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西樓

今天唐晓翼和亚瑟必须结婚

[唐亚]要接吻吗

前言:一起跨年吧





“希望不会太迟。”
亚瑟已经听到唐晓翼在电话那头的偷笑,即使唐晓翼有在极力掩盖。他已经收到了唐晓翼寄过来的礼物,但他还未拆开。那份新年礼物——其实是迟到的圣诞礼物,被包裹得严严实实,亚瑟已经猜到了八成。至于迟到的理由十分幼稚:圣诞节那天他们还处于冷战之中,到了夜晚又莫名其妙地和好了。那个时候他们在广场上一棵巨大的圣诞树下吻得晕晕乎乎,分开后唐晓翼“呀”了一声,那一刻他的表情令人发笑。“我忘记带——”
“别管了。”亚瑟捧着他的脸,贴上他的唇瓣。唐晓翼身后的圣诞树上,小彩灯亮堂堂的。那天他穿着红色的卫衣,看起来十分贴合节日的风格。小争小吵后的亲热总是绵长而无所拘束,顾虑和犹豫被抛到九霄云外,仿佛要把这两天因争吵而丢掉的情调,都在现在补回来。
“那我今年最后一天再给你。”之后唐晓翼说,有些不好意思。其实亚瑟并不十分介意,他欣赏唐晓翼的仪式感,比如冬至一定会给自己打电话,还有圣诞礼物什么的。所有的不愉快已烟消云散,这个圣诞过得并不糟糕。

这种毫无顾忌的亲吻还不算少。年初时两人还未同居,在新年第一天夜晚,没有任何事先通知地,唐晓翼出现在亚瑟家门口。
亚瑟轻轻地“啊”了一声,仿佛知道唐晓翼会来。“来得正好,我们这边在放烟花。”
亚瑟房间的窗对着的那片天空正有几束升空的焰火,不过唐晓翼的心思不在焰火。能在新年伊始和恋人待在一起,似乎寓意着一个好的开端。看见亚瑟专心致志地望着窗外,他莫名有点紧张,在恋爱上唐晓翼还需要更多的勇气。
——“要接吻吗?”
下一秒唐晓翼就想收回这句话了,这太突兀。但对方转过头,毫不犹豫地亲了上来。唇瓣贴着唇瓣,发丝蹭过脸颊。他搂着亚瑟,就像搂着一团火。这种感觉十分奇妙,在新年烟花前像热恋期的小情侣一样黏黏糊糊地亲吻,很能令人感到庆幸。

唐晓翼很享受和亚瑟亲吻的时候。大大方方,热烈不需遮掩。这使他更想下一秒就出现在亚瑟面前了——可惜不行,但邮递的圣诞(新年)礼物,就能在下一秒出现在亚瑟面前。
这份礼物唐晓翼挑选了很久。他希望亚瑟会喜欢它。所以当亚瑟打电话告诉唐晓翼包裹已经拿到后,唐晓翼腾地一下从候机区的长椅上站起来:“快打开!”
“待会儿——其实,我更想你来后再拆。”
但唐晓翼的航班还没这么快到点,他这几天向公司请了假(在年终最忙的时候)去外地学习新的项目,这正是圣诞节前和亚瑟意见不和的原因。唐晓翼热爱冒险,不过亚瑟趋于求稳。最终后者作出妥协:“我错了。……无论如何,只要你愿意。”
那一刻唐晓翼在心里说,果然我没看错人啊。

亚瑟拆开包裹,打开那个小巧的黑色礼盒。那是一枚戒指,纯粹的银色,没有太多装饰,奢华但简约——意料之中的。唐晓翼的眼光不算差。
接下来他便接到了唐晓翼的电话。“我快到楼下了!”这时快要到十二点,要不是唐晓翼去了外地,在新年前夕去到大广场上和人们一起倒数,也是一件很好玩的事情,不过留到下一年做,也不迟。
从唐晓翼下机场大巴到拖着行李箱慢腾腾地走回来,其实刚刚好,但唐晓翼非要用跑的,恨不得飞过来,亚瑟都能想象到唐晓翼头上挂着雪花,鼻头红红的样子了。
“眼光不错。”亚瑟在电话这头被自己的想象逗笑了,对方一听就急忙问,“合适吗?”
“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会戴?”
“呃,你知道的,我已经准备了一百种方法来求你……能先开个门吗?”
亚瑟笑着摇摇头,走过去打开客厅的门。唐晓翼今天穿了件黄色的卫衣,在楼道阴暗的灯光下显得亮澄澄的。他把行李箱推到一旁,给了亚瑟一个大大的拥抱。这个拥抱有点久,亚瑟身上很暖,暖得唐晓翼不想松开。
“我更想你来完成。”唐晓翼松开亚瑟后,发现外套口袋中多了一个小小的盒子。他有些惊讶地看了亚瑟一眼,发现亚瑟也笑着看他。他会意一笑,取出盒中的钻戒。“那我亲爱的亚瑟·冯·蒙哥马利先生,你愿意和我在一起直到永远吗?”
“好。”
钻戒很合适,触感冰冷又炽热。亚瑟看了看自己的无名指,现在这枚戒指戴在他手上了,这种感觉很难说出口,就像一件意料之内的好事发生了,不敢明目张胆地像孩子那样表现高兴,倒不如另一句话来得痛快:“那么——要接吻吗?”
他笑着搂住唐晓翼,这个吻很长,直到新年的钟声敲响。


评论(7)
热度(85)

© 陸西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