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西樓

今天唐晓翼和亚瑟必须结婚

[唐亚]重大意外(下)

前言:情人节快乐>w<就一发过吧!

演员AU 小唐酷boy设定全程挂机;)

其实ending后才是正片





4

有个夜景要拍,傍晚时几辆车把演员们载去了沙漠。今晚会很辛苦,对此亚瑟已经做好充分的觉悟了。但没想到会这么晚——快要零点时,工作还未结束。沙漠的昼夜温差很大,此时还未到降温时候,只是起了点风。


拍摄过程出了点无伤大雅的意外,亚瑟发誓这绝对是拍摄过程中最好笑的事情了,有个场景是大伙儿一起冲到沙丘并站在上面眺望几秒钟,第一遍时从冲到静止眺望前都十分顺利,直到唐晓翼一个没站稳,踩着柔软的沙子滑了下去。


全员立刻爆发出了一阵大笑,唐晓翼拍拍身上的沙子,自己也笑了起来:“不好意思。”


第二次冲上沙丘,不知是唐晓翼选的位置不对,沙子还是把他给运了下去,不过这次他一个抬手,扯住了亚瑟的衣袖,两个人停顿了一下,然后一起滑了下去。


“技术失误,技术失误。”唐晓翼拍了拍亚瑟的肩,见对方笑得超开心,他不自觉地也弯了弯嘴角,“最后一次了,真的。”


唐晓翼说到做到,这个场景拍了第三遍就过了。之后的动作戏以及一些镜头也耗费了不少时间,反应过来看时间时竟然已经快要三点了,沙漠比傍晚冷了不少,唐晓翼的镜头已经拍完了,他裹着大衣踩着沙子到处闲逛,风把遮阳棚吹得呼呼响,沙子流动的声音也能听得一清二楚。


唐晓翼站在沙丘上,这次他没有站不稳了。放眼望去都是茫茫的沙漠,绵延着到远方。起伏的山丘在月光的笼罩下,蒙上了神秘的纱幕。这让他不禁回想起一些久远的事情,直到有人扯了扯他的衣摆。


“嘿,”亚瑟选好一个站位,一发力,踩着沙子就站到了唐晓翼身旁,“快收工了,你不下去休息?”


“难得来一趟嘛。”


金发的人儿听罢笑笑,仰起头示意唐晓翼往上看。


他看见了银河。真切的,闪亮的星辰编织成的丝带在夜空中浮动延伸到视线所及的最远处,触手可及,又遥不可及,就像……


“的确很难得。”亚瑟抱着手臂赞叹道,他有几缕头发被风吹得扬了起来,暗金色的发梢上停留了一抹白月光。唐晓翼悄悄往旁边看了几眼,又把视线转移到空中,但和亚瑟相比,星星倒没那么好看了。


“有人说过你眼睛很漂亮吗?”


“这个……”亚瑟一时语塞,看着好好的星星怎么突然问起这么奇怪的问题了,黑暗中他没有发觉唐晓翼脸上可疑的红晕,以及攥着衣角的手。


于是亚瑟想了想,“你是第一个……那么我应该回答'有'了——怎么突然这么说?”


唐晓翼更加失措,赶忙把视线从对方身上移到沙漠里,满眼单色调的景色让他不这么紧张。“反正我是这么觉得的啦。”这个回答显然牛头不对马嘴,幸好不远处喊他们回去的声音让他脱离了思维短路的窘境。“听见了吗?我们该下去了。”


“好,好。”亚瑟也不继续为难他,玩笑般拖长了音调,跟上唐晓翼从沙丘上下去了。




5


“嘶——”唐晓翼抓住了亚瑟的手腕,他们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即使亚瑟吊着威亚,仍被唐晓翼的手握得生疼。


亚瑟喘着气,额上渗出细密的汗珠。他艰难地抬起另一只手,努力够到悬崖的边缘,往上一撑,上半身便倒在了粗糙而坚硬的地面上。


唐晓翼扶着亚瑟起身,“走吧,我们还要去找其他人。”


“咔!下一场。”


亚瑟揉了揉手,从威亚上下来,后勤递来水和小风扇,一会儿化妆师还要给他补妆。他找了张椅子坐下,把风扇调到最大风力,对着脖子使劲地吹。


不远处的唐晓翼看起来很渴,矿泉水已经被他喝了一大半,而下一秒的惊吓似乎能让他把口中的水给喷出来。


只见埋伏在绿幕后的女孩冲过去使劲拍了一下唐晓翼的背,唐晓翼猝不及防,在反应过来后,女孩早已在得意地大笑,“哈!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亚瑟挑挑眉,把风扇的风力调小了一点。一旁的化妆师在他脸上抹了点粉。
“殷灵?”唐晓翼惊讶地瞪大眼睛,殷灵抱着手臂,手里提着几个一样的礼品袋,很满意唐晓翼的反应。“怎么在这里?”


“刚刚参加完发布会,路过你们片场。”女孩随意编了个借口,唐晓翼一听就是假的。“你没事拎着几大袋礼品去发布会?”


殷灵毫不在意地耸耸肩,“就是来看看你,”她狡黠地笑道,“在你这么认真地和人家合作时,我已经给剧组的老师们送完特产了——”这时正好墨多多路过,殷灵便喊住了他。“多多!辛苦了。”她把一个礼品袋递给多多,对方故作吃惊道:“稀客啊,千里来相会?”


“滚滚滚。”唐晓翼急忙把墨多多给赶走,对方大喊着“唐晓翼你放开我”,但还是被唐晓翼给扯着走了。


亚瑟心下了然,前阵子唐晓翼和殷灵在一档综艺节目中作为搭档,为了节目效果等诸多因素,唐晓翼和殷灵这样的颜值担当自然逃不掉被凑商业cp的命运。看见殷灵和唐晓翼的相处方式,想必两人交情不错。但不知怎么,像是跋涉很久发现此路不通,期待已久的电影推迟上映,一种猝不及防的失落,像一颗很小的石子落下,不轻不重地砸在他的心口。


趁唐晓翼推着墨多多走远了点,殷灵朝亚瑟的方向走来,也把一个袋子递给他:“亚瑟前辈!辛苦了。”


亚瑟回以女孩儿礼貌的微笑。“谢谢你。”


殷灵眼底有掩藏不住的笑意,她想了想又说:“晓翼哥经常向我提到你。”


女孩儿眨眨眼,内心窃笑。晓翼哥暗恋对象果然气宇非凡,不过他队友是真的带不动,没有本姑娘亲自助攻,就凭唐晓翼那怂得不行的家伙,可能要孤独终老了——殷灵笑着补了一句,“他说他很喜欢你演的戏。”


不过殷灵的助攻行动却被她哥亲自打断了。唐晓翼赶走墨多多,心中升起不祥的预感,又朝殷灵的方向喊道:“干什么干什么,说我坏话?”


唐晓翼,你就等着孤独终老吧。


殷灵仍不死心,朝唐晓翼的方向翻了个白眼,又意味深长地看了看亚瑟,“好啦前辈我该走了,下午还要坐飞机呢。”


殷灵和亚瑟saybye,又过去拍了拍唐晓翼的背,只能帮到你这了,你自己加油。


目送殷灵扬长而去,唐晓翼突然感到后背发凉。正路过补完妆的亚瑟,金发演员不经意笑了笑:“你妹妹?”


“超闹腾吧。”他作无奈状,对方轻快地笑着,没有接话,站起来去准备下一场戏了。




6


“快走!”


唐晓翼(吊着威亚)往前跃去,亚瑟反应极快地伸手想要抓住他的衣服,却来不及了。青年手中的刀往前重重一砍,便整个人掉入水中,激起大片水花。


他杀青了!


唐晓翼从镜头之外爬出水面,接过毛巾擦了擦脸上和身上的水,他的角色设定的结局是为了拯救团队,和反派同归于尽了。接下来就是亚瑟的showtime——唐晓翼找了把小板凳坐下,他还是第一次置身戏外来看亚瑟放飞演技,连戏服都还没脱。


只见亚瑟跪倒在地,被唐晓翼形容为“漂亮”的眼睛里盈满了难以置信与绝望,这些情感最终都化为了抹不掉的胭脂,染红了他的眼眶。


之后好像就是反派死了,周围的石壁高墙开始坍塌,在给了亚瑟一个特写后,就是集体逃跑的大场景镜头。不过后面演了什么唐晓翼没怎么关心,怎么说,被亚瑟信手拈来的哭戏给震惊到了,或者换一个词,叫惊艳。



“杀青了杀青了!今晚去吃饭啊!”导演的声音通过扩音器传遍了片场,立刻换来了一片掌声。大伙儿又闹了一会儿,慢慢也各自散了,由面包车把他们载回酒店,碰巧亚瑟和唐晓翼同行。


他本应感到如释重负。亚瑟瞥了坐在后排已经睡着了的唐晓翼一眼,除了后期宣传外,他和唐晓翼见面的机会会大大减少,这正合他意,至少那个诡异的晚上会慢慢淡出他的记忆。但事实上,亚瑟没有自己想象中如此高兴。这很令人困扰——他干脆不再去想,闭上眼往后一靠,陷入睡眠。




要不是唐晓翼帮忙挡了几杯,亚瑟坐在露台的沙发上,借着清凉的晚风让自己清醒一点。可能又要断片了。


他喝了口清水,作为主角可不能在杀青宴上中途缺席,这就是现在他在露台(离餐厅不远)的原因。即使离醉倒还差一点点,亚瑟也觉得困意如潮水般汹涌袭来,他应该去喝点茶什么的——这个想法一直催促着他起身,但身陷在柔软的沙发里,他不是很想离开。


“亚瑟!”听见了熟悉的声音,他不打算回头。


“原来你在这里,”唐晓翼拉上了露台的门帘,然后往亚瑟身边一坐:“这样才不容易被发现。”


亚瑟对唐晓翼报以感激的眼神,对方看起来比自己清醒多了,在自己睡着时有个人把自己抬回去,也不错。


虽然在这里仍能听见宴会中的说话声,不过已经清净了很多。今天天气不是很好,夜空布满流云。一时间没有人说话,唐晓翼想事情,亚瑟想睡觉。


“是你吗?”


唐晓翼侧过头,却发现亚瑟已经闭上了眼睛。露台微弱的灯光下,金发人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在脸颊上投下一片阴影。他舒展的眉蹙了蹙,随即睁开了眼,“嗯?”


“我说,”唐晓翼的声音低了下去,青年的脸颊烧了起来。“那天晚上。”


亚瑟把垂在额前的金发往后撩了撩,扫了唐晓翼一眼。他眼底含笑,双脸也因酒精作用微微发红,反正他不清醒,他有胡闹的理由。


亚瑟往唐晓翼的方向凑了凑,“你希望是我吗?”


然后他被揽住了肩膀,借着醉意唐晓翼浅浅地吻了吻他,“我想,这是我的回答。”


像是被猫咪蹭了蹭。亚瑟这么想,他晕晕乎乎的,一种信任和安心使他索性往唐晓翼怀里一靠,头一低就没了声响。




完了,又喝断片了。


被压在一层厚棉被底下的亚瑟动了动,整个人缩成一团。他不太想睁开眼睛,即使他已完全清醒。


但这被子也太热了一点。几分钟后亚瑟不情不愿地把手从被子里伸出来,支撑着自己坐了起来。


当他看见唐晓翼放大的脸时,他差点就从床上摔了下去。


什么?又一次?!


不过这次和上次不太一样。唐晓翼穿着白色的卫衣,就这么坐在床尾,担忧地看着他,亚瑟还保持着刚睡醒茫然的状态,这个场面显然比上次诡异太多了。


“……你醒了。”唐晓翼犹豫了一下,他的眼神像一只打碎了花瓶的不安的……狗狗?亚瑟摇了摇头,他需要花几秒钟来接受这个事实,用一句话来说就是,他可能又一次天杀的进错房间了。


亚瑟揉了揉太阳穴,“你的房间?”


“……对。”褐发的大男孩简直不敢看他了,“昨天,你喝醉了,我把你……”唐晓翼本来想说“抱”,但还是换成了“扶”。“扶了回来。”


“然后……记得吗,”唐晓翼摸了摸鼻子,以掩饰自己的尴尬,“我亲了你。”


亚瑟想说点什么,但唐晓翼还是先他一步:“放心……不不不,我是说,我那个时候很清醒。我还想说,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让你知道……”


“好了好了,我也是,我洗完澡你再吻我。”亚瑟摆摆手,再让唐晓翼说下去,他的脸就要红成一个西红柿了。


唐晓翼显然没有预料到亚瑟是这个反应,他还在纠结是要说“我不想失去你”还是“喜欢你所以没忍住”之类的,惊喜来得太突然,他一下子没有接受住这个信息量。当亚瑟从浴室里出来时,他还是有点懵。


“所以你没生气?”


亚瑟擦了擦头发,他走近唐晓翼,唐晓翼能看见他红润的唇,以及睫毛上挂着的水珠。


“防止你多想,”亚瑟轻笑道,又换了个正经的语气,“当然没有。”


疑虑烟消云散,唐晓翼开始得寸进尺。“所以我们两情相悦?”


“别废话了。”亚瑟捧住唐晓翼的脸,和他交换了一个吻。这个结局不错,至少,以后当亚瑟醒来发现身边是唐晓翼时,他第一感觉不是惊慌,而是庆幸了。



END?


亚瑟几乎是扶着墙走,快要到房间了……他加快了脚步,房卡往感应器上一按,握住门把往下摁,这个门怎么比想象中的好开。

他进到房间里关上门,往床上一躺就开始睡觉。


唐晓翼几乎是扶着墙走,他的挡酒技能有待提高。幸好没放什么重要财物,出来时太赶,门好像没关好,没听见”砰“的一声。怎么这门自己关了?大概是被风吹的。他摸出房卡往感应器上一按,进到房间里关上门,往床上一躺……我靠,怎么就躺了个人了?这房间是我的啊!不管了,晕乎乎的小唐只想睡觉,谁也不能阻止他睡觉!小唐想有个人就有个人吧,他把衬衫脱了准备睡觉,只是这人怎么还睡在正中央了。

唐晓翼当机立断地爬上床,把躺着的金发人儿往一旁推,对方不情愿地抬起手反抗了一下,然后……被唐晓翼推下了床。

可怜的亚瑟躺在地板上,但地板上铺了厚厚的地毯,亚瑟只是皱了皱眉,没醒。

谁也不能阻止唐晓翼睡觉!

但是唐晓翼揉揉眼睛,看见这人有一头金发,等等,是亚瑟吗!我靠,好像还真是亚瑟!他怎么可以把亚瑟推下床!和睡觉相比,当然是亚瑟比较重要啊!

这么想着,晕乎乎的唐晓翼又从床上下来,把在地上的亚瑟给抬了起来,嘴上还说:”对不起啊亚瑟老师,你能来我房间睡觉是我的荣幸!其实我一直是你的粉丝!那你接着睡我不打扰了。“

即使是醉酒状态,也不能亏待了亚瑟!于是睡梦中的亚瑟被唐晓翼公主抱上了床,小唐小心翼翼地把自己的偶像放下,绕到床的一边躺上去,呼,终于能睡觉了。


END

评论(10)
热度(77)

© 陸西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