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西樓

今天唐晓翼和亚瑟必须结婚

[唐亚]挂名情侣(3)

前言:谁还没点都市爱情故事的幻想咋滴

挂名情侣(1)点这里




第二天的早上唐晓翼就收到了亚瑟发给他的台词本。他点开一看,立马关闭。
一定是打开的方式不对。唐晓翼等了几秒,又重新点开,他只好接受了这个现实——天老爷,七八页,亚瑟不去当个编剧什么的真是可惜。
在亚瑟给过来的台词本里,他们因为一起合作过一个项目而相识(合作?国际玩笑!),然后呢是亚瑟主动告的白(什么玩意儿!),之后因为又相处了一段时间,然后就在一起了。
看着很正常,非常有说服力,但唐晓翼就是莫名其妙的不服:为什么是亚瑟告的白?倔强的灵魂不需要解释!
当天中午唐晓翼和亚瑟吃饭时唐晓翼严肃地向亚瑟说明这个问题:为什么是你告的白?
亚瑟眉一皱:“你想告白?改一改不就好了,几分钟的事情。”
“所以你是这么随意的吗?”
“不然呢?”
“停停停。”唐晓翼放下筷子,“互相谦让,你就你,我背就行。”
亚瑟笑了声。“这还差不多。”

 

两人继续吃饭,一段时间里没有人说话,气氛有点凄凉。最后是唐晓翼问了亚瑟一个问题:“所以我们现在是已经开始以情侣的模式相处了吗?”

亚瑟想都没想就回答道:“对。”

“这位朋友,你告诉我。”唐晓翼放下筷子,亚瑟应声坐直了身子,等待唐晓翼跟他说什么严肃的事情。

唐晓翼特别严肃,“我不会是你的初恋吧?”

“……滚!”亚瑟朝唐晓翼翻了个白眼,他就是做不到把性格好的一面留给唐晓翼,这人怎么这么说话啊。

唐晓翼被亚瑟这突如其来的单字吓得把椅子往后挪了挪,“别,祖宗,有话好好说。你看上去是有恋爱经验的人吗?”

“怎么没有了?”

“你和你喜欢的人一起吃饭会五分钟不说话吗?”

 唐晓翼也没想到这一问简直问出了重点,亚瑟蹙了蹙眉,答道:“我又不喜欢你。“一语道破。

“对啊!“唐晓翼本想伸手去把亚瑟两弯蹙起的眉抚平,但看对面人儿,一脸的警觉,想想还是算了。“这就是最根本的问题。”

亚瑟嗯了一声,眉蹙得更深了,看来他也认为这个问题很严重,而且还是自己造成的。仔细想想,唐晓翼这个人好像也没有什么缺点,优点也能数出几个,为什么就是不能像和正常朋友一样和他相处呢?他就不信自己会这么不友善了。

唐晓翼撑着个脸,夹起盘子里的菜往口中送,看着对面的金发人儿微微低着头,盯着白饭皱着眉思考了一个世纪,最后好像下了决心一般,抬起头来,郑重地说:“我会端正一下对你的态度的。“

 “对嘛。”唐晓翼笑道,把自己碗里的一块炒蛋夹给了他。“我很想和你做朋友的。”



中午外面还是阳光灿烂,一到下午,天就骤得黑了下来,乌云相互之间挨得紧紧的,好像轻轻一拧,就能渗出水来。果然到傍晚就下雨了,今天的黄昏没有火烧云。唐晓翼把今天的工作弄完就打算回家了,当他背着包走到写字楼下时,才发现自己的伞还在办公室外面晾着。
他做了瞬间决定:回去拿。
从电梯口出来的亚瑟显然明白了唐晓翼的意图,他看了看唐晓翼,两手空空,背着个包,用陈述句的语气说,没带伞啊。
“忘记拿了。”唐晓翼不好意思地笑笑,亚瑟噢了一声,“用我的?”
唐晓翼眉一挑,先是啊了一声,他故作惊讶道,这么大方啊。
亚瑟翻了个白眼,欲要离开:“那你自己上去拿吧。”
“别别别!”唐晓翼连忙拉住亚瑟,对方下意识想要抽开手,因为什么原因又停止了动作。亚瑟走到大门口,外面的雨下得纠结,说大吧,也不大,但不打伞被淋湿了也不舒服。
亚瑟撑开伞,刚好能遮住两个人,他举起伞,唐晓翼识相地跟过去,顺带握住他的手,并肩向雨里走去。
“吃饭没?”唐晓翼问。
亚瑟快速地回答了个没有,他把伞微微往右偏,那是雨丝飘过来的方向,他又走了一段路,突然停下了脚步,“等等,你家住哪?”
唐晓翼报了个地名,“怎么,你近点?”亚瑟说对,又接上:“你可以去我家等雨停。”
“这么好心?”
亚瑟又要抿嘴了,唐晓翼一副八百年没见过他的友善的样子让他觉得好气又好笑,于是他轻描淡写道,“我也可以目送你离开,不给你伞那种。”
“别,”唐晓翼立刻换了个正经的样子,握了握紧亚瑟的手,生怕他什么时候就抽开。“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亚瑟家在市中心的一处住宅小区里,步行二十分钟就可以到,唐晓翼稍微远点。亚瑟在单元楼下拿了个塑料袋装起湿漉漉的伞,来到家门口他掏出钥匙,唐晓翼跟在他后面。亚瑟打开门,唐晓翼立刻就听见“喵”的一声,随后一个棕色的毛茸茸的脑袋从打开了一点的门内探出来,亚瑟把门又打开了一个弧度,把塑料袋放在鞋柜上,就蹲下去把他家的猫抱起来往屋内走去:“不能乱跑噢。”
说实话唐晓翼挺惊讶的,亚瑟竟然会养猫。他很自觉地随着亚瑟的脚步进屋,关门把鞋脱了。亚瑟家很干净,简约而不简单,意料之中的。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唐晓翼顿时涌生出对自己家的嫌弃。
而这家的主人似乎早就把唐晓翼给忘了:亚瑟抱着他的猫坐在沙发上,那只胖胖的,有着漂亮棕黄色毛发的猫咪,瞪着圆溜溜的眼睛,从亚瑟怀里走到沙发上。亚瑟揉了揉猫咪的头,这才抬头说,“随便坐。”
唐晓翼耸耸肩,拉了把椅子坐下,“你还养猫啊。”
“对啊,加菲。朋友送的。”亚瑟起身去把伞晾在阳台上。
“叫什么名字?”
“嗯……布丁。”
唐晓翼觉得挺形象的,那只猫的毛色和黄黄的那种布丁也差不多。只见布丁从沙发上来到地板上,经过唐晓翼坐着的椅子时,猫咪绕着椅腿走了一会儿,最后竟后退几步,跃到了唐晓翼怀里。
唐晓翼的身子明显震了一下,布丁一到他怀里就不愿意走了,趴在唐晓翼大腿上,唐晓翼倒也不怕,抬起手顺着它后背的毛。亚瑟看着直笑:“它很喜欢你嘛。”
“那当然。”唐晓翼超得意,亚瑟又轻笑一声,不再接话。他从厨房里拿出一个小小的蓝色的盘子,上面画着一条小鱼。他还拿出一袋猫粮,倒满了半个盘子,然后放在沙发旁的猫窝边。
亚瑟示意唐晓翼把猫抱过去,见唐晓翼摊摊手表示他不会抱,亚瑟只好走到唐晓翼面前,俯下身子去把赖着不肯走的猫咪轻柔地抱起来,唐晓翼在一瞬间里清晰地瞧见了亚瑟垂下的长长的睫毛。亚瑟把猫放在猫窝边上,它自己便躺进窝里,探出头来吃它的晚餐。
“你要不要在我家吃饭?”
亚瑟安顿好猫,转过头问。
“这可是你说的。”唐晓翼一听有饭吃,当然答应了。他今天终于感受到了亚瑟的友善——特别是亚瑟和猫待在一起的时候,这个男人表现出来一种与工作时认真不同的温柔。
亚瑟当然不会发现唐晓翼在想什么,他走进厨房打开冰箱看了看,朝客厅喊:“你吃面吗?”
唐晓翼回答:“你自由发挥。”
亚瑟耸耸肩,拿出两只番茄和鸡蛋。他先开锅煮水,然后把砧板洗干净,开始切番茄。唐晓翼一个人坐着无聊,也走进厨房里,靠在墙上看亚瑟切。“你平时也在家吃?”
“对。”亚瑟把番茄切好,开始切葱。锅里的水开始冒出小小的气泡。等亚瑟把葱切完,水就煮开了。他往水里加了点油,然后把两板拉面放进去,在一只平底锅上煮番茄。
“谈过恋爱吗?”唐晓翼漫不经心地问,对方也不回避,男生嘛,聊来聊去都是那几个话题。亚瑟依旧轻描淡写地回答,谈过啊。
“谁这么幸运。”唐晓翼把背直了起来,亚瑟头上有一撮头发翘了起来,让他有种很想帮亚瑟按下去的欲望。
“幸不幸运不知道。”亚瑟用筷子搅了搅锅里的面,“看她吧。”
“你可是会做饭的,分了不是血亏?”看来在唐晓翼眼里会做饭是个很厉害的技能,亚瑟听罢笑道,“会做饭的又不止我一个。”
“那她现在去哪了?”
“出国读书吧。”亚瑟把番茄盛到盘子里,打了两个蛋到平底锅中。他头上那撮毛晃了晃,“你呢?”
“我都是黑历史,不值得说的。”
唐晓翼不说,亚瑟也不追问。等到他把两碗热气腾腾的面放到饭桌上时,布丁已经又从窝里出来,趴在沙发上了。
亚瑟做出来的东西,不仅能吃,而且卖相也很好看。米白色的面上淋着番茄汁和几块番茄,盖着一只荷包蛋,还放了几粒葱花,红红绿绿的,亚瑟还在里面加了几滴麻油。两人吃完晚饭时,外面的雨已经停了。唐晓翼又逗了一会儿猫后要走,亚瑟跟着他来到门口:“我送送你。”
雨停了后空气又闷热了起来,草地却是湿漉漉的,夏日的夜晚不见一丝风。亚瑟和唐晓翼saybye,对方朝他挥挥手,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你头发翘了起来,对对就是那里。”
唐晓翼看着亚瑟翘起来的金发又服服帖帖地垂下去后,有一种完成了某种使命的放松。他背着个包,脚步一转,便消失在绿道的拐角处。


tbc.


评论(8)
热度(41)

© 陸西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