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西樓

今天唐晓翼和亚瑟必须结婚

[唐亚]如此

前言:以后想不出标题的日常就叫「如此」啦。
写了写图书馆爱情(?),那句话是后桌教给我的,可能有bug。不过意思到了就好啦




亚瑟的出现悄无声息。他像是踩在铺了厚地毯的地板上,不动声色地来到唐晓翼身后,搭住他的肩。待唐晓翼回过头去,亚瑟已经拉开椅子,坐在唐晓翼旁边了。
“又吓我。”栗发的青年笑道,他在准备学期末的实验论文,在图书馆里借来的书摞在旁边。在亚瑟还没过来前,唐晓翼给他发过一条信息:“愿意为你贫穷的小男友带一点吃的吗?”
看亚瑟的表情,他应该没有看到这条信息,不过这没有什么关系。他们对面的座位是空着的,但唐晓翼更喜欢亚瑟坐在他身旁,这样说话可以方便一点,更加重要的是,挨着亚瑟的肩不需要理由。
“这东西你写了一个星期了。”
亚瑟挪揄道,但唐晓翼没写完是有原因的,自从他们在一起后,唐晓翼每晚都会找亚瑟聊天,每次的聊天都以“啊!我还没写完论文!”作结尾。然而,唐晓翼从未肯吸取教训,就像现在。唐晓翼凑到亚瑟面前,朝他做了个鬼脸。“在作业面前,还是你最重要的。”
“赶紧写吧。”亚瑟把唐晓翼的脸别开,对方耸耸肩,回归到资料的查找中。
空气再次安静了下来,亚瑟坐了一会儿,便起身去借书看。他把椅子往唐晓翼的方向挪了一点,肩膀挨着他的肩膀。似乎过了很久,但又好像没有这么久,唐晓翼把书合上。
亚瑟从他的小说中抬起头来:“你写完了?”
他瞅了瞅唐晓翼,对方已经把手提切换成休眠模式,并且在翻阅一大本随意借来的字典。唐晓翼似乎对自己的论文很满意,一定可以pass:“效率,这就是速度。”这换来亚瑟一声轻笑:“写完就好。”
完成了任务的唐晓翼一身轻松,翻书页的声音也变得明快起来。他们继续看书,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但有一个时候,唐晓翼停顿了一下,“亚瑟。”
亚瑟转过头,对上唐晓翼的眼睛。对方不自觉地缩了缩,然后像是鼓起了巨大的勇气一般,他说:“Ich liebe dich emor nor so sehr.”[1]
亚瑟愣了几秒——他知道,通常唐晓翼不用日常交流的汉语或英语来和自己对话时,那句话的意思一定很不一般。他还记得唐晓翼因为某些事情和他道过歉,那时唐晓翼十分不情愿把对不起说出口,于是他说:“乞蒙见恕。”——
他笑了笑,自己懂简单的德语,唐晓翼的发音不太标准。但他却拿起唐晓翼的冷咖啡喝了一口,偏过头表示疑惑。“嗯?”
“没,没事。你继续看。”他的少年目光有些躲闪,底气不知何处安放。“好啦。我差不多该走了。”亚瑟把借来的书叠在唐晓翼那堆上面,意思是叫唐晓翼帮他还。
“你要去练长笛。”唐晓翼轻轻地“哦”了一声。亚瑟站起身,把椅子推回长桌底下,在那时唐晓翼发现自己的手提旁边多了个纸袋,上面印着的logo是自己一直和亚瑟说的在图书馆拐角处很好吃的面包店。而亚瑟已经走到图书室门口了——这和他来时一样,静悄悄的。

“亚瑟!”
亚瑟正要把门拉开,他停下动作,应声回过头去,看见唐晓翼站了起来,怀里抱着一沓借来的书。
唐晓翼朝亚瑟扬了扬下巴,“我爱你。”
亚瑟弯了弯嘴角,顺手把门给关上。
“你还是这句。”




[1]意思大概是“我爱你一直永远如此非常”,听后桌说德语的副词可以随便加,这样的话表白真是方便啊(喂

评论(7)
热度(66)

© 陸西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