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西樓

今天唐晓翼和亚瑟必须结婚

[叶蓝]巫师与猫

蓝河把顺序打乱的草药罐重新摆好,顺手关上橱柜的门。他麻利地把罐头撬开往地上一放,指尖有规律地敲打着木质地板,一边轻声说。

“叶修,吃饭了。”

良久从帘子后窜出一只灰色的猫咪。它不紧不慢地走到蓝河面前,黑漆漆的眼珠子转了转,舔舔爪子低头享用它的早餐。

猫咪毛绒绒的,看着揉起来会很舒服。


这是个被神奇的奥术能量包围着的小镇。聚集着各式各样奇怪的人,分别有着各式各样奇怪的职业,同时,小镇里发生着各种千奇百怪的事。

蓝河是一个巫师。不是那种整天只会躲在小黑屋里,握着拐杖熬着毒汤的巫师。蓝河是个善良的巫师。将死之人可以找他预知死期,实习法师的魔法书残缺了可以找他,医者弄丢了几味草药也可以找他。综上所述,蓝河还是个很万能的巫师。

一星期前蓝河在街上走着走着突然想起自家炉火没灭,而得来不易的冰晶恰好被放在了火炉旁边,再过晚些时候可能能量尽失。想到这蓝河已经在街道上飞奔起来,还特地抄了捷径拐进一条平时无人进入的窄窄的小巷。

蓝河跑着跑着,视角里忽而出现了一个黑点,定睛一看竟是一只灰猫。那灰猫本来停留在小巷一旁,此时却纵身一跃,挡在蓝河面前。而蓝河来不及减速,往前冲绊倒的还不是自己。想到这儿他拼了命地控制住双腿,重心不稳往后一栽,硬生生地倒在了青石板铺成的小道上,后背火辣辣疼。

蓝河回过神来,想起刚刚那只灰猫便火冒三丈。却听见一声巨响,自己前方不远处老旧的窗玻璃竟直直落下,摔到地面上碎成几瓣,溅起尖锐而细小的碎片。看着触目惊心。

——如果自己几分钟前还是原速横冲直撞,那可正是经过了玻璃落下的地方,后果不堪设想。

自己竟然被一只流浪猫给救了,还对人家怒目而视,真是……。

蓝河愧疚之情溢于言表,站起身子走向那只灰猫,友好的抚了抚它的后背,揉起来还挺舒服。

灰猫歪着头,一双漆黑的眸子看着蓝河。人猫僵持了一会,最终蓝河开口道:“谢了啊。看你没地方去,要不要去我家?”

猫咪的耳朵动了动,几秒后把爪子搭上蓝河的手背。


从那以后,蓝河家多了一只猫。问蓝河这猫为什么要叫叶修,他自己也不答不上来,灵光一闪想的呗。像个正常的名儿不就得了。


叶修在蓝河的屋子里一开始还挺乖,不像其他猫喜欢扒拉沙发皮。当蓝河发现叶修对毛线团不感兴趣后,也就放弃了“给叶修一个玩具”这种想法,任它自个儿耍。

蓝河发现叶修特喜欢待在他的阁楼上。那是存放魔法古籍和稀有材料的地方。蓝河在里头工作时,叶修就趴在他书桌上,一双黑漆漆的眼眸看着他,被烛火衬着,深邃得见不到底。


蓝河从未猜测过叶修的经历。他认为一只能留意到玻璃摇摇欲坠并且对与它素不相识的人出手相救的流浪猫,一定是非常之猫。蓝河突然想起好友入夜寒和他说过的海螺姑娘的故事,一个男子携一只海螺到家中,海螺变成一个姑娘替他做饭打扫。蓝河觉得叶修有几成可能与海螺姑娘的性质差不多。

然而当蓝河打开家门发现家中一片狼藉,叶修还懒懒地趴在窗台上晒太阳时,他在心中狠狠地嘲笑了自己对“海螺姑娘”抱有的美好又美好的幻想与期待。


蓝河闲得无聊了就喜欢坐在窗户旁发呆,这个时候叶修会跃上窗台,在蓝河的视野里来来回回的走。

蓝河抱起叶修顺带揉了揉他的背,被阳光照久了毛绒绒的猫后背暖暖的。

蓝河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端详过叶修:两只猫耳朵有些耷拉,猫眼睛黑黑的,身上的毛是灰的,整个人看起来懒洋洋的。

看到这里蓝河不禁脑补起了一个着实神奇的故事:叶修其实是一只法力强大的猫妖,那天见自己对危险全然不觉于是出于好心救了他,这样脱离了流浪生活来到了自己家蹭吃蹭喝……

剧情还没想完呢,叶修猫忽的凑近蓝河舔了舔蓝河的嘴角,蓝河还没反应过来,猫咪就从蓝河怀里轻快地跃到地板上,又不知跑哪去了。

这样一来蓝河更相信了自己脑补的情节。

——啧,这猫还这么不要脸。


自从蓝河脑补了叶修的背景后,他突然对叶修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心。

“叶修叶修,你说我施点法术让你变成人类,你可愿意?”蓝河笑得意味不明,叶修猫看着不寒而栗,它后退几步,“喵”了一声逃出蓝河的臂弯。


蓝河很后悔。蓝河很失落。

——叶修不见了。

蓝河自认为叶修八成是自己离开的。在某个风和日丽的清晨,在蓝河睡醒之前,不声不响地离开了蓝河的小屋子。

然而叶修的离开,蓝河自认为八成是被自己吓的。蓝河是有想象过叶修人形态的样子,可他没什么自信这么干。但叶修好像当真了。也许叶修只不过是想出去呼吸呼吸新鲜空气,散散步什么的就会回来……

叶修离开一星期了。

蓝河试过出门去找叶修。他走遍了大街小巷,看过了无数只流浪猫,白的花的褐的黑的,就是没有一只是灰灰的,懒洋洋的。

蓝河非常非常失落。好歹叶修也陪他过了一个多月,多多少少有些感情。叶修在他这吃吃喝喝睡睡了一个多月,就这么走了,走了……

不要脸。特别不要脸。蓝河心里骂道,没了叶修这日子也得照样过,只是蓝河闲暇时间看着安静的屋子,觉得好像少了些什么。


又过了些许时日。

蓝河渐渐释然了,他仍会想起那只救过他的猫咪,不过好像也没这么伤心了。


不过世事难料。


就在某一天的一个阳光明媚的清晨,一阵敲门声把蓝河吵醒了。蓝河不怎么情愿地从房间里走出来,揉着眼睛开了门。

“大早上的谁来的我……”

“……家。”蓝河使劲揉揉眼睛,看清了眼前的灰衣男人。而对方笑嘻嘻地跟他打着招呼。

“嘿小蓝想我没?”

“等等你谁?你叶……?!”蓝河话还没说完,屋子的门就被关上,那两人在屋子里干什么,也就不得而知了。


评论
热度(28)

© 陸西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