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西樓

今天唐晓翼和亚瑟必须结婚

[唐亚]醉翁

不在酒
汤圆和你吃才好吃 喜欢你所以去个商场都是约会





唐晓翼说想吃汤圆。厨房里正在煲水,水壶盖子被蒸气顶得咕噜咕噜响,等到它安静下来后,亚瑟拔了电源。他把水倒进杯子里,说冰箱有。

冰箱没有。唐晓翼从后面搭住亚瑟的肩晃了晃,还补充了一句真的。

我想吃那种,水果味的。走在路上时,唐晓翼还在和亚瑟说汤圆的事。他们逆着去看灯会的人流走,唐晓翼握着亚瑟的手,生怕他被人流冲走。他们就好像两个相互吸引的运动中的光点,亚瑟看着往商场方向走的唐晓翼,就想起了小时候的唐晓翼拉着他的手往家的方向走,只是小心翼翼地牵着他的食指,走几步就要偷偷往回瞄几眼,生怕亚瑟改主意了,不愿意去了,抽回手了。现在唐晓翼只是握住他的手往前带,他是真的想吃汤圆,不过如果亚瑟临时想回家,他一定是会妥协的。

唐晓翼要去商场里的百货商店买汤圆。穿过了人流,亚瑟得以和他并肩。以前家里冰箱都会有汤圆,也忘了是什么时候买的,总之这天打开冰箱,就能看见。今天没有,唐晓翼有一个瞬间想起去年吃的是花生馅,而且开始犹豫要不要买那种普通的好吃的汤圆。

但亚瑟勾了勾他的手心,问你吃不吃雪糕。

唐晓翼不想吃雪糕,唐晓翼想吃汤圆。亚瑟手里拿着一个圆筒雪糕和他踏上往下的手扶电梯。唐晓翼说不吃,亚瑟还是再问了一句。唐晓翼就侧过头去浅浅地亲了亲他,亚瑟的嘴角有淡淡的奶油味。在他作出反应前,唐晓翼已经走出手扶梯了,能看出他真的很想吃汤圆。

唐晓翼最终还是买了水果馅,新上市,小包装。他提着袋速冻汤圆返回时,发现拐角处的成排的娃娃机里那只巨大的布偶兔还没被人夹走。他曾经想要夹到手给亚瑟,还提前说要给他一个惊喜,但夹了很多次也没有夹起来,所以惊喜只好推迟。

但他现在想吃汤圆,而且商场冷气没开足,真的好闷,外面一连几天都这么闷,夜晚还有淡淡的雾气。亚瑟已经把雪糕吃完了,那只兔子还没被夹起来,他想到,唐晓翼想回去吃汤圆,他看着唐晓翼的侧脸,没有说出口。

谁想吃谁煮。亚瑟把钥匙放在鞋柜上,唐晓翼直奔厨房。但唐晓翼调的火大了点,最终煮出来的汤圆不少破了馅儿,只有少数幸免。唐晓翼把破了馅的汤圆捞起来,再把完整的汤圆捞起来,五颜六色的,稍稍融化的糯米皮相互黏附,橙色和黄色混在一起,橙子和芒果味。亚瑟刚吃了雪糕,他边看电视边问,好吃吗?唐晓翼说好吃,明天再去一次商场吧。

亚瑟笑着喝了口水,他知道唐晓翼其实没有看起来这么想吃汤圆。电视正在放天气预报,明天要出太阳。所以就去吧,或许再去买汤圆或雪糕,和正确的人一起,意识流的想法也认作合理,不经心的事也变得有意义。

这就算过完年了,明天会明朗起来,就如以后的日子。

评论(2)
热度(75)

© 陸西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