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西樓

今天唐晓翼和亚瑟必须结婚

[唐亚唐]无非因缘

前言:这边天庭造反刮台风 卷我屋上三重茅 我觉得不ok 产粮宣泄愤怒

称呼亚亚为尊主真的好苏(蹦蹦跳跳

结尾可以有很多意思~我写是小唐呼风来打架,然后找到男票(?)后敲开心的所以不刮风(喂!





话说那风神唐晓翼的大名远扬北疆,未真的见识过,还不知道这位主子的桀骜不驯。天不怕地不怕,就在昨日亥时,就把天皇老子给惹着了。天神一直在为自己的女子——掌管木棉花的公主,找一位如意郎君。天庭这么多相貌极佳,才华横溢的神灵不找,偏偏找上了唐晓翼。天神认为此人气宇非凡,“龙章凤质”,将来必有作为。

结果唐晓翼人跑了。

月黑风高夜,唐晓翼啥也没带,乘着一阵风直往南去。所及之处,狂风呼啸,雷公以为雨时已到,便和着风雷声大作,惊醒众生。再日,公主迟迟未等到迎亲队伍前来,便亲自前往风神庙,庙里空空如也,不起一丝风。

天神大怒,派出三千天兵,南下把那胆大包天的驸马郎给抓回来。此时唐晓翼正躲在离南海不远的青莲山中,稍作歇息。他深知此处不宜久留,不出未时,他就会和气势汹涌的天兵碰着。唐晓翼微敛气息,望着不远处一股涓涓细流,思绪飘往九霄云外。

木棉花神貌美,黛眉杏目,清新天成,风神心思不在红颜上:潺潺流水使他想起他还未接管风神位置时,前任风神唐雪——他的祖母,曾把一位故友引入庙中。那人面如冠玉,一袭长衫,衣袂翩飞。唐晓翼还记得他的眼睛,像是碧空与海洋交杂融合成的颜色,天然一段柔情。他在风神庙待了两个时辰便要告辞,唐雪让孙子相送。

唐晓翼那时未及龆年[1],陪着那人走到门口,按耐不住孩童心性,脱口问道:“你还来吗?”

那男子微微一怔,随即笑道:“这个难说。”

“我想去找你。”

“随缘了,小公子。“他敛起衣袖,冲唐晓翼笑道,”告辞。“

 


这么多年,他一直记得他的名字——亚瑟,他也想再次见到他,却从未有这个机会。如今那天神竟想绑他回去当驸马,这一下又失了多少自由!风神内心冷哼一声,拍拍肩头的落叶,唤来一阵风离开莲山,再走不久便是南海,似乎能听见远处传来的马蹄声与飞兽长啸。

唐晓翼知道自己无处可逃,南下只是缓兵之计,他迟早要与三千天兵干上一场,而这个预想在半个时辰后就实现了。

唐晓翼在南国上空与天兵打了个照面。三千金甲隐于乌云之间,钩戟长矛射出寒光,主帅举起长枪,直指风神:“速速随我回庭!“

唐晓翼没有回答,化疾风为千军万马,千军万马朝着天庭军队奔去,一时间南国苍穹风声骤响,云流四处逃窜,气势之盛,可胜雷公作怒。疾风堪堪打散天兵阵型,巨大风力下,他们未敢轻举妄动,但盘旋的疾风组成的屏障挡不了他们多久。那风声时缓时急,缓时若猿啼,急时,则像是要把苍穹下的土地也给掀开。唐晓翼又遣来风刃,朝对方飞来,军队无法靠近唐晓翼,便齐齐朝他射来万千金箭,企图破除屏障。

苍穹一片混沌。数千支箭与疾风交织,有的受阻偏离唐晓翼所站的方向,穿过云层直直落下,化为人间暴雨;有的躲过阻挡,却也减缓速度,穿过唐晓翼脚下的云流。唐晓翼挥袖运来大风,毕竟精力有限,刚刚阻挡天兵攻击耗费他不少功力。眼见唐晓翼频频后退,天兵趁机进军,雷鸣般的风声渐渐变细成哀鸣,唐晓翼忽得听见巨浪声,便知已在南海之上。

天空,陆地,海洋自古密不可分,即使是天神,也要对海洋保有几分尊敬。在南海之上的苍穹,天兵尚敢进攻抓人,若是叫他们潜入海中,估计是没有这个胆的。唐晓翼暗自思忖,不赌一赌,落得个坐天牢的地步,岂不太亏?

天兵势如破竹般涌来时,唐晓翼作了瞬间决断。他趁天兵追击之余,忽的收回所有风力。军队大惊,待旋风环绕着唐晓翼助他下海时,他们才反应过来,改变方向要去追,最终却只敢逡巡于南海上空。

唐晓翼沉入水下,仰头望去,水面斑驳光影中,他看见那天兵主帅不肯罢休,徘徊空中,心底暗暗松了一口气。接下来他听到的却又把他的心提吊起来。

“天神也好生客气,派三千精兵来我海域。“

一个男人的声音,听语气便是南海尊主了。奇怪的是唐晓翼觉得这声音耳善,未想太多,寻思着找块礁石避一避。

“贸然近海,多有冒犯,还请尊主息怒。“天兵主帅抱拳跪下,”天庭驸马违背天命,擅自逃婚,末将奉命前来捉拿。“

“驸马逃婚?有点意思。“那人轻笑一声,唐晓翼更觉熟悉。”不过,若是南海藏有天庭要犯,我定会告诉天神。可我这并没有什么天庭来者,让你失望了。“

“但是末将刚刚明明看——“

“你是怀疑我对天神的忠诚吗?“

“末将不敢。想必是那人逃往别处,末将这就带兵去追。“

那人微微颌首。天兵们驾马,朝着另一个方向去抓那“天庭要犯“了。

南海的尊主看着军队走远,沉吟片刻,朝微泛波澜的水面说道:“出来吧。“

风神心下一惊,知道这地盘的主子在说自己。他不动声色,渐出水面,却在看清那人容貌后,再也绷不住惊讶的神色。

金发耀眼,眉眼温润,瞳色是那抹特殊的蓝。亚瑟盯着唐晓翼看了良久,他笑道:“果然是你。“他对这个青年有着挥之不去的印象——那日风神庙前,他看着唐晓翼的眼睛,便在心中感叹,又是个不省事的主儿。

“好久不见。“于是唐晓翼释然,再无疑虑。他笑道,”我找到你了。“



今日南海无风。




[1]龆年:男孩八岁。


评论(9)
热度(57)

© 陸西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