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西樓

唐亚是真的 我亲眼所见

[亚唐亚]惊鸿一面

前言:来了,大唐舞姬唐晓翼,躲不掉的。
互攻,没头没尾,写着玩,慎看!妖怪paro,服装描写参考《红楼梦》。若文学常识有错误请指出!
无论老公是个跳舞的还是个打架的 我都爱他( ˘ ³˘)♡





话说到那百兽之王邀四海诸族前去百灵楼听戏,场面果真声势浩大沸沸扬扬。戏台对着的正是大王的镂空雕花木椅,东边坐着东海鲛人的族长亚瑟。鲛人掌管着整个海洋,权势不小。兽王很重视他和鲛人族的友谊。那亚瑟身为族长,平日里不轻易亮相,一出现那叫一个惊绝众人:金发及肩,用钴蓝绸带束起,搭在颈旁。肩披金边暗纹长衫,腰系流苏玉鱼佩,面如画中仙,颦笑皆动荡。他坐下接过侍女递来的盖碗茶,随意问道:“今儿个开场是哪出?”
“回尊主,是飞天乐歌。”
亚瑟饶有兴趣地点点头。只听那掌管演出的主子拍拍手,楼里灯光便暗淡下来。忽的一声敲锣,戏台上光亮了,一时间四处无声,只余灯笼坠着的风铃儿,碰撞得叮叮当当响。
第一声是琵琶。柔约婉转,琵琶声中,一舞伎出现于光亮之下,那人不露真面容,面罩银铛画纹玉兔面具,耳戴翡翠穿花金角坠,颈系三彩穿丝羽毛披风,上穿粉紫广袖桃花罩衫,臂挽碧色披帛,腰挂金玉玲珑圈,一袭大红绫罗流仙裙。那人手执流云扇,往前一挥,随着碧色披帛的扬起,扇上水墨绸缎便铺展开来,观者一片叫好之声。
不料人亚瑟放下茶杯,眉一挑,唇一勾,好一出大戏,有点意思。那玉兔面具后,谁会料到是张男儿的脸?他收敛住心思,不动声色地和众人一起,把目光放在台上。
乐声时而悠缓,时而激荡,那舞伎转身,弯腰,仰首,轻踏莲步,手中的扇子跟着主子的动作灵活地摆动,他往后一踢,罗裙便散开褶皱,舒展开来。一曲终了,弹琵琶的女子往琴弦中间一划,舞伎把广袖向上甩起,连带着披帛,一起在空中轻柔地划出线条。那舞伎朝台下微微欠身,后退离场。
亚瑟随之起身,身旁侍女怯声问道,尊主这是……?亚瑟摆摆手,不必随我。如此便引出亚瑟退场会美人,台后银屏起对弈。

再说回来族长亚瑟不动声色离开观戏台,敛起衣袂,直进后台。来人瞧见他,悉不敢拦。他来到一处房前,抬手掀起珠帘,珠帘后有一花鸟屏风,挡住房内全景。
“尊主夜安。”
果真是个男子,约摸十六七岁,少年嗓音温和,却偏要挤出点强硬和劲气。
“既已知晓来者,何不现身。”
亚瑟越过屏风,那男子已卸下戏服,除一副面具,一件披风,一双耳珰,其余皆是男儿扮相。
“尊卑有分,不便现身。”
他把脚晾在梳妆台上,环抱双臂,面具刻出的狭长双目内隐着警觉与倨傲。
他的元身是白狼。亚瑟心下了明,“你我皆是妖,何来尊卑。”此话说罢,手已靠近那副面具,欲要触碰之时,却被男子抬手挡住。亚瑟手心一转,顺势向下摆脱阻拦,那男子微微侧过头,向下欲要抓住亚瑟手腕,亚瑟手向上一抬,男子反应极快,向上要挡之时,面具上挂着的系在脑后成结的红丝线被打散,原是亚瑟从铜镜旁顺了颗珠子,趁男子抬手之时,往结心弹去。丝线一散,玉兔面具便滑落下来,露出那张怒气冲冲的脸。那个男子一头张扬栗发,一弯剑眉,眼角上翘,若不是满面怒容,真生得好一副春风面容。
“阴险。”
他拿住面具,往梳妆台上一砸。亚瑟笑意盈盈,“是我无礼。”
“好生阴险!”他又咬牙重复道,“小爷最恨使阴招的人,你还是东海的尊主。”
“我说了,你我皆是妖,不分尊卑。情急之时,各有手段。”亚瑟面不改色,栗发男子瞥他一眼,冷笑一声:“那我叫你一声亚瑟,你敢答应?”
“有何不敢?”
对方盯了他半响,最终呼出口气。“罢了罢了,小爷大名唐晓翼。”
“舞跳得不错。”亚瑟坐下,端起桌上的茶。“劝尊主早些回去,别愣坐在我这了。”那唐晓翼见亚瑟还坐下了,便起身赶人。
“呀——谁刚刚说,要直呼我姓名?”亚瑟抬眼笑道,对方愣了愣,没答上话。“时候还早。看了你那出,我也不亏。”
“那你今儿个闯我房间,揭我面具,图什么?”
图什么?亚瑟笑道,“见识有趣之人,”茶杯往桌上一顿,“顺便与他谈笑谈笑。”
唐晓翼听罢坐回椅子上,翘起腿。看那东海尊主也是人间绝色,便干脆将错就错。他扬眉笑道,“奉陪到底。”

窗外明月照亮飞檐,百灵楼长歌依旧不歇。

评论(12)
热度(38)

© 陸西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