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西樓

今天唐晓翼和亚瑟必须结婚

[唐亚]风月述

前言:原著向,打破原著无he;意识流,没头没尾港不清。




唐晓翼这小半辈子,斗病魔,斗鬼怪,斗梦魇,斗殷灵,斗温莎,在他纵身一跃进密密尔泉时,还被岸边的小石子绊了一下,以奇怪的姿势摔进了水里。没斗过命,不服也得服。儿时便被街头算子看过脸相,未及弱冠便有大祸矣。唐晓翼都没正眼瞧过那老头儿,放下几个钱币潇然离开。
灵验了唐晓翼自是没话说,大朵大朵的水花溅到他身上头发上,冰凉刺骨说不上,抹一把脸,水是温的,往两边一瞧,能瞧见狼王在水底下被急流荡起的银毛,其余就真的都是水,远处的是什么,看不真切。

——唐晓翼进泉的姿势算不上潇洒,霎时间四方绽出大片大片的水莲,一齐把他全然按进水中。

唐晓翼这个岁数,学不来潇洒,学不来算计,只学会一股莫名其妙的傻劲。直到跳进水里了,脑子里还是一些他一个人的风花雪月。譬如轻狂过往,譬如生死离别,再譬如,这普天下,我家族,我希燕,我队友,我狼王,我亚瑟,我谁与归。

亚瑟生得白净,像是有揉碎的一地阳光融进他的发里,有整个蔚蓝深海敛在他的眼里。生得如此好看的一人儿,偏偏见着认识的谁,都没直呼过全名,取了后两字叫。唐晓翼被这世道折腾了几年,第一次听见有这么个人,一声晓翼喊得清朗又温润,唐晓翼听傻了,当场就急急忙忙地诶了一声。

第一次见到亚瑟时唐晓翼才五岁,第二次见到亚瑟时唐晓翼才十六岁,十一年来唐晓翼早就没了那副天真无邪的孩童模样,变得嚣张又不羁,显然是没经受住所谓的岁月洗礼。亚瑟撇了他一眼,那双眼里含着些许心疼,到了嘴边的话语化成一个笑。
自身血统的原因使亚瑟容颜不改。他的同族里,即使不改容颜,眼底的沧桑或戾气总会在岁月里有所呈现。不过亚瑟还是照样过着他的悠闲日子,性子照样温和如玉,眼底的蓝色照样能把唐晓翼淹没。
亚瑟这个人,善良里隐着些糊涂,答应唐晓翼干过不少并不高明的傻事。例如装姑娘这事儿吧,唐晓翼几句话就把亚瑟忽悠了过去,第二天计划实施时亚瑟扎着小辫子,踩着高跟鞋,还擦了淡淡的口红。唐晓翼见着当场就笑得前仰后合,被亚瑟那双无辜里带着点儿委屈的眼一瞪,接下来的笑声都被咽了回去。
唐晓翼也没明白自己到底为啥笑,可能是因为亚瑟竟然会答应他这种请求吧。不过唐晓翼觉得姑娘模样的亚瑟没有原来的亚瑟好看,虽然亚瑟是那种怎么看都好看的人。

之后唐晓翼闭着眼又想起了很多很多事情,身体已经慢慢适应了泉水的温度。密密尔泉里一直都是这么暗,唐晓翼不知道自己是醒着还是睡着,直到有一天他半眯着眼睛,突然瞧见头顶的几缕光亮,透过流动的泉水蜿蜒着进入他的视线,半梦半醒间他被狼王扯着衣袂,抬眼时眼前满是断壁残垣,被自己斩断的生命树枝干佝偻,几乎下一秒就要倒在地上。
他把右手从口袋里抽出来,身体各部位都能活动自如。他走得很慢很慢,几乎整个人要倚在狼王身上。
他去问擦肩而过的路人现在是什么时候,惊觉已经过了五年。
唐晓翼二十又一了。

最先发现唐晓翼回来的是墨多多,小男孩脸上的稚气早已退了一半,还是兴高采烈地把唐晓翼拉了回去,走路都在跳,回去的地方自然还是亚瑟的房子,冒险队还没有解散,原来的根据地也没变。
曾经的队友们扑到唐晓翼身上抱了一次又一次,心里的激动和喜悦用言语表达不出千万分之一。大家又拖着唐晓翼闹了一阵,最后才散开去把亚瑟拉到了唐晓翼面前。
唐晓翼突然不知道要说什么。嘴巴张了半天才憋出一句“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亚瑟的目光柔柔软软地落在唐晓翼身上,走上前去给了他一个拥抱。

当晚唐晓翼没能走,被众人拉了下来在亚瑟家吃了顿饭,鉴于他刚刚从一个不毛之地回来无家可归,众人又把他扔到了亚瑟家里待上一晚。
“以后还走吗?”亚瑟坐到唐晓翼边上。大概过几天还得回一趟唐家,唐晓翼这样想。但脑子机灵一转,倒是反问你想我留下吗。
眼前的人儿想了想,笑着说当然想啊。

唐晓翼又说,我不会再去很远的地方啦。话末,他又补上句:我也可以活得很久。

我也可以伴你很久。

好啊。亚瑟应道。唇角弯起,不知道应的是唐晓翼话里头说的这句,还是心里头说的这句。唐晓翼也不想细想,他只觉得,那时亚瑟发梢翘起的那抹暖金,像极了那日密密尔泉底下几缕细微又明亮的日光。




END

任他千军万马,洪荒乱世,任我生不逢时,不得永年,任你千岁万岁,高岭之花,我自让风月陈情,伴你余生。

评论(1)
热度(66)

© 陸西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