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西樓

今天唐晓翼和亚瑟必须结婚

[唐亚]快雪初晴

前言:好冷!!!

再不产粮就会被抓起来的

写作BGM:我若是游子 - 河图





唐晓翼回到长安时,天刚刚回冷。从朱雀大街走进第三条巷子,尽头的那户人家正要把门关上。
“晚了。”他说,屋内的人只把门留出一条小缝,“什么晚了?”
“以往半个时辰前,你就不给人看病了。”唐晓翼把斗篷解下来,接着门便开了。对方散开了平日扎起来的金发,除了这以外没有什么改变的,他笑道:“进来吧。“


唐晓翼对亚瑟的记忆,似乎可以追溯到很久很久以前,但又没有这么久。那日他在市集上,被初到长安的家妹拉着急急走路,不留神就撞着了人。
匆忙间他回头看去,喊声见谅。正巧那人也朝他看过来,目光隔着人流碰撞交汇,在夏日的空气中激起涟漪,一刹后又恢复平静。后来唐晓翼想出了一个词,来形容他那一眼瞥见的亚瑟:清如明空。


“金陵好玩吗?“亚瑟把茶壶端到桌上。唐晓翼不喜欢喝太涩,所以他又煲了一壶。对方把斗篷搭在椅背上,开始饶有兴致地说起他的游历见闻。
“甚好,结识了几位友人……归途中又经过蓝田山,不过山行时迷了路,在庙内借宿一晚,早上和僧人吃过斋饭后才离开。”
“怪不得。”亚瑟笑道,“信上写几日前就该回来,拖了如此久。”
唐晓翼只好惭愧笑笑。亚瑟今天穿了身月白衣裳,显得很单薄。唐晓翼记得在他前去金陵前一晚,那时还是素秋,凉风刚起。亚瑟也是穿得很素。这倒极像他的性子,波澜不惊,平静收敛。

也令人安心。他生在太平时期,生来喜欢走山涉水。每当再回长安时,总会走进巷里,敲开尽头这扇门。突然的来访却没吃过几次闭门羹,也算是某种缘分。
“再过半月,我要去洛阳。”沉默片刻,唐晓翼说。他不自觉地会把要字加重,亚瑟能听出他的年轻气盛,就像唐晓翼还十五六岁时,他第一次敲开亚瑟医坊的门说,“我要出城啦。”

亚瑟没有看唐晓翼,却把他空了的茶杯斟满。“岁日前后回来?”
“其实……不想回府里,宁愿在洛阳客栈多待几月。”
亚瑟瞥了他一眼,“你快要弱冠了,怎么还不生性。”
“是啊——”唐晓翼靠着椅背,仰起头拖长音调感叹道,“至多还有一年……太快了。”
不过提到冠礼,亚瑟倒来了兴趣。“你说,你父亲会给你取什么字?”
“谁知道呢,以后就要称字了。不过,我更喜欢你叫我晓翼。”

亚瑟不禁笑道,“我本来就比你大。”他起身看了看窗外天色,便要赶人。“时候不早,还是尽快回府,给你祖母报个平安。”

唐晓翼嘴上应着,但还是把亚瑟煲给他那壶茶喝完,才拿起斗篷离开。入夜后又冷了一些,天上只挂着几点寥落星辰,他看时辰不早,也加快步伐,心想又免不了祖母数落了。

 


 长安下雪了。一夜间便开了满城梨花,直到清晨雪还在下,但不大。天边初现微光。
唐晓翼来到亚瑟住处时,门是关着的。敲了几敲也无人应答。他只好原地等待。幸好过了一会亚瑟就回来了,唐晓翼免于受独站雪地之苦。
“去了市集?”唐晓翼问道,亚瑟摇摇头。“去寺庙帮着派点斋粥和衣物。”
唐晓翼点点头,他提了一个镂空雕花木篮,里面装着从江南带回来的茶叶。祖母执意要他带给亚瑟,他又私自在篮子底部藏了一块玉佩,是从金陵带回来,又不好意思当面送的。
亚瑟欣然接受了唐家的赠礼,他把木篮放进里屋,再度出来时,唐晓翼才说出来访的真正目的:“闲来无事,就陪我去看雪吧。”

 


唐晓翼说城中看雪看不出什么,就和亚瑟出了城。凭着记忆直往前走,上到一个小山坡,视野就开阔了。

天地间都是素白的雪。放眼望去,那是冬日的长安。也只有在下雪时,城池才真正和这山河交融在一起,城中万户千檐,也和白色的柳絮般渺小了。

“《诗三百》有诗云:‘今我来思,雨雪霏霏’,颇有此感。”

每次看雪,都会是这里。唐晓翼在这件事情上还是很执着的。顺着一条冰封的小溪一直走,山野无处不是安静的。亚瑟听罢便反驳道:“哪有如此惆怅。何况是初晴,无风无雨。“

“或许到了异乡,又是另一番感触。“唐晓翼仰头望了望天空,”幸好赶上第一场雪,不然——在金陵,可没人愿意陪我吹冷风。“

亚瑟笑而不答。漫步良久后,雪下得大了,便原路而返。


唐晓翼启程去洛阳的那个早上,雪刚刚停。亚瑟对他说:“一路平安。“唐晓翼再次回头时,已是在城外了。
他抵达洛阳后,便托去长安的友人捎去他给亚瑟的信。收到回信已是半月后。洛阳刚下了一场大雨,清晨又是晴天。但空气还是一如既往的清冷。
他坐在窗前,摊开尺牍,那卷书信放在最上面,细细地看。字不多,写得不大,但很端正有力。亚瑟习惯措辞简洁,只有四五行。
“玉我已收到……如此有心。”唐晓翼不自觉地上扬嘴角。

“今日无风……得闲作书。不一一详述。”到此信的主人像是要搁下笔,又想起什么似的,往后添了句:“如有风雪,慎记添衣。”便一个字也不肯多写了。

他开始研墨,着笔书信。

“无风无雪,勿挂念。“还有很多,给亚瑟的信,他从不吝啬笔墨。但有些事情,他倒想回长安再讲。是何时呢?唐晓翼笔顿了顿,落下一行。日光拂过窗棱,在木桌上悄然移动。

”岁日前归。“



评论(6)
热度(54)

© 陸西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