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西樓

今天唐晓翼和亚瑟必须结婚

[唐亚]解围

又名。




唐晓翼今天一大早就被嘈杂的敲门声吵醒了。

他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手腕往下用力,门柄发出一声哀嚎,吱吱呀呀地移动了一小个弧度。

唐晓翼揉揉眼睛,然后很清楚地看见了墨多多像见了鬼似的表情。

“你你你你你!”墨多多像老爹见着闺女有男票似的表情,指着唐晓翼你了半天愣是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唐晓翼一脸你有病吧,想了几秒便意识到墨多多想干啥了。他把手搭门把上,朝墨多多笑:“羡慕直说。”

然后他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事情是这样的。

唐晓翼和亚瑟这对到处放伤害不是一天两天的了,众人习以为常捂捂眼就过去了,万万没想到该来的还是会来的,事情来得太突然,伤害达至999999999点。

“——夭寿啦!!!唐晓翼要和亚瑟求婚啦!!!”

这一声,震耳欲聋,惊天地泣鬼神,霎时间周围阴风四起,映衬着一房间目瞪口呆的表情,今天的天气真好啊。

当然这一伟大的时刻怎么能没有人围观,在第二天明媚的一个下午,亚瑟家的花园里,唐晓翼,自信又自信的唐晓翼,平日里嚣张跋扈的唐晓翼,和大西洋船王阁下亚瑟求婚了。

当时亚瑟走出别墅门到花园里去逗流浪猫,就这么,特别碰巧地遇到了唐晓翼。

躲在灌木丛后看的DODO冒险队众人快要喊出声来,曾经的队友在这种人生大事面前怂了就不好了啊。

亚瑟抱着猫咪有一下没一下地给它顺毛,看到唐晓翼有些惊讶:“怎么来了?不是说……”

“想早点见着你。”

唐晓翼脸不红心不跳,和亚瑟在秋千上坐下。亚瑟和唐晓翼待多久了,知道他的性子当然不会吃他那套。亚瑟微微往后靠,秋千便小幅度地前后摇摆起来。

“今天是什么日子,”亚瑟不为所动,“这可不是你平常说话的风格。”

亚瑟似笑非笑地对上唐晓翼的眼,等着他的回答。

唐晓翼不动声色,刻意揣摩会弄巧成拙,胆怯犹豫会错失时机,关键时候不能怂,不能怂,不能怂。

他长舒一口气,“我来听你一个回答。”

“我知道我这人说话不好听,生活技能特别低,房间特别乱。”他这么说道,“但我会是早晨第一个与你说早安的人,晚上最后一个与你说晚安的人。如果没有人陪你走过一百年……”

“那我会很荣幸能成为第一个。”


曾见春暖花开过,经半生风雪遇一人。


本来下面就该把戒指拿出来了,然而在这个时候,墨多多同学“队友千万别怂”的flag颤巍巍地立了起来。

说出来能把多多气得从灌木丛里跳出来,可这真的是真的。

唐晓翼忘带戒指了。


即使唐晓翼把表情收敛得快速,可亚瑟还是捕捉到那一丝微妙了。他扑哧一声笑出来,惊动了怀里的猫。

“不是,唐晓翼,唐晓翼,你什么意思?”亚瑟眼里满是粲然笑意,眉眼弯弯的,仿佛溢满清澈的泛着蓝的水。

他笑够了,抿了抿嘴角。“当你在对付小姑娘呢?”

“对付你连最好听的情话都黯然失色,我这不挑几个意思意思说说。”

亚瑟望望唐晓翼两手空空,“戒指呢?”

“忘了。”

亚瑟又忍不住笑出来:“勇气可嘉。”

“我把一年的勇气都用你这儿了。”唐晓翼的表情没多大变化,眼神却是柔和的。

“那我便记住你今日这番话。”亚瑟上扬起嘴角,他牵住唐晓翼的手,无声地给了回答。


不过多多从灌木丛后蹦出来嘲笑唐晓翼队友你怎么做事的这些都是后话了,总之今天是唐晓翼人生里最怂的一天,没有之一。


评论(1)
热度(41)

© 陸西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