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西樓

今天唐晓翼和亚瑟必须结婚

[唐亚]报告老板!(3)

3

大家好我叫墨多多,男,21岁,万万没想到我和我老板吃了顿饭。

    事情是这样的,到了晚上目测唐晓翼还在忙我就先回家了,这几天的事情简直精彩纷呈,室友竟一夜之间摇身一变成为了魔法少女啊不是,总裁助理,作为他的室友我是不是可以去炫耀“哈哈哈老子室友是总裁助理!”?

我刚刚踏进家门没多久唐晓翼就回来了,这人西装革履没想到进门第一句话竟然是:“我饭呢?”

这是人性的缺点还是道德的沦丧。

被他这么一说我突然想起我忘记买饭了,拽着唐晓翼抄起钥匙就出门。“来来来既然来了就一起下去超市别老躺你那像垃圾堆一样的床上。”

他老不情愿地被我拽着下楼,拽到公寓不远处的大型超市买熟食。在超市里边逛边看时我问他:“工作第一天感觉怎么样!”

他想了想,“亚瑟人不错。”

压根就没问你我们老板人好不好啊喂!

他看了我一眼,开始了对“亚瑟人不错”这句话的扩写。

“亚瑟人不错,规矩也不多……”他想了半天,“哦,还有,亚瑟人不错。”

刚好前面是蔬果区域,我控制着自己的理智没冲上前抱起一只榴莲往他脸上砸。

熟食区在蔬果区后面,所以我们要现在蔬果区绕那么一两圈才买得到饭。

走着走着我不经意间扭过头,这不看还好一看被吓得窒息,我扯扯唐晓翼示意他看前面。

我操,那是亚瑟,亚瑟啊!

亚瑟怎么会来这里买东西啊!

本来我这一扯本意是让唐晓翼考虑考虑上不上前打招呼毕竟人家亚瑟还不一定认识我呢,没想到我室友智商竟如此过人,直接大步走上前去打了声招呼。

亚瑟手里拿着袋切片哈密瓜,闻声转过头来,他小小地惊讶了一下,随即这种惊讶很快就被收敛了。

“晓翼,”他的眼神是温和的。“好巧。”

然后亚瑟把目光转向了我。“这位是……墨多多?”

啊!我旋转我跳跃我飞舞!老板知道我的名字!知道我的名字啊!

“是!”我挺直了背声音清脆,看着肯定是个敬业奉献的正直青年。

“尧翻译说起过你。”亚瑟弯了弯嘴角。

啊!我旋转我跳跃我飞舞!尧翻译也知道我!也知道我啊!尧翻译原名尧婷婷,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子啊等等我的关注点不应该是在和室友去超市遇到了老板这种意外上吗!

“那么,你们这是来……?”

我刚想说来买饭,手臂就被唐晓翼狠狠地掐了一下。我回头对他怒目而视,只见他不动声色道:“我们本来是去买书,然后交流学习。”

哦你就是来掩饰你一个总裁助理来超市买饭的事实。不过唐晓翼话都这么说了,我也只好顺着他的话接:“对对对,有关文学的。”这话说出来我自己都不敢相信。

亚瑟听罢,没有在这个解释上有太多怀疑。他转了个话题:“嗯,你们晚饭吃了吗?”

“没啊。”

“那我们可以一起噢。”


我的生活真是精彩纷呈啊精彩纷呈。

本着“我们吃完饭就去买书去超市绝对不是买饭”的观点,我和唐晓翼现在坐在一间粤菜菜馆里,亚瑟坐在我们对面。他的手机发出一声短促的短信提示音,趁着亚瑟低下头去看信息,我用手肘撞了撞我室友:“说话什么的就交给你了,我只管坐着啊。”

他递了个眼神过来,“你怎么回事啊你亚瑟又不会吃了你,墨多多小朋友在这种事情上都紧张得要死吗。”

唐晓翼你等着今晚我就用你的刀了结你!

碍于老板在对面按手机呢我也没直接和我室友掐起来,只好坐得端端正正目视前方,这时服务员小姐过来问我们喝什么茶,我是自然决定不了的,也就等着唐晓翼和亚瑟谁先说。

“普洱。”唐晓翼回答。

亚瑟这会才抬起头来想回答,见唐晓翼已经说了,说的还是自己喜欢喝的,便朝他温和地笑。“谢谢。”

唐晓翼上扬嘴角看了我一眼。

好咯我今晚要做这夜空中最闪亮的星了。

服务员小姐记下了普洱,顺便微笑着问了句现在下单吗。

“对,”唐晓翼象征性地翻了翻菜单,“虾饺,萝卜糕,白切鸡……”说了一摞菜名。

这个时候亚瑟把手机放回口袋里,双手搭桌子上,十指交叉。“晓翼你们爱吃什么都可以点…。不必照着我的口味,如此拘谨。”

原来唐晓翼刚刚报那一大串……都是亚瑟爱吃的啊。

我开始对室友有些刮目相看了,这才一天就记了这么多东西这老板助理还真不是盖的啊。

唐晓翼点点头,问我你吃啥。

我说你点啥我吃啥,我就一跟着你来的初入俗世懵懵懂懂的小青年,我还在酝酿待会是听你俩说话呢还是我也说几句呢。

唐晓翼耸耸肩,把菜单还给服务员小姐。

然后饭桌上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亚瑟微微颔首,饶有兴趣地看着我和唐晓翼,然而唐晓翼这家伙撑着脸,大大方方地迎上亚瑟的目光。

最后还是亚瑟先开了口。问了和我一样的问题。“晓翼第一天来工作,感觉怎么样?”

哼唐晓翼我看你怎么答你敢答“亚瑟人不错”吗你敢吗敢吗敢吗。

“还好,很有挑战性。”哪有挑战性啊你一堆菜名都记住了。

“这和我以前在古玩店工作是……”等等室友儿你就这样把你的老底给抖出来吗!

“古玩店?”亚瑟有些好奇。

“对,古玩。这是人类文明和历史的缩影,它们都是有生命的……”等等!你还是唐晓翼吗!说好的顺顺古玩接接电话呢!说这一大串忽悠谁啊!

“我以前在闲暇时间,会试着誊写古代的书法名篇……”你还我那个顺顺古玩的唐晓翼!你说了这么多我一个字都没听懂!

亚瑟听得特别专注,时不时还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唐晓翼说到一半,服务员就端着一笼虾饺上来了。简直,服务员小姐第一次身后闪着圣母般的光辉这菜上得跟救命稻草一样。

之后菜陆陆续续地上来了,摆了一桌子。我旁边两人还在说着什么我听不懂的东西,我只好专心致志对付眼前几笼点心。

但总而言之这顿饭吃得特别愉快,我静静地在一旁看着唐晓翼装,离开菜馆时亚瑟和我们say bye,我刚想往家走就被唐晓翼拉住了。

“多多你往哪走,书店在那边。”唐晓翼半拉半扯地把我弄去书店,我们还真在里面逛了一会才回的公寓。


“装得爽吗唐晓翼!”我把公寓的门一甩冷笑一声抱手看着他。

这家伙还一脸茫然:“我没装啊?”

“是吗顺顺古玩的!”

“噢,那个时候我目测你智商听不懂我说什么……”唐晓翼摊摊手,说得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

“没想到你还真的听不懂。”

滚!

“不过,”唐晓翼走到桌子旁给自己倒了一杯水,他晃晃玻璃杯:“亚瑟……的确是个很有趣的人。”


评论(4)
热度(58)

© 陸西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