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西樓

今天唐晓翼和亚瑟必须结婚

[唐亚]Morning

动笔BGM:JULY - Kris Wu
“Glad to have you right where you wanna be”





这是亚瑟从海洋的另一头回来的第二天。他是大西洋的船王,事情不比唐晓翼少。本来是只需几天的例行公事,在海外时却出了些意外,直到一个半月后,唐晓翼才再次见到了亚瑟。
亚瑟说想出去走走,唐晓翼便和他来到了这个城市的边缘,沿着山路走,拨开遮挡的树枝,就出现了一条小径,放眼望去周围有零星的白色,那是清晨的冰霜。这里的一切都很静谧,让人联想到遥远时期的乡村。连踩碎枯叶,也是一件动静不小的事情。
“我还是第一次来这样的地方。”亚瑟新奇地望向四周,在冬日的清晨里,笔直的树干错落地伫立在小道的两旁。这是一条被人走出来的路,能看到覆盖上一层冰霜的枯叶堆叠在两旁,踩上去会发生清脆的声响。
“我很小的时候在这边住过……”唐晓翼抬起眼往前看了看,随即拍了拍亚瑟的肩。“你闭上眼睛,我带你去个地方。”
亚瑟没有过多的怀疑。他闭上眼,任唐晓翼拉着他的胳膊往前走。偶尔唐晓翼会揽过他的肩往自己的方向凑近,避免他擦过树干。“你不会把我带水沟里吧。”亚瑟玩笑道,但在唐晓翼说“到了”之前,他没有睁开过眼睛。
“亚瑟,亚瑟,你可以睁眼了。”
亚瑟睁开眼睛,第一眼看见了唐晓翼挡在面前的脸,而唐晓翼看见了亚瑟湛蓝色的眼睛,好像也能看到他心底。直到亚瑟忍俊不禁,推了唐晓翼一把,唐晓翼才让开到旁边。
他们的眼前是一处小小的,冰冻住的瀑布。瀑布还保持着它从悬壁上奔流下的情景,而冬日清冷的空气善解人意地把这一刻定格成短暂的永恒。这面干净的明镜折射出冬日的暖阳,连周围的树叶也都跟着闪起光来。
在唐晓翼意料之中,亚瑟惊喜地感叹了一声,快步踏上冰面,凑近去看这处小小的奇观。“唐晓翼,你是很早就发现这里了吗?”
“是啊,冬天这里的瀑布会结冰,只有我知道。”唐晓翼语气中流露出一点骄傲。他跟上亚瑟的脚步,可能是亚瑟那头金发的原因,唐晓翼觉得亚瑟也闪起光来。“据说对着结冰的瀑布许愿,愿望就会实现。”亚瑟对着晶莹剔透的冰面说道,回头期待地看了唐晓翼一眼。
唐晓翼没有听说过这个说法,不过看亚瑟超认真闭着眼睛许愿,也跟着闭上眼睛,双手相扣起来。他在心里默念了一句话,就偷偷把眼睛睁开一条缝,看了看亚瑟。对方没有睁开眼,垂下的睫毛微微颤动,虔诚又动人心魄。
“你许了什么愿望?”亚瑟睁开眼后,唐晓翼忍不住问他。对方眨眨眼,想了一会儿。唐晓翼换了个说法:“(愿望里)有我吗?”
亚瑟听罢笑了,唐晓翼的心思禁不住隐藏。“肯定有啊。”
“好巧!”唐晓翼笑了,走上前拥住了亚瑟。似乎“凑巧”许了同一个愿是拥抱的很好理由。对方没有过分的惊讶,顺理成章地接受了这个拥抱。在冬日干燥的清晨中,亚瑟身上也很暖,即使他穿得不多。一时间双方都没有说话,唐晓翼感受到对方把下巴搁在自己的肩上,便蹭了蹭亚瑟的发梢,侧过脸,用他能听到的最低声音说道:“下次……不要一个人离开这么久了。”
亚瑟轻声应了个“嗯”,收紧自己的手臂。这似乎是他们重逢后第一次亲密接触,也只有在这样的环境下他才被允许卸下一切心事,工作被暂且抛之脑后。在白色的冰面上相拥,这与梦境也没什么区别。
“至少带上我。”唐晓翼想了想,又补了一句。接着他快速吻了一下亚瑟的颈侧便结束了这个拥抱。“我们走回去吧。”
“好。”亚瑟朝瀑布看了一眼,便握着唐晓翼的手往回走了。
至于那句“家人安好”,就留给这冰封的奇迹去实现吧。

评论(6)
热度(44)

© 陸西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