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西樓

今天唐晓翼和亚瑟必须结婚

[唐亚]当真

前言:交党费,走文艺风,就地取材。
摄影x歌手,之前就想写的。能力有限写不出亚亚的迷人,有画手愿意画唱歌的亚亚吗😳



他们进去酒吧坐下,挑了个最中间的位置,立刻有服务员上来问他们喝什么。亚瑟不喝酒,他要了壶竹叶青。唐晓翼菜单也没看,点了杯啤酒。来这儿的目的不是喝,就当坐坐,唠嗑唠嗑。
当然唐晓翼是想唠嗑,但亚瑟没说话——离他不远的唱台上有姑娘在唱歌,唱得是《淘汰》。亚瑟在很认真地听,唐晓翼没好意思打扰他。那姑娘的嗓音略为沙哑,稳而不高。唐晓翼外行人,听不出什么,只听见一旁的亚瑟低声说:“这首歌我也唱过。”
“在酒吧吗?”
他点了点头,“挺久以前的……她唱得比我好。”亚瑟是带着回忆来听歌了,看来他们今晚消遣也来对了地方。

“你的不安赢得你信任 我却得到你安慰的淘汰”

姑娘唱完,朝台下微微鞠了一躬,下了台。酒吧里又开始放起轻音乐,一时间,没有人上台唱歌。
“怎么,你不上去露两手?”唐晓翼用手肘子碰了碰一旁的亚瑟,对方正握着一杯竹叶青,轻轻摇晃。
“别,”金发男人应声笑着摆摆手,“低调。”
“去啦,”唐晓翼喝了口啤酒,他把自己的单反重新挂回脖子上。“我给你加油。”他看得出亚瑟挺想上去唱的,以他的性子不会主动上台,只需要几句话鼓励一下,推动一把。
亚瑟弯了弯嘴角,说了句玩笑话。“那你记得给我鼓掌。”他没有用自己的吉他,径直走了上台。那里有提供的乐器和麦克风。
当亚瑟坐在唱台中央的长脚椅上时,唐晓翼吹了声口哨。亚瑟的背后就是大屏幕,顶上有光打在唱台上,在唐晓翼的视角里,亚瑟身上是多么亮啊。他虽然不是很懂音乐,但在这段时间亚瑟的熏陶之下,这方面的知识也得到了一些升华——亚瑟唱的准好听。
亚瑟把额前的金发往后撩,抬眼看了看台下,拿起那把吉他开始试音。
“hello。”他凑近麦克风,这句开场白已经被他说了很多遍了,很久没有来酒吧唱过歌,重新说起这句话还是有一种熟悉感。“台上没人,凑个热闹。”
台下人们的眼光立刻被他的声音吸引过来,他本来就长得不错,声音也好听,下面还传来有小姑娘不大不小的惊呼。
他的眼里,台下很暗,朦朦胧胧看见唐晓翼又喝了口酒。他翘起腿,朝那片黑暗中笑了一下,指尖轻拨琴弦,开始弹奏。
节奏很熟悉,贝加尔湖畔,谁都听过。唐晓翼之前听亚瑟弹过,但真正放声唱倒没有了。

“在我的怀里 在你的眼里
那里春风沉醉 那里绿草如茵”

他的手放在吉他上,不需要看乐谱,娴熟地拨弄着琴弦,想必这首歌他已经弹奏过很多遍。旋律是常规的旋律,普通得好听。但亚瑟在某些调子上加了点自己的技巧和变化,所以听起来又和原曲有点不同。他的声音温温润润的,是青山云翠间的潺潺流水,又像冷暖恰到好处的茶。

“这一生一世 有多少你我
被吞没在月光如水的夜里”

亚瑟唱得太投入了——仿佛这个唱台形成了一个屏障,把自己和观众隔开来。他看着远处,睫毛微微颤动,灯光把他的脸映衬得愈加白皙。之前还说要低调,真正在台上时却又认真得可爱,唐晓翼不自觉地笑了笑,他听过亚瑟在日落时唱歌,在自己取景摄影的时候,在坐车无聊发呆的时候。但亚瑟会在台上唱歌,还是给他不一样的感觉,甚至有点小庆幸?
因为这个人的声音,他已经听了很多遍很多遍了。

“你清澈又神秘 像贝加尔湖畔”

一曲终了,亚瑟的目光重新回到台下。他一瞥就瞥见了唐晓翼——隔着蓝色和红色的灯光,他发现唐晓翼一直在看他。
“谢谢大家。”
在掌声中他走下台,回到唐晓翼旁边。对方冲他笑道:“开心吗?”
又是玩笑话。亚瑟没理,唐晓翼看着他笑。“我给你拍了照。”唐晓翼把他的单反给亚瑟看,亚瑟外行人,没看出什么,只觉得唐晓翼拍得还挺好看的。“你看看你,惊为天人!”唐晓翼拍了拍亚瑟的肩,对方朝他翻了个白眼。
唐晓翼又压低声音说,我都快要爱上你了。亚瑟轻笑一声,小声说真的吗。他认真的样子很好看,无论是唱歌的时候,还是现在看唐晓翼给他拍的照片的时候:眼神专注,眼底那个清澈平静的湖面在光亮下熠熠生辉。

7.25于宽窄巷子

感谢你的阅读!

评论(13)
热度(42)

© 陸西樓 | Powered by LOFTER