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西樓

唐亚是真的 我亲眼所见

[唐亚]重大意外(上)

前言:well,情人节前激情开坑:)

写了心心念念的演员AU!感觉把小唐写得好青涩><

酒后乱X和双向暗恋的关键词,都不会在文中出现(误)





1


头又晕又痛,嘴唇有点麻,喉咙很痛,热得不行。


这是亚瑟睁开眼时的所有感觉。他把眼睛睁开了一条缝,这一觉睡得很累。他眨眨眼,活动了一下脖子。自己身上正盖着一张厚厚的棉被,他尝试着把胳膊从棉被里伸出来,又被室内的冷气给吓得缩了回去。


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脊背大汗淋漓,或许他应该起身去找水喝,顺便调高一点空调的温度。亚瑟盯着天花板看了一会儿,起身扣好衬衫的扣子。拿过搭在床头柜上的外套穿上。


他不应该在庆功宴上喝这么多酒的——即使他不是主角,只是作为特别出演——但那群家伙实在是太热情了。他们的包围对象应该是那个唐晓翼,而不是自己。亚瑟一边打开手机,一边郁闷地想。七点半,还好,他清醒得不算太晚。但是经纪人Claire的十几个来电轰炸还是很能让人心烦。他简单地用短信回应了几句,站起身去找酒店给客房配的水壶。


站起的瞬间他突然感到一阵头痛,更加糟糕的是,浑身都是酸痛的,而且自己堆在一旁的被子动了动,这着实把亚瑟吓了一跳。他仍然保持着睡眼惺忪的状态,把头发往后撩了撩,凑上前去把被子拉开。


下一秒亚瑟差点就想说“该死”之类的话了,然而最终他也这么做了——在心里。不过那个画面,他相信自己这辈子也忘不了。他的房间里,那张Kingsize的床上,躺了一个赤裸着上身的唐晓翼。那个当红的演员,此时正躺在床上,被子斜斜地挂在他身上,他睡得超死。


“What the hell …”亚瑟低声骂道,唐晓翼,唐晓翼怎么会在他的房间里?等等,这真的是他的房间吗?


该死。当亚瑟打开房门,看见门上的房间号后,良好的修养也无法阻止他说脏话了。不管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现在只想趁唐晓翼没醒,回到那天杀的房间里检查有没有什么自己的东西落下,再悄无声息地回到自己的客房——虽然整间酒店都已被自己人包下,但他可不想被外人看到自己衣冠不整地从唐晓翼的房间里出来,这能被用来作不少文章。


亚瑟快速地回到自己的房间,只和唐晓翼的隔了一间房。他从裤袋里摸出房卡摁在感应器上。关上门后,他回了个电话给经纪人。


“亚瑟?昨晚庆功宴还没结束你就不见了,我找了好久。“电话那头的女孩疑惑地问道。


亚瑟稳了稳心神,“我太累了,先回了房间。“


Claire哦了一声,显然相信不疑。“就是想通知下你,庆功宴后没有安排,下一部戏后天开机,这两天就好好休息吧。“


“知道了。“他随意地把手机扔在床上,接了杯水喝,开始努力回想昨晚从他离开酒店餐厅到今早这段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但亚瑟只记得自己离开了餐厅,去到走廊,进了房间——噢对,唐晓翼那小子连房门都忘了关,怪不得当时醉酒状态的自己在想这门怎么这么好开。然后他的记忆就中断了。


至于那之后他和唐晓翼做了什么——可能什么也没做,但自己腰酸背痛地……亚瑟不敢往下想了,他一口喝完杯中剩余的水,到浴室简单地洗漱了一下,再次摔到床上。


 

亚瑟知道唐晓翼,他知道唐晓翼肯定也知道自己。但两人完全没有过正面交谈,亚瑟对唐晓翼的印象只停留在“一位有实力的年轻演员“上。最近正在热映的,取得了超高票房的电影,也是由唐晓翼主演——这也是办了一场庆功宴的原因。而Claire提到的新戏,好像要和唐晓翼合作……亚瑟越想便觉得心中烦躁,太诡异了,他和唐晓翼第一次正面见面居然是在床上,而且他还想不起来经过!不过幸好,这些想法很快就被抛到九霄云外了——亚瑟靠着枕头陷入了浅眠。

 


2


亚瑟觉得他现在有点被动,他似乎有点害怕看见唐晓翼了。按照剧本,唐晓翼演的那个角色还没有出场,但今早他还是来了片场。


唐晓翼的打扮很简单,也很干净,只是头发有些不听话地翘了起来(亚瑟又想起了唐晓翼的睡姿),在和大家一一打过招呼后,他往亚瑟的方向走过来。


“你好!我是唐晓翼。“大男孩眼神明亮,笑着朝亚瑟伸出手。


他突然有点失措。不动声色地抿唇,走上前去,握住了唐晓翼的手。


“你好。“


 

自己还可以表现得更友善,或者说,更热情一点。开机的第二天早上,亚瑟一边走出房间,一边深刻反省。拜托,自己可是个演员,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难道这么难吗?况且,那家伙显然没意识到那一觉是和别人一起睡的,他又何必庸人自扰。


走着走着,突然就被人喊住了。亚瑟回过头,看见同剧组的墨多多一脸欣喜地,就像发现了救星般的跑向自己:“Hey亚瑟!太好了你在这里!是这样的唐晓翼那家伙和我说要是七点二十他还没起床就让我去他房间叫一下他但是我临时要去和编剧商量一下剧本所以你能帮我去叫一下他吗这是他的房卡谢谢了你人超好我要先走了!“男孩以超快的语速说明了情况,拍了拍亚瑟的肩膀,就朝电梯口小跑过去了。


亚瑟快速思考了几秒,看了看手里的房卡,耸耸肩便往回走。


 

房间里很暗,唐晓翼把窗帘拉得严严实实的,好像生怕阳光会弄醒他似的。亚瑟跨过唐晓翼摆在走道中央的行李箱,再把他扔到地上的衣服给捡起来,把椅子底下的背包放回椅子上,这才给自己开出了一条道。


唐晓翼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屏幕亮着,还伴随着铃声震动。亚瑟拾起他的手机一看,闹钟调至七点,敢情闹钟响了二十分钟,唐晓翼还没起来。


亚瑟把唐晓翼的闹钟关了,俯下身子打算把被子底下的人给拍醒。他的手快要碰到唐晓翼的肩,但是又停住了。


亚瑟居然觉得唐晓翼睡着的样子有点可爱,除去那突发意外,他还是第一次如此平静地端详唐晓翼的睡颜:或许是习惯,唐晓翼把下半脸都缩进了被子里,只露出了眼睛和深褐色的头发。不能否认他长得好看,睫毛长长,眉舒展开来,呼吸均匀甚至还能听见轻微的鼾声,像是毫无防备的……?


毛茸茸的小动物?亚瑟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他摇摇头,便把手搭在唐晓翼肩上轻轻摇晃:“唐晓翼,唐晓翼?“


唐晓翼动了动,把眼眯成一条缝,一脸茫然。不过在看清来者后,他似乎完全清醒了。他动了动嘴,刚睡醒,他的声音有些沙哑:“啊?亚瑟?“


亚瑟退后几步,把房卡放到桌子上。“……早上好。“他来到窗前,把窗帘拉开,让阳光充满了房间。“多多有事,所以我来把你叫起来了。”


唐晓翼把被子推到一边,睁开眼看见亚瑟在床边,青年对这个事实表示出明显的惊讶。他穿了件明黄色的卫衣,似乎认为这样能节省换衣服的时间。他理了理头发,有点不好意思。“麻烦你了。“亚瑟看出了唐晓翼眼神的躲闪,他决定不在这里久待。


“没事,不急。那我先去片场了。“

 


亚瑟坐在折叠椅上翻着剧本。新剧大概是说一群人在野外考古时偶然进入了一座失落之城并发现了有关长生不老的秘密。前期动作戏比较少,但对话挺多。现在在拍的这个场景,墨多多已经因为没记住台词NG第三次了,当第四次他终于把那串长长的,慷慨激昂的台词说出来时,亚瑟觉得他能高兴地跑上三圈。


“唐晓翼,亚瑟,该你们了。“导演拿着扩声器朝他们喊。


和唐晓翼的这段对戏内容发生在考古队发现了古城遗址,并在返回和前进的意见上出现分歧的背景下。取景是在山上,鼓风机把他们的衣服吹得呼呼响。一切都很顺利,唐晓翼的记忆力很好,对话流畅地进行着,最后一幕是亚瑟走上前去,抓住唐晓翼的胳膊,看着他的眼睛坚定地说:“无论如何,你要知道,我站在你这一边。“


“咔!“导演喊道,“可以了,大家休息一下。”


下一秒亚瑟便松开了唐晓翼的胳膊。一遍过对亚瑟来说是很正常的事情,加上他笑点不低,深情部分不容易垮。虽然和唐晓翼相处还是让他觉得有点别扭,但正经时候也不至于掉链子。他走回折叠椅旁,打开剧本,边喝水边对之后的剧情加深印象。


“Hey!“被猝不及防地拍了肩膀,亚瑟不自觉地抖了抖,抬起头便是唐晓翼放大了的脸:“吓到了?”


“没有。”即使这样说,亚瑟还是呼了口气,唐晓翼好像永远都那么精力旺盛,得闲时候也满片场找乐子。


“那——很高兴和你合作!”他爽朗地笑道,弄得亚瑟也不自觉地笑了起来。

 

3


亚瑟发誓,他已经尽力在改善自己面对唐晓翼的心态了,虽然每天清晨去片场的时间里深刻反省是一件十分愚蠢的事,但他也的确这么做了。不过他实在没有办法不介意。亚瑟自己也察觉到了,那是一种不自觉的回避。太尴尬了——自己就像一个,初来乍到的转学生?他郁闷地想。


“亚瑟,想什么呢?”墨多多看着同伴眼神扑朔,眼看着前面就是遮阳棚的支架了,真希望亚瑟别撞上去。


亚瑟回过神来,赶紧绕开,“没事。”今天剧组的大家效率出奇地高,晚上七点多就散了,多多见亚瑟回了神,又饶有兴致地说和婷婷一起出去找吃的,要不要大伙一起来。


“好啊!”唐晓翼冷不丁地出现着实把墨多多吓了一跳,“什么时候来的!”多多捶了一下唐晓翼的肩膀以示不满,对方只是笑嘻嘻地。


于是路线就从回酒店转变为到附近的夜市找吃的了。拍摄场地所在的城市比较小,地处西北晚上七八点天也没黑,但街道上人也不算多。


墨多多煞有介事地戴了副墨镜,打了把伞,这遭到唐晓翼一个白眼攻击。“放心吧,没人认得出你的。”一旁的婷婷小声地笑了起来。虽是这么说,毕竟经常会出现在屏幕上,大家还是尽量保持低调了。


亚瑟预料到了这支出来找东西吃的队伍会中途走散,没想到发生得这么快。没过一会儿,自己一回头,多多就拉着尧婷婷不见了踪影,其他人也不知道逛到哪儿去了。


他正想随便吃点什么就回酒店, 没想到拐个弯,差点和迎面走来的青年撞上。


亚瑟本能地后退几步,看清来者后松了口气,还好是认识的人。对方大概也这么想了,穿着红色连帽衫的唐晓翼轻轻“啊”了一声,他也是只身一人。
“嗯?你没有和多多他们一起吗?”金发青年疑惑道,唐晓翼耸耸肩,“一回头他们就没影儿了。所以——”青年绽开了一个笑容,“就我们俩?”
亚瑟笑了笑,和唐晓翼并肩走着。“那么,你想吃什么?”


“我都行,我在想被人认出来要怎么跑路。”他语气轻快地说道,唐晓翼总能知道怎么调整气氛。七点半的城市还是万里无云的蓝天,小吃摊上飘来食物的香气,商铺播放的流行音乐和路人们的交谈声交织,即使是没有作掩护的大名鼎鼎的演员,在这种时候也变得不怎么显眼了。


“我想我可能会去买点喝的……你要吗?”又走了一段路,亚瑟问道。对方好像在想事情,只是点了点头。当亚瑟把一杯乌龙茶递给唐晓翼时,唐晓翼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双手接住。


“不用客气。”看唐晓翼欲言又止的样子,亚瑟轻快地笑了笑。


“不……我没有在想这个,”唐晓翼捧着那杯冰镇的茶水,饮品的塑料外壁在他手心的温度下渗出水珠。他放慢了脚步,声音也变小了点。“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突如其来的正经语气让亚瑟心下疑惑,多种可能的情景立刻涌入脑内剧场,他紧张地思考着回答。


青年有些犹豫,但他还是选择了坦白:“亚瑟你……是不是对我有意见?”

 


啊?

啊?!


良好的教养阻止了亚瑟在内心咆哮,不过唐晓翼的困扰情有可原,毕竟只有自己知道……亚瑟稳了稳心神,他看向唐晓翼——那种不安又关切的情绪毫无保留地展现在青年的眼底,那是一种亚瑟所该拥有的无畏。


两人对视了几秒钟,最终亚瑟移开了视线,“当然没有,为什么你会这样想?”


唐晓翼松了口气,似乎对这个回答感到万幸。“呃……”他终于喝了一口茶,“感觉你比较……”唐晓翼本来想说高冷,想了想还是说了“有距离感”(而且他对自己的措辞感到十分满意)。“还是你对所有人都这样?”


“倒不如说是你太热情了?”亚瑟轻笑道,看起来唐晓翼被亚瑟的回答驳到了,他愣了愣,随即不好意思地笑笑,“可能吧。”


“那……”唐晓翼咬了咬吸管,“我们没事了?”


“当然。”亚瑟快速地回应道。希望吧,他在心里说。



tbc.

评论(9)
热度(59)

© 陸西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