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西樓

今天唐晓翼和亚瑟必须结婚

[唐亚]挂名情侣(4)

前言:开学前爆肝了,想365天天天写唐亚

这个剧情自家亲爱的和基友给了不少建议,在此感谢~(虽然最终还是很俗





星期五的中午亚瑟没和唐晓翼去吃饭,理由是还有工作没做完。到了下午,大概是亚瑟中午忙了一会,他下午五点多就得闲了,发了条微信给唐晓翼:你台词背完没?

唐晓翼收到信息,转过头看了看不远处坐在椅子上看手机的亚瑟,在对话框中打出三个字:有点虚。想了想又删掉了,最终发过去的信息是:你需要排练一下吗?

 

唐晓翼再次来到亚瑟家时,布丁一看见他,立马从饭桌上跳下来,跑过去围着他打转。亚瑟关上门,唐晓翼蹲下去,猫咪会意似的跳入他怀里,趴在他的肩头。

“啊——“亚瑟故意拖长声调,“看来以后你不能经常来我家。”

唐晓翼嗯了一声表示疑问,布丁蹭了蹭他的脸。

“我的猫好像喜欢你多一点。“他半开玩笑道,坐在沙发上打开手提电脑。

 就因为这个?唐晓翼忍俊不禁,他有些笨拙地把猫咪从肩上抱下来,布丁眨了眨眼,又回到亚瑟身旁了。

“说正事,你台词背完没有?“亚瑟打开那份word文档,唐晓翼趁机瞄了几眼,”亚瑟我觉得吧是你太紧张了,你难道一点也不相信我的即兴发挥能力吗?“

亚瑟沉默了几秒钟,“被我母亲发现了会更麻烦。“

“我有一个绝妙的办法保证我们跟真的一样。“

亚瑟抬起头来:“什么方法?“

“我现在跟你告个白,然后你答应我,我们就真的在一起了,真得不能再真了。”唐晓翼说这话时好认真好认真,布丁也和他一样,严肃地看向亚瑟。

亚瑟愣了几秒,随即笑道,“这种时候还开玩笑。”

唐晓翼耸耸肩,抱着布丁往亚瑟边上坐了坐,“怎么着,你现在问我几个问题,我们对一对口径。”

亚瑟点点头,撑着脸想了想,“第一个,我们怎么认识的?”

“不不不,你应该把你当做你妈,站在你妈的角度,来问她儿子的男朋友。”

亚瑟没忍住,笑了出来,“行行行,“他坐正了一点,”你说什么都是对的。“

亚瑟酝酿了一下,“你和我儿子怎么认识——不行不行,这个太好笑了……“他现在看着唐晓翼正儿八经的脸就想笑,和唐晓翼相处久了笑点不自觉地被拉低了不少。亚瑟调整了一下表情,”认真点,你和我怎么认识的?“

唐晓翼这个时候在逗猫,被这么一问下意识答了一句:“抢办公桌啊。“他和亚瑟是因为一张办公桌认识的,当时谁都想要那张桌子,最后以猜拳方式分出胜负了,从此开始了竞争对手的关系。

亚瑟抿了抿唇,唐晓翼一看大事不好立马改口:“合作伙伴,合作伙伴。”

“同居没?“

“快了,快了。“

“想领养孩子吗?“

这个时候唐晓翼在喝水,差点没一口水喷出来。他表情扭曲地望向亚瑟:“你没让我背这个啊?“

“你让我怎么相信你的即兴发挥能力?“亚瑟翻了个白眼,把布丁从唐晓翼怀里抱回来,”快点回答。“

“那你想不想领养孩子?“

“呃……“

亚瑟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但是看唐晓翼得意洋洋的表情,又有点不甘心,“你就说我们养了只猫。”

唐晓翼表示ok,他发现亚瑟预知坏结果的能力还挺强的,亚瑟问了很多个奇奇怪怪的问题,更神奇的是唐晓翼一听就觉得这个问题一定会被问到,两人统一了一下口径后,点的外卖也送上来了(唐晓翼不好意思让亚瑟煮饭)。

“我突然觉得紧张,有种假装家长参加家长会的感觉。“唐晓翼在吃晚饭时这么对亚瑟说。

唐晓翼用的比喻总是奇奇怪怪的,但是很幽默。亚瑟笑了笑,这个家伙也不是没有优点。

 

和他去过的所有婚礼一样,唐晓翼的打扮也是一如既往地日常。等他去到约定的回合地点——婚礼所在的酒店的附近地铁站时,亚瑟已经在那里等了。他穿得也很普通,不过就凭那头金发,唐晓翼还是能在地铁口涌出的人流中找到亚瑟。

亚瑟在收到唐晓翼微信的下一秒抬起头来,便看到了唐晓翼。回合后两人一起走去酒店,唐晓翼能看出亚瑟还是有点紧张——在他握住亚瑟的手时,对方不自觉地往回缩了一下。唐晓翼权当这是紧张时的过激表现,他和亚瑟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手臂无意间碰在一起,陌生人看倒真像处了很久的情侣了。

亚瑟走进酒店时环顾了一下在场的宾客,发现自己好像没认识几个。倒是母亲安菲特里特已经在向他招手了。

亚瑟拉着唐晓翼过去,唐晓翼发现今天亚瑟他母亲换了一身墨绿色的职业装,还是能衬得她的头发耀眼,这让他想起了以前和前前任上司谈过公司计划,那人穿得好像也是这样。于是唐晓翼拿起了面对上司的神情(礼貌恭敬而不失友善),和亚瑟的母亲打了一声招呼:“伯母好!“

“是小唐呀!来来来坐这边。“

这会是亚瑟拉着唐晓翼走了,他坐到了安菲特里特旁边,于是唐晓翼坐到了亚瑟旁边。坐下时唐晓翼感觉到亚瑟不动声色地用手肘碰了碰他,大概是示意“到了你临场发挥的时候“。

唐晓翼开始观察他们这桌,大概是来得比较早,所以只坐了他们三个。然后看见亚瑟他母亲茶杯里没水,唐晓翼十分机智地给她和亚瑟倒茶。

亚瑟他母亲开始问问题了:“亚瑟啊之前怎么没听你说过小唐,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亚瑟笑着说合作伙伴,说得跟真的一样。

其实之后也十分顺利——唐晓翼觉得亚瑟是想太多了,他母亲没有问多少问题,而且听着还挺正常的。聊着聊着待宾客来齐了后,就开始上菜。当然其中的婚礼程序被唐晓翼直接忽略了。

吃饭的过程也十分和谐。其中对于亚瑟有一个好消息就是他母亲要回国外的家住个几年再回来一次,这着实令亚瑟松了口气。宴席欲要散场时,安菲特里特又向亚瑟交代了几句,一旁的唐晓翼只需要说“好好好“”会的会的“”您放心吧“。有时候看似很麻烦的事情一瞬间就解决了,之前准备的三分之一都是白费,这可能是人生的某个定律。

目送安菲特里特离开后,亚瑟仿佛打胜了一场战役一般,坐在椅子上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唐晓翼撑着腮看着他:“就是你太紧张了。“

“这是万无一失的准备。“亚瑟拿起玻璃杯喝了口水,”我们也走吧,你坐地铁回去吗?“

 

唐晓翼和亚瑟一起回去了,他们的家是在一条路上的,不过是唐晓翼的远了一点。来到地铁站下时有一个地下商业街,亚瑟看了看时间才八点半,就说想去一下联合书店,唐晓翼就陪他去了。

“所以这事就这么完了?“在去往书店的路上,唐晓翼这么问道。

“可能吧。“亚瑟耸耸肩。

“我怎么觉得太简单了一点,你不怕以后穿帮吗?“

“再说吧……总之近期我是不想,“他顿了一下,加重语气,”十分不想去无聊的相亲饭局。“

“亚瑟先生把他整个生命都奉献给了工作。“这个时候唐晓翼用播音腔说了这么一句,立刻遭到亚瑟的一掐:”彼此彼此。“

唐晓翼听出了言下之意,他换回正常的语调说,半斤八两吧。

去到联合书店,基本是亚瑟在看,唐晓翼扫几眼,他对外文书不是很感兴趣。倒是其中发生的一件事情,让气氛有点尴尬了。

那时亚瑟正在翻阅一本厚厚的字典,一边和唐晓翼交流中外文学。唐晓翼话说到一半突然停了,亚瑟疑惑地抬起头看他,却看见书架对面站着一个女孩子,她大概是叫过自己的名字,只不过自己没听见,而唐晓翼听见了。

“亚瑟?“

那个女孩戴着头箍,有着卷卷的长发。亚瑟心下一惊,即使在炎热的夏天,气氛也凝固了起来。

“好久不见。“

“是啊,我回国没多久,没想到在这里碰见你了。“女孩子冲亚瑟笑了笑,目光移向旁边:”你朋友?“

“……对。“

“噢——那我先去结账了。“那姑娘手里抱着几本书,她和亚瑟saybye后,走到拐角处便看不见人了。

这个过程中唐晓翼靠在一旁的墙上啥也没做,待姑娘走后他重新走到亚瑟旁边:“这就是你上次跟我说的那个?“

“啊?对。“亚瑟愣了一会儿,只听见唐晓翼轻轻”噢“了一声,表情没什么变化。但在那时,仿佛有根黑色的羽毛,轻飘飘的地从亚瑟心上掠过。


tbc.

评论(5)
热度(47)

© 陸西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