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西樓

唐亚是真的 我亲眼所见

[唐亚]猫鼠寻家记(上)

前言:兽化,清水向,小唐花鼠形象可参考鼠来宝的埃尔文。
ooc预警#
简介:花栗鼠和猫咪的故事。


当唐晓翼把安菲特里特夫人的花园都掀起来又翻回去仍然没找到亚瑟时,他身上的毛都炸了起来。
亚瑟!呜呜你在哪里啊亚瑟!
格鲁东区前一个月传出,有一只花栗鼠成精了。
格鲁东区前几天传出,那只成精的花栗鼠把地给掀了也没找到一只猫。
唐晓翼很伤心,非常伤心。在他的世界里,除了玉米球就是亚瑟,除了亚瑟就是亚瑟家的玉米球(虽然亚瑟对这份殊荣不屑一顾)。现在亚瑟不见了,等于唐晓翼的世界塌了一半。
不不不,应该是全塌了。因为有了亚瑟才有亚瑟家的玉米球。
唐晓翼坐在一块鹅卵石上,开始回忆他和亚瑟见的最后一面。希望能从中找出什么线索,从而找出他的玉米球——不,是他的亚瑟。


唐晓翼身为一只花栗鼠,丝毫没有作为一只花栗鼠的自觉。比如其他的花栗鼠都安分在城郊的一片自然保护区里安居乐业,只有他跑来了市中心。比如其他的雄性花栗鼠都去勾搭漂亮的花栗鼠女孩,只有他勾搭上了一只猫。
事情发生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亚瑟趴在窗前绕着毛钱团的线圈时,隔着一层窗玻璃,他看见了一只花栗鼠扒拉在玻璃上撑大了的脸。
亚瑟的主人,安菲特里特夫人说,亚瑟会在今天遇上一位贵客。
hey!请问可以把你家桌上的玉米球拿给我吗?
花栗鼠伸出他的爪子,戳得玻璃啪啪响。
亚瑟对于玉米球这种东西丝毫没有兴趣,出于一只猫咪的涵养,他慢悠悠地腾过去,扯了一整袋玉米球给窗外的唐晓翼。
hey!请问可以把你的窗子打开吗!
亚瑟抬起一只爪子把窗户拉开了。他原本是想趴在窗户前睡一觉的。
hey!请问你愿意认识认识我吗!
亚瑟觉得他美妙的午后不再美妙如初了。
我有一个特别拉风的中文名字和一个特别拉风的英文名字,你要先听哪个?
我有一记疾风飞速爪和一记横扫千军腿,你要先挨哪个?

唐晓翼困惑地把那袋玉米球扒拉了过来,现在的猫咪都是这么坏脾气的吗,他还以为汤姆和杰瑞几十年前已经就猫鼠和平条约达成一致了呢。

唐晓翼特委屈。他不过是向眼前这只高贵的浅金绒毛折耳猫伸出自己友好的爪子,可对方却一爪子把自己推下了窗台。
亚瑟也特委屈,他不过是想报以友好的回应,可却一爪子把对方推下了窗台。然而这一切恰好被做完美发回来的安菲特里特夫人看见了。
噢,我家亚瑟真是一只好猫,绅士猫!他会把玉米球递给流浪的小动物!烫着金色大波浪卷发的女士摘下墨镜,毫不吝啬地赞美道。
噢,我家亚瑟真是一只好猫,绅士猫!他会把企图进入家里的老鼠给推回外面去!烫着金色大波浪卷发的女士摘下墨镜,毫不吝啬地赞美道。

掉在松软草地上的小唐可不会甘心。他的梦想是在大都市里交上一溜儿good friends,亚瑟将会成为第一个(虽然亚瑟对这份殊荣还是不屑一顾)。
从那以后小花鼠天天都会去敲玻璃窗,那只猫咪总会在午后三点时趴在窗前,眼睛半眯着惬意地午睡。
然后被花栗鼠吵醒。
亚瑟猫叹了口气,当初我就不应该开始这一段孽缘。

亚瑟一拍脑袋,我为什么不直接把玻璃窗打开呢,每天给一只花栗鼠送玉米球这种白痴的举动实在与他的高智商(至少比一只花鼠高吧)不符。
当唐晓翼看见亚瑟家的窗子不再有一层玻璃隔住时,他开心得简直想绕着树跑圈。

然后他们就很欢乐地玩儿在了一起,虽然实际上只是他俩躺在窗边睡过一个又一个下午。

突然间唐晓翼回忆往事的思绪被一声短促的鸟叫声拉回了现实,坐在草地上的花鼠抬头一看,一只麻雀站在树枝头上,歪着脑袋正打量着他。
嘿!花鼠朝麻雀招招手,你有没有看见一只猫,很高贵的那种?
在那遥远的格鲁西区,你得绕点远路。
于是唐晓翼开始了他鼠生中第二次伟大征程。

唐晓翼翻过草丛,越过栏杆,跳过红绿灯,无助地坐在时代广场的喷泉旁。
找亚瑟,找亚瑟不如跳舞。花鼠的尾巴耷拉了下来。
不不不这可不行!万一亚瑟在的那个鬼地方没有吃的!没有睡的!没有玩的!
唐晓翼体内的熊熊斗志又燃了起来,他又去问了宠物店的鹦鹉,庄园里的牧羊犬——终于,终于,快要接近胜利的花鼠站在了一座白色的别墅前。
他的挚友!他的玉米球!就在这一座看着超丑的别墅里!
当唐晓翼掰开窗子的缝隙准备溜进去的时候,他的手被一只爪子一拉,不管他愿不愿意,整只鼠都被强行拉进了屋子里。
这什么良心,这都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一只花鼠!
唐晓翼跌到天鹅绒地毯上,快速地把自己的身子撑了起来,准备和这一只爪子决一死战。
唐晓翼,你怎么在这里?
顿时唐晓翼的满腔怒火就这么被浇灭了,他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那个让他几天辗转反侧的声音——
亚瑟!
花鼠泪眼汪汪地,仿佛看到了上天派来的天使。

眼前的猫咪可没理会唐晓翼这般异乡见同乡两眼泪汪汪的样子,他揉了揉唐晓翼的脑袋,来得正好,我把窗户推开,我带你出去。
唐晓翼扒拉着地毯一脸不解,亚瑟你好绝情,我跑了几公里过来,你让我出去?——等等亚瑟你的脸!你的脸好花!
唐晓翼的一腔怒火又燃了起来,哪个小混蛋把亚瑟的脸画成那样,我要把他吊在树上打。
亚瑟去推唐晓翼,我先带你出去,这家的主人很快就回来了。亚瑟推开窗户,唐晓翼能听见他咬牙切齿地说了一句,我忍了这家很久了。

在几个星期前的一天亚瑟本来是在自家窗户前睡觉,突然他被安菲特里特夫人抱起,亚瑟的噩梦就在那一天开始了。
安菲特里特夫人要去一个南边的小岛度假,把亚瑟孤零零地留在家里没有人照顾,只好把他暂时寄住在一个朋友的家里。最令人恼火的是,那个朋友的家里有两个恼人的小孩,一见来了一只很好欺负的猫咪……。

唐晓翼听着听着,快要把草地的一方草都拔出来了。
我和亚瑟处了这么多天没碰过他一根毛,有玉米球第一个给他吃,你们两个小混蛋天杀的胆子,敢在亚瑟脸上画,我迟早掀了你们的屋子。
唐晓翼这么说着,手里的小石头已经飞向这户人家的玻璃窗上了。
亚瑟这会在旋着花园里的水龙头,听见噼里啪啦一响,身后的玻璃窗碎了,碎了……。
亚瑟耸耸肩,把脸凑近水流洗掉脸上的颜料,他打算把锅栽给那两个小孩,毕竟,没有人会怀疑一只高贵的猫咪的。
还有猫咪身旁的花鼠。


TBC

评论(5)
热度(23)

© 陸西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