打晕扛回去。”

    对方切了一声把电话挂了。

    唐晓翼坐在小区的长椅上,四处环顾,夜晚十点的天是黑的,小区楼下是鲜有人在的,唐晓翼有种感觉,亚瑟就在小区里。这么晚了他能跑哪去。

    他给亚瑟打了第三通电话,没等亚瑟说话,他先开了口。

    “哪里风大你就站哪里,多傻你。”

    “别看了,我在你身后。”

    唐晓翼看见离自己不远处的人回过头来,脸色好像缓和了些。

    “回家再算账。”唐晓翼说,他过去拉亚瑟的手。

    亚瑟没动,他抬起眼来正视着唐晓翼,最终叹了口气:“罢了,斗不过你。”

 

    最后是唐晓翼先道歉的,但几乎在同一时间,亚瑟也说出了那三个字。

    “对不起。(对不起)”

    和平妥协。

 

20、 一个惊喜

     “他和我在一起这件事我都能惊喜一辈子。”

 

评论(5)
热度(58)

© 陸西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