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西樓

今天唐晓翼和亚瑟必须结婚

[唐亚]花火春秋

挂在街头排列整齐的树上的小彩灯啪地一声亮了,一个接一个。七彩的光团晕散了阴影,它笼罩着枝叶,而万家灯火笼罩着它。

万家灯火的上方,是深蓝与暗红交织的苍穹。良久那抹暗红便被无尽的深蓝遮掩住了,深蓝里只余高楼的光亮,给窗户镀上金边,远远看去像是星辰。

还没能走。亚瑟把手搭在办公桌上,扫过随意重叠在一起的文件,终于在一沓白纸下方找到了作响多时的手机。

他歪着头,依靠肩膀支撑把手机贴到耳边,双手在键盘上快速敲打着工作报告。“你好。”

“您好先生这里是航空公司,从北海道飞往G市的飞机延时至6.30起飞,您的男朋友怕您等得烦了所以……”

亚瑟嘴角抽了抽,腾出一只手来狠狠地按了挂断,把手机甩回办公桌上任它自生自灭。

刚被冷落在办公桌上的电子产品又不依不饶地响了起来,亚瑟重复了一遍刚刚的动作,没等对方开口就以面对客户的职业语气讲道,“唐先生您好,不是所有人都像您那样闲的在机场等一架延时的飞机起飞的,谢谢。您的普通朋友怕您等烦了又来烦他所以在此留言。”

“别这样啊亚瑟,”唐晓翼略有无奈的声音从手机那边传来,“你知道我是这么的归心似箭,恨不得亲自飞到你面前说——”

亚瑟没说话,他正专注地盯着电脑屏幕,键盘被他按的噼里啪啦,工作进度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前进。

“——我的飞机真的延时了。”

唐晓翼这么说完,围在他旁边的同僚们便一阵窃窃的笑。当然亚瑟也能听到,唐晓翼已经能想象出手机对面亚瑟有些咬牙切齿又无可奈何的表情。这给他漫长的等待增加了几分愉悦。

“唐先生您焦虑的心情我真的很能理解,您要是在零点前回不来我也不奉陪了,祝您乘机愉快。”

亚瑟把手机放到了包里,再也不拿出来看一眼。

深色苍穹上的星辰在增加。电脑慢悠悠地接受到保存文档的指令,随后屏幕黯淡下来,待机灯发出虚弱的红光。

亚瑟揉揉肩,环顾四周,发觉办公室里早已只剩他一个人了。

九点半。亚瑟在踏出公司大门那刹接到了唐晓翼的电话。他抬眼望去,夜空很明亮,很干净,万里无云,星辰点缀。

“亚瑟!”

他靠在大门旁的柱子上。高楼分明的棱角切割了明朗的夜空,灯笼高挂,是喜庆的红色。

亚瑟把手机靠近耳边,他突然觉得有些累。原因是一天下来的工作或是在除夕夜里的只身一人。

“亚瑟!亚瑟?”唐晓翼见亚瑟那么久没回应,又喊了几声。

“嗯?”亚瑟回了回神。

“你看,前面有烟花。”

亚瑟下意识的抬头望去。下一秒层出不穷的高楼上空是漫天的火树银花,耀眼绚烂。白昼交织着黑夜,惊醒了沉睡的夜空,点亮了微弱的星光,仿佛能把整个天空都照亮。流光溢彩中,华丽谢幕的花火留下一缕灰色的烟雾顿时又被另外的烟花遮盖,璀璨夺目。

“你在哪里?”亚瑟握着手机,他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

“你接着看烟花嘛。”

亚瑟却回过身,在不远处的一片阴影下看见了唐晓翼。并没有行李箱在他旁边。

亚瑟其实没有多么惊讶,以唐晓翼的性子这种事儿怎么可能干不出来。不知怎的他想起了去年,除夕夜也有这样的花火。一度春秋,他很庆幸唐晓翼的出现与陪伴,这个青年从不吝啬于表达他的感情,无论是笨拙的告白还是圣诞节自制的礼物。

所以怎么可能只是普通朋友啦。

花火还未消逝,唐晓翼从阴暗中走出来,他扬起嘴角,“surprise!”

亚瑟走上前,张开双臂抱住了他。

“晓翼。”又一声响,金色的花朵在空中分散出星星点点。

“新年快乐。”漫天繁花耀天河,世间百景尽失色。

“谢谢你。”

谢君春秋相伴,共赏苍穹半壁花火,无憾。

评论(2)
热度(24)

© 陸西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